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文章归档 > 2020年02月
2020年02月26日 13:19

深圳高中生的口罩志愿行动 如何席卷北上广等城市

口述:范范 作者:张馥兰   1月24号(大年三十),深圳市一些高中生发起了“口罩深圳”的志愿行动,后被各地迅速复制效仿,广州、北京、上海、西安、泉州等城市志愿者也陆续发起类似行动。因为这些行动的主要目标是为疫情下的环卫工筹集口罩等防护物资,为了便于识别和传播,这些志愿行动被冠以“口罩+地名”的名称,比如“口罩深圳”、“口罩上海”等。   在疫情面前,他们为什么把目光投向了环卫工?这些志愿者是如何召集在...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5日 14:40

抗疫医护人员为何拒绝当英雄?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每次有灾情发生,总会涌现出一些英雄人物,这次新冠疫情也不例外。然而,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一线的医护人员中,却出现了不少“拒绝当英雄”的声音,也使得以往那种“塑造人物典型”的宣传思路翻车了。这让很多老一辈的人感叹“看不懂”,但如果转换思路就可以发现,或许正是在这样微妙的迹象,体现出新一代的权利意识正在发生积极而不可逆的变化。   ▌“英雄也是人”:英雄观的变革...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4日 17:52

封城之下的“团菜”:有形之手应当干预吗?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为了避免疫情扩散,武汉实施了空前严格的封城措施。于是,“团菜”作为一种新的物资流通手段应运而生。   “团菜”起初是邻里之间自发组织的。人们在微信群中互相联络,提出需求,再联系买菜的志愿者,由他们将分装打包好的菜,在安全的地方通知大家领取,通过微信在线支付,可以实现安全的无接触交易。   团菜解决了需求、结算、交流、无接触收发等几个难点,在疫情的特殊形势下有...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0日 11:46

中国式辟谣,谁还在努力“带节奏”?

文 |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新冠病毒影响的,不仅是疫情,还有舆情。在这次危机中,明显可见的一点是:人们越来越多地转向从社交媒体(微博、豆瓣、微信群)等非正式渠道获取信息,而在权威媒体上“辟谣”的做法,则遭到公信力的重创。说到底,这是因为在当今信息传播复杂、快速、交互的时代,单一中心的信息发布权威,无法应对网状结构的舆论环境,也无从料见信息在发布之后可能产生的非意图后果。   这种...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9日 12:46

疫情中的志愿者:关卡重重,援助为什么这么难?

作者:周山川   我在武汉出生、成长,1月20日,我回到四川的老家过年,在四川滞留到现在。除夕那天,我偶然加入“武汉人民互助群”,群里“不谈疫情,只帮助有需要的人”,消息大致分为三类:个人求助、互助消息;已核实的医疗物资供应端和需求端消息;以及建议整合信息的安排。大年初二,看见群里有人在召集志愿者,我试着添加对方为好友,很快通过。没有任何门槛,进来就开始干活。   第一个工作较简单——搜集所有能看见...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8日 12:53

新冠疫情冲击下的权力与权利,边界何在?

新冠疫情冲击下的权力与权利,边界何在? 文 |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新冠疫情何时结束,至今仍未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但有一点似乎已经渐渐明朗:这远不只是一次公共卫生事件,也大幅度冲击、修正、改变了中国社会原先的权力与权利的边界。不论好坏,这一切正在发生,但它将留下什么遗产,则是我们现在必须面对的。如果不借此契机厘清这些边界,那么,现在的紧急状态就可能被永久化。   ▌被清空的宿舍与被焊死的大门   为了收治隔离疑似病患...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6日 12:10

黄奇帆建议取消住房公积金,“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要怎么实现?

作者:章罗储林   2月12日,清华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撰文谈及疫情对中国经济发展和制造业的影响时提出,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他表示,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将之取消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   话题引发广泛讨论。近年来,公积金的存废之争屡屡成为社会焦点,公积金制度在运行中...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2日 11:56

疫区志愿者的疑问:为什么民间救助总是不能及时送到一线?

疫区志愿者的疑问:为什么民间救助总是不能及时送到一线? 文 | 秦宽(独立撰稿人,长期关注城市化、公民权利等议题)   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救援物资的去向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笔者通过采访疫区志愿者发现,新冠肺炎暴发之初,一批志愿者抢在第一时间启动民间救援,却在将物资送入疫区的途中遭遇了行政管制下的各种麻烦。而一线的医务人员们也因此愈发焦灼和紧张,延缓了救援效率。本文试图还原几位疫区志愿者的经历,发掘此次救援中的问题及背后的原因。   ▌物资去了哪里? ...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08:52

珍惜每一次哨声响起的机会:他们如何规范和保护“吹哨人”

作者:章罗储林   揭露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李文亮医生的过世,使得“吹哨人”(Whistleblower)一词进入大众视野。严格意义上讲,李文亮医生或许不算“吹哨人”,但对他的纪念,正说明人们对“吹哨人”的渴望。   “吹哨人”一词并非在中国首次出现,2019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的指导意见》第十六条明确指出:发挥社会监督作用。建立“吹哨人”、内部举报人等制度,对举报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和重大风...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8日 17:14

我们走访了40位上海的环卫工人,发现不少防疫盲点

我们走访了40位上海的环卫工人,发现不少防疫盲点 本文由“口罩上海”调研组撰写   疫情当下,外卖员、快递员、出租车司机、环卫工人等服务业的劳动者们仍然工作在一线,让城市得以正常运转。尤其是平均年龄偏大、每天必须出门工作、需要与垃圾打交道的环卫工人,面临严峻的被感染风险。考虑到上海即将面临大量返程流动人员与上下班人流,如果不能有效提升环卫工人的防疫能力,不仅环卫工人会受到伤害,还会影响所有上海市民的健康。   为此,1月30日到2月1日,“口罩上海”...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7日 10:41

维舟:在流动中管理

维舟:在流动中管理 文 |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我活了六七十年,从没经历过这样冷清的新年。”大年初一,我妈如此感慨。   近来,年轻人对年节原本就已渐渐淡漠,新型冠状病毒的阴影又在年关给出重重一击,举国上下都减少了相互拜会、团聚。不少人有家回不得,只能改为微信上远程拜年。有些地方甚至打出了“拜年就是害人,聚餐就是找死”的横幅标语,一时在网上盛传——许多人都觉得这虽然简单粗暴,但“话糙理不糙”,可以...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13:54

“寿光蔬菜在武汉”:本可成为慈善捐赠创新案例

“寿光蔬菜在武汉”:本可成为慈善捐赠创新案例 文 | 马剑银(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公益慈善与非营利组织法治研究中心主任)   武汉新冠疫情牵动全国甚至全球无数人的心。其中有一则略有风波的新闻可以拿来说一说。   有新闻报道,山东寿光政府官网发布消息,1月28日,寿光“捐赠”给武汉的350吨新鲜蔬菜发货,包括20多个品种,价值200多万元。次日武汉市商务局发布信息,山东省委省政府向武汉市捐赠的首批350吨蔬菜抵达,这批蔬菜将由商务局组织武商、中百、中商三...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10:38

今夜,你还在看脱口秀?

今夜,你还在看脱口秀? 文 | 吴畅畅(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   曾有记者问过我,你觉得脱口秀是什么?我不假思索地反问,不就是相声么?   脱口秀和相声都属于语言艺术,只不过调性有别。脱口秀的发展顺着美国电视崛起的脉络,和民众一个鼻孔出气,“小骂大帮忙”,帮资本主义确立程序民主的美名。而相声作为民间曲艺,以“人民的名义”登上大雅之堂,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指桑骂槐,更得歌颂新人新事。   一门艺术的衰落,反推着人们怀念...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4日 16:06

武汉封城后 我们给441个艾滋感染者送药

武汉封城后 我们给441个艾滋感染者送药 1月23日10点,出于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控制,武汉正式封城。在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之外,这一突然的决定,还威胁着HIV感染者的生命健康。   HIV感染者需要定点定时服用抗病毒药物保证治疗的有效性,而中国绝大部分HIV感染者服用的药物,都只能在户籍所在地或居住地定时定量地领取。封城则意味着——很多HIV感染者的药可能不够了。紧急情况下,武汉同志中心和志愿者们一起行动,让湖北地区的感染者们摆脱用药危机。   这次...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3日 10:00

什么是红十字会?

什么是红十字会? 1863年,包括亨利·杜南(Jean Henri Dunant)在内的一个“五人委员会”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会议,该委员会在1875年确立名称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在1864年,“五人委员会”游说16个国家的政府通过了第一部《日内瓦公约》,其中约定在缔约国设立救助会,在战争中无差别的救助伤员,并以印有红十字的白色臂章为统一标志。   至1919年,红十字会联盟(League of Red Cross Societ...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2日 10:06

应对疫情,公益基金会都做了什么?

应对疫情,公益基金会都做了什么?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社会各界以不同方式参与到疫情防控中,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募捐项目。目前关于慈善募捐,公众也有一些疑问,一个慈善组织如何估算应该募集多少善款、物资?如果直接参与物资采购和运输,如何了解疫区的需求,如何将物资送往真正有需要的地方?接受了公众的捐款,如何实现公开透明和救援效率?如果最终募集的款项有所剩余,这部分资金如何处理?   南都观察联系了爱德基金会秘书长凌春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