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01月20日 16:00

不道德还是尊重生育权?关于代孕的撕裂式讨论

不道德还是尊重生育权?关于代孕的撕裂式讨论 全国人大常委表决通过《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之前,草案中也曾有“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并拟定了对应的法律后果。但最终表决通过的版本中,这一条款被删去。   中国已经站在了人口问题的十字路口上,每一次政策的变动,背后都牵扯到无数的过往和汹涌的人群,教训已经太多。   依托于明星的流量热度,“代孕”这个一直争议不断的话题一夜之间又登上风口浪尖。代孕作为一个技术...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9日 10:57

当“内卷”成为“问题”,社会转型的临界点或已到来

 

在过去的一年里,恐怕没有一个术语比“内卷”更出圈的了,因为它极好地契合了疫情之下人们别无选择、在重压之下又不得不面对激烈竞争的心态,进而指向中国社会长久以来的痼疾。近期又爆出拼多多年轻员工“过劳死”事件,足见“内卷”之下超高强度劳动的严重后果,然而很多人似乎既苦不堪言,又觉得无法摆脱这样的状态。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面对“内卷”?到底还有没有选择?如果有的话,那会是什么样的选择?

 

 

▌...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5日 16:52

人口拐点临近,我们准备好了吗? | 南都观察年度对话

人口拐点临近,我们准备好了吗? | 南都观察年度对话


 

 

过去的一年,我们经历了疫情的考验,2021年是国家“十四五”的开年,我们仍然面临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挑战,同时将迎来老龄社会。人口老龄化将是下一个发展阶段的重要特征,影响经济社会各方面。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末中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数达到 2.54亿,占总人口比例18.1%,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76亿人,占比12.6%。人口自然增长率也达到了196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据估计,“十四五”期间,...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5日 10:57

我家户口本上消失的三个姐姐

作者:哨兵   我一度以为我只有两个姐姐,直到八岁那年,我的大姐告诉我其实我还有两个姐姐,而他们都在出生后没多久就被送出去了。   ▌现实版“超生游击队”   这或许与我父母生活的那个年代有关,他们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从小在河南的农村长大,在那里,生男孩传宗接代的观念非常普遍。在姥爷家,母亲排行老五,叫“领弟”,“弟”字甚至连女字旁都没有。包括母亲在内,姥姥生下的前五个孩子都是女儿,在领弟出生...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4日 11:51

下调刑事责任年龄,然后呢?

下调刑事责任年龄,然后呢? 作者:章罗储林   2020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其中明确将现行刑法中承担刑事责任的最低年龄有条件地从14周岁下调到12周岁,规定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这一规定强化了对未成年人行为的约束,被视为是回应社会关切、顺应社...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3日 11:32

送外卖受伤了,怎样才能获得赔偿?

送外卖受伤了,怎样才能获得赔偿? 作者:大橘   去年12月21日,北京一位外卖员在送餐过程中猝死,在其家属寻求工伤相关的赔偿责任时,外卖平台称与骑手并无雇佣关系,家属通过外卖员给自己投保的人身意外伤害险,只获赔了3万元理赔。   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曾在2019年做过一次关于职业伤害保护的调研,调研对象为在北京的部分非正规就业者(包括外卖员、快递员、同城速递员),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下,出现了如外卖这样的平台经济形式,其中一些劳动...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11日 16:02

李小云:反常的河北疫情,暴露了中国的防控“短板”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   ▌新冠病毒的传播也搞“城乡差别”?   2003年非典疫情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大概的意思是农村卫生条件差、医疗设施落后等状况容易导致非典的流行,需警惕非典在农村传播蔓延。而事实上,当时非典并未在农村流行,乡村成为抵御非典入侵的“净土”。   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后,我也看到了同样的观点,呼吁加强农村的防护,全国的农村普遍上也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封村封路的举措...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31日 16:08

如果记忆是有价值的,那就不要轻易遗忘 | 新年献词

​​寒潮来袭,多地疫情似又复发,我们在这样的冬日里穿戴严实,步履匆匆,不觉间已走过一年。没有重启,2020年如期完结。


新冠疫情冲击了过往的生存经验,日常生活被破碎重建。新的秩序仍在变化,人们对变化日渐习以为常。


这一年有太多难以预料的事发生,因为疫情,又不只是疫情。灾祸荐臻,火焰从山林燃烧到街头;分歧丛生,焦虑由抽象演绎成现实。疫情给所有事情加染“不确定”的底色,而各种议题的讨论却似乎散落到更错...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09日 13:42

看见“独抚妈妈”

看见“独抚妈妈” 文 | 蓝非蓝(自由撰稿人)   前男友分手1个多月后,25岁的曼宣意外发现,自己已经怀孕3个多月。   “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她正准备出国读书,签证都办好了。几分钟后,她给前男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怀孕了。觉察到前男友的惊讶,同样没有想好怎么办的她挂掉了电话。   “这是一个生命,我不愿意把她拿掉。”经过反复考虑,曼宣还是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当时,她未婚单身,没有要求前男友承担任何责任。4个多月后,她...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30日 17:00

中国式“社会性死亡”背后的真问题是什么?

中国式“社会性死亡”背后的真问题是什么?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近段时间,“社会性死亡”(简称“社死”)一词在网上蹿红,不仅上了热搜,而且变成了被频繁使用的新流行语,甚至进入了日常用语。豆瓣的“社会性死亡”小组将其解读为:“其含义多为在公众面前出丑的意思,已经丢脸到没脸见人,只想地上有条缝能钻进去的程度。与‘公开处刑’意思相近。”例如你妈当着你中学同学的面,讲起你小时候尿床的事,又或者在商务提案时,投影的屏幕上忽然弹出女友...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1日 13:40

围观美国大选:另一场意料之外的选举

围观美国大选:另一场意料之外的选举 程迈,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中美富布赖特高级访问学者   11月7日晚,在美国总统选举投票已经结束四天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终于正式宣布自己的当选,这一场新世纪以来美国最激烈的总统选举,看似画上了一个句号。但是与四年前的选举一样,这又是一场充满各种意外、出乎人们预料的选举。专家错了,中文媒体错了,而美国的选举制度又一次意外地经受住了考验。 ▲ 拜登与妻子在特拉华州威尔明的讲话舞台上拥抱。© 美联社  ...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9日 16:00

尘肺病农民要得到救治有多难?

尘肺病农民要得到救治有多难? 作者:袁香芹   尘肺病患者谢建伟的家在湖北省罗田县的一个村子里,三层楼房,顶层的窗户空洞洞的,没有装玻璃,屋里的墙和天花板也都还是水泥面。但外墙贴的瓷砖都还新崭崭的,门外的春联旁整整齐齐堆起来一摞齐肩高的木柴,进门就是客厅。   “你们辛苦了。”他招呼我们坐下,手上握着一瓶川贝枇杷膏,缓解他的呼吸困难,150毫升的瓶子,每瓶20多块,他每个月要服用大约10瓶,这就是他用来应对尘肺病的日常药物。   ...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6日 12:07

“拼单名媛”背后,消费文化为何从自我解放走向虚伪可笑?

“拼单名媛”背后,消费文化为何从自我解放走向虚伪可笑?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自1992年以后,随着社会的开放和逐渐富裕,消费主义在中国社会一度是某种解放的力量,是对以往保守的社会价值观的冲击,象征着一种可欲的更好生活——至少你可以通过钱,买到一种以前无法过上的生活。但现在,在众人眼里,它开始变得可笑和虚伪,而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最新出现的流行词“拼单名媛”。   所谓“拼单名媛”,源于前一阵网上曝光的“上海名媛群”的微信聊天记录,暴露...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4日 10:50

一个老师的来信:中国式“家长群”为何异化?

一个老师的来信:中国式“家长群”为何异化? 园丁1号,一线教师   近日,一条关于家长群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起因是江苏一位家长在自己发布的短视频中大呼:“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从视频内容来看,这位家长认为教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辅导功课,让自己承担了教师应负的责任和工作。视频结尾处这位家长问道:“你们(教师)上课不用心教,下课叫我帮忙批改作业,那我要你们干什么……教是我教,改是我改,之后还要昧着良心说老师辛苦了,到底谁辛苦?”   目前微...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3日 11:39

从“车厘子自由”到“买买买自由”,是什么样的自由?

从“车厘子自由”到“买买买自由”,是什么样的自由?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近两年,“车厘子自由”这个略带几分戏谑的说法在网上很流行。顾名思义,这是指“购买车厘子时无须顾虑生活开销、为钱发愁的状态”,被视为初步实现财务自由的标志——之所以特别提到车厘子,只是因为它作为“水果中的奢侈品”,象征着个人凭借可支配收入、享有一定生活品质的某种基准线。   这最早出自2019年春节期间的一篇爆款网文《26岁,月薪一万,吃不起车厘子》,其中以一位据说...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2日 11:16

杭州拟立法物业不得强制业主“刷脸”,人脸识别究竟有何隐忧?

杭州拟立法物业不得强制业主“刷脸”,人脸识别究竟有何隐忧? 程迈,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中美富布赖特高级访问学者   编者按 :如今,人脸识别技术日趋成熟,并被应用到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刷脸”支付,“刷脸”解锁,“刷脸”开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暴露出许多隐私问题,而一些小区强制安装人脸识别门禁系统的行为更是引发居民争议,针对这一情况,《杭州市物业管理条例(修订草案)》首次出现了关于人脸识别的法规,草案拟规定:物业服务人不得强制业主通过指纹、人脸识别等生...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7日 11:24

私域流量:新名词,老传统

私域流量:新名词,老传统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私域流量”是近些年才出现的新词,它突然蹿红则是最近这一年里的事——从百度搜索指数来看,第一次被记录到是在2018年5月,但搜索量一直不高,直到今年3月疫情最吃紧时达到了巅峰,数据几乎是去年夏天的两倍,“私域流量”瞬间成了媒体上的“顶级热词”。这个新名词的出现与流行,本身就是中国社会发生变化的信号。   ▌新名词背后的大环境变动   “私域流量”原是一个互联网营...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6日 17:56

李小云:中国的乡村振兴仍是一个现代化问题

李小云:中国的乡村振兴仍是一个现代化问题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

▌乡村振兴仍是现代化问题

在字面之外,乡村振兴有着更深刻的内涵。谈及乡村振兴,就意味着当前的乡村的现状和“振兴”之间存在距离,而这种距离则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乡村振兴。政府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方面对乡村振兴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目标,包括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很显然,乡村现状和乡村振兴战略要求之间的差距,是开展乡村振兴工作应遵...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2日 18:42

警惕“连接一切”:人脸识别技术的自闭症效应

警惕“连接一切”:人脸识别技术的自闭症效应 余盛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科研究院、法学院副教授   人脸识别不是隐私的唯一敌人,甚至也不是最大的敌人。或者说,当代隐私的最大敌人已不是某项技术,而是数字社会本身对于数据的无限欲望,以及“连接一切”意识形态所带来的自由幻觉。狭义的人脸识别只是固态机器的认证,而广义的人脸识别,则涉及整个生存空间的数字化和监控化。易言之,人脸识别技术不过是智能社会理想的逻辑闭环,在这个闭环演化的进程中,隐私的城...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1日 09:02

外卖骑手的困境,能通过哪些方法来解决?

外卖骑手的困境,能通过哪些方法来解决? 许辉,德国弗里得里希-席勒(耶拿)大学产业、工作与经济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   在狂飙突进的数字浪潮下,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作为社会底层的边缘群体无疑是最大的受困者。为了避免更严重的社会危机,重塑不同社会群体的权力关系是应对阶级的数字极化的根本之道,而骑手的自组织,消费者的社会团结都是有益的尝试。   因为《人物》的一篇深度报道,外卖骑手被异化的劳动过程终于破圈而出,激发了不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