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11月25日 17:34

在德国留学,有的人“累并快乐着”

在德国留学,有的人“累并快乐着” 文 | 孟尧 柏林自由大学社会科学与政治科学学院博士生   我在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留学已有三年,期间对留德中国学生和德国的大学教育形成了一些观察和思考。当然,这些观察和思考都属于“身边统计学”,其实称不上科学客观,只能提供一个非常个人的视角。   留德的中国学生不在少数,但与在美英等留学大国的学生数量相比而言,所占比例还是很小。新东方发布的《2019中国留学白皮书》显示,在“有过海外留学经验的学生总数”这...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5日 17:13

消费文化养我长大

在我小学的时候,曾经因为阑尾手术饿了七天,虽然天天都输营养液续命,但一周不进食的体验着实磨人。出院之后,我对饥饿深恶痛绝,但又在长身体,似乎永远都吃不饱,每到放学回家,离家还有小半个山坡,我就朝着院子里哀嚎“妈!我饿了!”然后蹿进厨房里找各种能填饱肚子的。相比祖辈,我的生活早就不再忍饥挨饿,我在食物热量的世界里畅游。   那时候我在学校里缓慢地学习人际交往和攀比,电视里放着铺天盖地的快餐广告,令人...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9日 15:36

送外卖是一个“自由”的工作吗?

送外卖是一个“自由”的工作吗? 文 | 许辉,德国弗里得里希-席勒(耶拿)大学产业、工作与经济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   在10月1日庆祝中国国庆的群众游行中,有14位身着美团外卖制服的骑手出现在“当家作主”方阵中,这种职业身份的政治性展示表明数百万的外卖骑手正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支撑起所谓“宅经济”的发展。     相比于制造业企业近年来出现的招工难、用工贵的现象,互联网平台经济的蓬勃发展正成为吸纳新生代农民工就业...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9日 11:26

北大清华毕业生“下沉”中学任教:“精英共同体”正在形成?

北大清华毕业生“下沉”中学任教:“精英共同体”正在形成? 文 | 黄西蒙 媒体人、专栏作者   近日,北大清华毕业生“扎堆”出现在深圳一所中学的教师招聘名单上,“20人中竟有19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13人是清北本硕连读毕业生,全部都是硕士及以上学历,甚至清华博士也加入了中学教师的队伍”。 ▲ 在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高级中学官微发布的2020届毕业生拟聘名单中,20个录取者有19人毕业自清华、北大,其中有13人为清北本硕连读,另外1人为北师大本硕连读,20人均为...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9日 11:03

“消费自由”真的是一种自由吗?

“消费自由”真的是一种自由吗? 从2009年以来,从复杂的电脑端交易到便利的移动互联网支付,物联网也在迅速发展,这个新造的“购物节”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狂欢。在无尽的互联网商厦中,消费早已不再是简单的满足日常所需,只要有钱,只要想买,消费就还可以是对自己的犒赏,可以是更多身份符号的堆积……   但“消费自由”真的算是自由吗?当我们早已摆脱了基本的温饱困境,对购买有了更多的要求,在各种广告、促销甚至潜移默化的暗示下,消费到底是一种理性意...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2日 13:33

人脸识别布满校园 隐私保护走向何方?

人脸识别布满校园 隐私保护走向何方? 作者:章罗储林   如今,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建设“智能校园”“智能课堂”,引入人脸识别、大数据采集等技术。据中国之声报道,中国药科大学的学生们就在入校时发现了一个大变化,不仅校门、图书馆等安装了新的人脸识别门禁,教室内也装上了用于考勤的人脸识别系统,学生发呆、玩手机都能被感知到。   9月4日,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曾发布消息称,该校正实施“云中信大”智慧校园三年行动计划,将利用大数据分析包括上网时长、...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2日 13:14

身处摄像头之外的自在

身处摄像头之外的自在 作者:袁香芹   北京北二环的德胜门附近有个公交站,孤零零的在立交桥下,前后的坡道旁都是绿化带,低于桥面,有些隐蔽。我上班时骑车路过,看见过憋不住的西服男躲在绿化带上对着草丛撒尿。后来又看到过负责清扫那片区域的环卫工人也背着马路撒尿。百米外有一个红绿灯,路面的一侧高高横着两个摄像头,经过的汽车和摩托车都老老实实等着绿灯。   我的中学老师对人性的洞察有时深刻有时单纯,她曾经在课间向我们分享过“屙...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07日 17:41

滴滴顺风车复出:谁来归还女性的“夜行权”?

滴滴顺风车复出:谁来归还女性的“夜行权”? 作者:章罗储林   在顺风车服务暂停400多天后,滴滴正式宣布将于11月20日起,在7个城市陆续上线试运营,试运营期间,滴滴将提供5:00-23:00、市内中短途(50公里以内)的顺风车平台服务。   顺风车平台服务的恢复的确是好事一桩,让更多人有了更多的出行选择。但遗憾的是,滴滴将女性可选择顺风车服务的时间限定在5:00-20:00。滴滴随后回应道,目前公布的是顺风车小范围试运行方案,属于顺风车公开征集意见的一部分。未来正...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01日 14:30

到底是什么在影响着乡村教育?

到底是什么在影响着乡村教育? 前段时间,湘西有位基层老师写了篇文章,里面提到乡村学校的管理混乱和形式主义作风,学校几乎每周都有检查:“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经停滞不前。老师还得走访扶贫,有几次检查应急,我们不得不去政府加班,让教室空堂。”   南都观察此前收到过一些一线教师的投稿,也采访过一些乡村教师,发现很多老师都曾表示自己的教学时间会被其他事务所挤占,一些教育创新的尝试也因为种种原因被上级叫停。   在中国,现...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31日 12:18

创造“实力均衡” 减少校园暴力

创造“实力均衡” 减少校园暴力 文 | 辛允星(浙江师范大学法政学院教师、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校园暴力现象出现的关键与核心要素在于青少年之间的“实力失衡”。大多数的校园暴力实施者并非“不懂法”,也并未得到家人的纵容,而是基于自己的生活经验判定:“这样做的后果不会多么严重”,或者说,正因为受害者缺乏“抗争勇气”,他们才敢于对其实施“攻击行为”。   近几年来,全国各地屡屡发生“校园暴力”事件,引发民众广泛关注。面对这个棘手的社会...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5日 14:12

“你好,邻居”丨体验一场古代义仓的当代试验

“你好,邻居”丨体验一场古代义仓的当代试验 作者:刘建锋 ▌敲门募米,破冰邻里冷漠 9月21日上午十时许,成都市北湖龙珠小区,11岁的吴思彤迈出电梯门时,面容略略有点紧张。她要带领7岁的余秋妍和5岁的李诺一,至少敲开9户陌生邻居的家门,并从每家募集到一勺米。   思彤和秋妍之前在电梯里尝试模拟一次:“你好,我要一勺米……”一句话后,两人相互望着,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说了。一旁的诺一看看她们,又看看带队的石亚利老师。   老师笑了:“你是谁?你为什...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2日 12:27

老师保护学生,谁来保护老师?

都说为人父母是这个世界上门槛最低的职业,因为连执照都不用考,也许不然,基层教师的门槛最低,任何人都能来指点两句。“我觉得他教得不好。”至于怎么个不好法,全凭一张嘴,对学生热情了,会被人说偏心,想努力保持平等关注,又可能被嫌弃呆板,太严格了,太温和了……再好的形容词,只要再加个程度副词,推理就顺畅了,“所以我觉得他教得不好”。   想当个民间教育专家的成本也很低,稍微自负点,就一定能是某个教育方法的...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1日 11:41

他们为什么被驱逐?|“人人有房住,就是居住权”

他们为什么被驱逐?|“人人有房住,就是居住权” “出租房严重短缺、租金不断上涨,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低收入家庭将无力从私人房东手中租赁房屋。”电视在播着新闻。   在爱尔兰电影《罗茜》(Rosie)中,因为房东要将房屋出售,一对夫妇带着四个孩子搬出了租住的房屋,把行李分别寄放在亲戚家和塞在汽车后备箱中,开始了在城市中居无定所的游荡。面对突如其来的搬离,一家人陷入慌乱。新闻继续:“数以百计的家庭在寻找他们应急的临时居所,很多家庭都在苦寻一个愿意接纳他们的...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8日 16:25

男人做家务 何以成为一个公共话题?

男人做家务 何以成为一个公共话题?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综艺节目《做家务的男人》最近热播,剧中邀请了三种形态的家庭:魏大勋一家三口原生家庭;袁弘、张歆艺代表夫妻家庭;汪苏泷、尤长靖则代表青年合租群体。虽然网上也有人吐槽“节目本意是探讨男性做家务,播出的内容却更像《我家那小子》+《我家小两口》+《Hi室友》的综合版本”,试图融入更多血肉亲情、明星笑料,对待“家务”这一真正的关键元素则多点到为止,不过“男人做家务”本身变成...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8日 15:32

“无锡垮桥”事件之后 将超载入刑就有用吗?

“无锡垮桥”事件之后 将超载入刑就有用吗? 作者:章罗储林   10月10日,一声巨响后,位于江苏无锡312国道的一座高约5米的桥梁发生侧翻。事件共造成3人遇难,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桥面侧翻的主要原因是运输车辆的超载所致。据《新京报》,多名当地人士介绍,当地货车超载实属常态。   有数据显示,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马光瑜...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8日 15:19

到底谁在“养家”?|被隐形的照顾劳动

到底谁在“养家”?|被隐形的照顾劳动 本文根据《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整理形成   在2019年发布的《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2》中,研究者专门关注了“卡嫂”这一个更常被忽视的群体,发现她们有着相同又特殊的处境——被隐形的劳动、被规训的身体。   长期以来,女性的劳动都被低估了。历史学家贺萧曾经研究陕西的农村女性在农业集体化时期的生活,发现她们在回忆1950-1960年代的日常生活时,记忆一团糊涂。贺萧认为这是一种刻意遗忘——当时的女性一边育儿...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6日 16:07

卡车司机的“自组织” 嫂子和微信起了关键作用

卡车司机的“自组织” 嫂子和微信起了关键作用

 

本文根据《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整理形成   2018年,全国营业性货运量达506.29亿吨,其中公路货运量395.69亿吨,占总量的78%。在需求催生下,当今中国约有3000万名卡车司机奔波在路上。   这一切并不遥远,你签收的快递、享用的蔬果、居住的房屋,和他们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根据2018年出版的《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1》(以下简称《报告一》),在中国,卡车司机这个极具流动性的群体以男性为主(男性占95.8%),...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6日 13:30

《陈情令》热播的背后 耽美怎样影响性别文化?

《陈情令》热播的背后 耽美怎样影响性别文化?

 

作者:从易   “耽美”并不是新生事物,一直是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尤其是严格的政策限定下(去年微博一度曾公告要封杀涉及腐、耽美等内容),它更是以秘而不宣的方式隐晦地藏在地下。但在刚刚结束不久的暑期,一部叫《陈情令》的耽美剧却火出圈了。   该剧在腾讯视频的网络点击量突破55亿次,刷新了豆瓣评分人数的纪录——60万人打分。在大结局之前,视频网站采取了“30元提前看大结局”的方式,最终点播付费收入高达...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6日 12:53

教育焦虑下沉 谁为孩子的假期教育埋单?

教育焦虑下沉 谁为孩子的假期教育埋单?

作者:姚祥,公益人


假期漫长、缺乏陪伴和监督,家长开始担心自己的孩子沉迷手机。意外的,课外补习不仅能把孩子“关起来继续学习”,还能创造一个暂时“没有手机”的环境。

城市家庭往往能找到价格合适、兴趣对口的辅导班,但在乡村,一些家长有了新的焦虑——就近的镇上不一定有辅导班,即使有,也不一定合适,要么质量不高,要么课程不全;送孩子去县城补习的话,孩子不一定有人照顾,交通或住宿也是新增的开支。难道自己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5日 12:14

是什么生产了偶像文化?|日本社会文化侧影

是什么生产了偶像文化?|日本社会文化侧影 作者:刘青   他们的消费行为看似是在“自由意志”的指引下自主完成,但实际上,偶像是商业资本和大众传媒共同打造出来的文化工业符号,并借助电视这种传播媒介在1980年代的日本迅速崛起。也因此,偶像是一种满足特定群体精神需求的消费品。   日本1980年代兴起的“新新宗教”带有明显的自我修行倾向,相比于现世的幸福,其更加关注自我的意识状态。这一时期,政府腐败、道德滑坡、人际关系冷漠,人们为权力、金钱、名望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