财新传媒
2022年02月17日 17:47

“小皇帝”概念为什么消失了

“小皇帝”概念为什么消失了

刘远举,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上世纪80、90年代,主流舆论上经常见到一个批判性的概念:“小皇帝”,指那些被家庭娇生惯养出来的骄横的独生子女一代。如今,时间过去40多年,这个词很少见于中国舆论了。在搜索引擎上搜索“小皇帝”三个字,返回的结果,都是历史影视剧中的角色,不再是关于独生子女的图片与文章。

其实,当下的中国社会,一孩家庭仍然是绝大多数。那么,为什么在舆论中“小皇帝”这个概念却消失了呢?

 

...

阅读全文>>
2022年02月04日 17:50

倾家荡产,也要把村里豪宅建起来

倾家荡产,也要把村里豪宅建起来

李愚,文化评论者

过年回农村老家,对我而言已成为一种巨大的压力。从市中心开车回家,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平日里,我能不回去就不回去。

一回去,就会发现村里又冒出一栋栋新的别墅,这愈发显得我家那栋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石头房的“落魄”。母亲对此非常在意:“今年,你一定得把咱家房子给翻建了。”这句话,老妈已经说了三四年。

一栋每层120平米连带内外装修的三层农村别墅,大概需要100万元。老爸老妈即使把养老钱...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27日 09:21

为什么翻译稿费那么低?

为什么翻译稿费那么低?

出版社的行为无非是在给定质量的前提下,寻找市场上的最低价。这与在市场上与菜贩讨价还价,与装修工人锱铢必较,并没有太大差别。
 

贝多芬曾说过,“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将无法使我完全屈服。”最近,全网刷屏的《我们的天才儿子》正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八旬老父亲金性勇在老伴去世后,讲述了身患躁郁症的儿子金晓宇发挥语言天赋,全情投入翻译外国著作,以此自我拯救、同残酷命运抗争的故事。他们一家人不离不弃、相互扶持...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19日 10:56

春节将至,两地分居的“老二代”

春节将至,两地分居的“老二代”

文|何曾

编者按: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21年中国主要经济数据,截至2021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4.1260亿人,比2020年末净增加48万人。就年度新增人口看,5年前(2016)还是906万,到2020年约为204万,2021年该数字则大幅降至48万,中国人口将很快进入负增长。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人口负增长将持续深化。
与之伴随的,是中国日渐加剧的老龄化。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末,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2.0056亿人,占中国总人口的14.2%,...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12日 18:40

女性何为?哪种平等?

女性何为?哪种平等?

性别平等,尤其是保障女性权利,是个世界性问题。在正从传统走向现代的中国,更有其复杂性和特殊性。2021年我们经历了很多,也感受到很多。性别平等,依然是个沉重的话题,必须省视与直面。

2021年12月22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针对《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的终期统计监测,结果显示,2011年以来,男女接受教育的差距有所缩小,大学生中女生占比还略高于男生,女性社会地位“显著提高”,但女性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29日 14:34

教育的答案在哪里

教育的答案在哪里

教育与我们的命运息息相关。然而,当我们谈及教育时,我们真正了解教育吗?教育到底是什么?教育到底能做些什么?

教育,是国家提供的公共服务?是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通道?还是认识自己、解放自己、实现自己的可能性?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

每一种回答背后,是不同的生命体验,不同的教育生态,和不同的社会问题。

让我们一起看见它们。

  

▌城市

2021年,我们看到城里的家长和孩子正忙着“军备竞赛”。“鸡娃”一词...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28日 11:17

李宗陶:史景迁的历史之味

李宗陶:史景迁的历史之味

本文转载自《南方人物周刊》2014年12期

文|李宗陶

历史总是让我们去反省,也让我们去看到未来。在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家的治理,看到家庭、孩子、夫妻之间的关系。历史会告诉我们不同的生活,解答我们的好奇心。

 

▌序

“这些凸起作什么用?”史景迁轻声问。

他视线的正前方,是一件商代晚期的戈父丁簋,除了颈部纹饰,周身布满圆形小凸点,类似三千年后Tod’s鞋上的豆豆。

“纯装饰用。”上海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部的胡嘉...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09日 14:15

被拐卖的孩子找到了,就是大团圆结局吗?

被拐卖的孩子找到了,就是大团圆结局吗?

文|徐超轶

编者按:2021年12月6日,电影《亲爱的》中被拐卖的孩子原型孙卓回到生父母家,似乎为父亲孙海洋14年的漫漫寻子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然而,事情是否就这样结束了?对于被拐卖的孩子而言,共同生活十几年的亲人一朝成为陌生人,而另一组陌生人骤然进入他的生活,要求成为他的亲人。南都观察的特约撰稿人徐超轶曾经探讨过这一问题,现在重温这篇文章,依然能引起我们的思考。

1997年,山东聊城男子郭刚堂两岁半的儿子...

阅读全文>>
2021年11月23日 13:22

当甘肃农户遇到北京设计师

当甘肃农户遇到北京设计师

“没有这个节目,他们会各自安稳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几乎没有相遇、碰撞的机会。但当媒体和高科技把世界各个角落都互连起来后,我们才发现人和人是如此不一样。”

这个周末,东方卫视的《梦想改造家》节目忽然上了热搜,却不是节目组希望的结果。

起因是最近一期节目“改造西北‘空巢之家’”里,设计师受托为甘肃白银一户农家设计的房子被认为“华而不实”,不符合当地的自然环境和社会需求,“还收了高额的费用,坑了老人家...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26日 11:26

专访李实:共同富裕,难在“收入要高、差距要小”

专访李实:共同富裕,难在“收入要高、差距要小” 李实,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浙江大学共享与发展研究院院长 采访人:常红晓 何珂  全文12000余字,读完约需24分钟 
 编者按  李实现任浙江大学共享与发展研究院院长,是研究收入分配最权威的专业学者之一,在国内外享有盛誉。此次与《南都观察》对话,他从财富差距谈到收入差距,从计划体制遗留问题谈到收入的“代际固化”,从浙江共同富裕试点谈到推进整体性改革,也谈及当前广受关...
阅读全文>>
2021年10月14日 09:47

年轻人“啃老”,老年人“啃”谁?

年轻人“啃老”,老年人“啃”谁? 李愚,文化评论者   我们愿意相信年轻人有孝心。但人性脆弱,有时“不孝”,是因为处境艰难必须做出抉择,比如有限的资源,是留给自己,留给孩子,还是留给父母?   二姨每每跟母亲通电话,一半时间都在吐槽表姐。   表姐1982年出生,离异,有一个读初二的孩子。她中专学历,结婚前做过酒店服务员、导游、私立幼儿园教师。离异后带着孩子住进二姨家,原本的婚姻一穷二白,离婚时也分不到什么财产。   离婚前表姐有...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24日 10:16

维舟:老婆可以传统,女儿必须现代?

维舟:老婆可以传统,女儿必须现代?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撰稿人   社会的改变总是渐进的,要求传统观念的人一下子认同现代话语并不现实,尤其是涉及这种深层次的社会观念变迁时,顺势而为的逐步改进,也完全有可能产生客观的正面效果。   在国内各大网络平台上,知乎是出了名的“直男气质”(大男子主义的传统男性),标准的两性画像是:男性博学睿智,优于女性,女性乖巧懂事,小鸟依人。但在一次谈及“依附型女性”时,有一条答复得到了高赞:  ...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18日 13:51

60岁老太“半夜玩游戏”被17次人脸识别,危险何在?

60岁老太“半夜玩游戏”被17次人脸识别,危险何在? 刘远举,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既然防止熊孩子打游戏这件既不迫切、又不紧急、没有危险的事情都可以上人脸识别,那就没有什么事不可以上人脸识别了,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用技术监管了。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在玩热门游戏“王者荣耀”时,发现“一名60岁老太太,凌晨三点还在玩游戏”。腾讯随后回应称,经过近3天的筛查比对,“老太太”的这个账号已被找到。该账号因屡次被判定为“疑似未成年人”,前后共计17次触...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18日 11:45

信息时代:“隐私”的边界在哪里?

信息时代:“隐私”的边界在哪里? 胡凌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原编者按:在数字经济时代,信息和数据作为新型的生产要素,正在成为企业的核心资产。社会个体在生产生活中产生的信息和数据,被赋予了极高的经济价值。而近年来,数字经济领域已成为了个人信息侵权的“重灾区”。因此,个人信息的相关权益如何界定,如何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和加强对个人信息保护之间取得平衡,是数字经济时代面临的重大社会和法律问题。   和以往的法律规范相比,我国《民法...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15日 14:42

中国千禧一代和美国千禧一代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中国千禧一代和美国千禧一代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文 | 戴三才    “实际上,他们这代人在问的是:‘我对自己有什么需求?我的家人呢?我的祖国呢?‘马斯洛的需求层次,在他们这里从生存问题提升到了自我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叫他们‘躁动的一代‘——定义当代的身份认同绝非易事。”   自《中国后浪》(英文版)出版以来,这是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我在写作和完成本书时,并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叙事性非虚构作品会有意地“接地气”,对我来说,也许我跟细节、跟人、跟...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14日 20:08

当药品遇到政府“团购”,看病贵解决了吗?

文|李漱实

医疗行业观察者

“我一直吃X公司的XX药,现在医院开不出了,怎么办?”

 “进口药、原研药去哪里买?”

近两年,一种另类的寻医问药声音变多了。一些长期服药的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发现,医生新开的药品不再是他们过去习惯的品牌。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医疗器械领域,部分医院里的产品悄悄更变了品牌。

厂家医药代表一度几乎踏破医院的门槛,只为让产品进入一家医院或促使医生更多使用自家产品。而现在...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14日 11:39

饮食男女:现在还有妻子不能“上饭桌”?

饮食男女:现在还有妻子不能“上饭桌”? 文 | 刘远鹏   这样一个矛盾的男性形象,是许多传统宗法家庭的真实写照。婚姻,只是一种无法逃避的义务,和对家族延续应尽的责任。   台湾作家李昂在小说《杀夫》中为我们描绘了一起惨案。主角林市是一个传统社会下的悲剧女性——母亲因饥饿濒死,被迫与闯入村子的士兵发生关系以换取两口饭团,被发现后遭到“宗法处置”——林市自己则被当做“肉票”,半卖半送“嫁”给了屠户陈江水,最后因不堪忍受虐待,夺过猪刀,用物理...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2日 11:19

外卖骑手这样的“零工”是自由灵活的新天地吗?

外卖骑手这样的“零工”是自由灵活的新天地吗? 文 | 曾于里   底层青年希望零工能让他们走出被制造业流水线“推着走”的老路,零工经济虽然拥有“自由”与“灵活”的新包装,但并没有根本性的扭转。打零工者仍旧是弱势群体,“自由”与“灵活”是以无保障、无发展为代价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便利时代。不想煮饭可以叫外卖;出行可以滴滴打车;不想做家务可以请家政服务上门;足不出户网上购物有快递小哥帮我们送货上门……所有的这些便利,都是建立在无数“零...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01日 14:21

“德艺双馨”的明星还能找到吗?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中国社会历来的“移风易俗”理念就强调文化精英的道德表率作用,其隐含的前提条件是:普通个体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很容易被“带坏”,因而越是精英,就越是需要承担起一种特殊的道德责任,因为你的一举一动可能被无数人效仿。   2021年无疑是娱乐圈名人出事的“大年”:一年刚过了三分之二,先是年初爆出郑爽“代孕弃养”的事,随后牵扯出华晨宇/张碧晨隐婚生女、赵丽颖/冯绍峰离婚、王...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26日 09:51

奶粉VS母乳:母亲喂奶有“成本”吗?

文 | 沉狍   购买奶粉花的钱是“成本”,那么母亲喂奶所付出的种种劳动是不是“成本”呢 ?我们需要认识到:被排除在市场体系以外的养育和照料工作,包括哺乳,也是劳动,也有“成本”。不能以货币衡量,不等于没有价值、不昂贵。   2021年8月5日,新华社发布《专家提醒警惕配方奶粉营销影响母乳喂养》一文,引述中国营养学会“世界母乳喂养周”(每年8月1-7日)主题研讨会的专家发言,指出“配方奶粉营销是影响孕产妇选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