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当药品遇到政府“团购”,看病贵解决了吗?

当药品遇到政府“团购”,看病贵解决了吗?

文|李漱实

医疗行业观察者

“我一直吃X公司的XX药,现在医院开不出了,怎么办?”

 “进口药、原研药去哪里买?”

近两年,一种另类的寻医问药声音变多了。一些长期服药的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发现,医生新开的药品不再是他们过去习惯的品牌。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医疗器械领域,部分医院里的产品悄悄更变了品牌。

厂家医药代表一度几乎踏破医院的门槛,只为让产品进入一家医院或促使医生更多使用自家产品。而现在,这些行动不再那么必要,一些厂家也着手裁撤销售队伍。

这些变化,缘于“带量采购”政策的实施。即:医保部门在代表医院对药品或医疗器械耗材进行招标采购时,会根据所需总量,让厂家通过价格竞标方式来争夺。由于代表当地所有医院,医保采购量定得颇高,为市场总份额的70-80%。一旦丢标,生产厂家很可能失去当地市场,只能拼命降价。这一政策实施以来,的确有许多药品变得更便宜,但同时,有些患者发现:熟悉的老品牌不见了。

到今年9月,国家已组织了5批药品带量采购,平均价格降幅逐步稳定在50-60%。竞争最激烈品种之一的降血糖药品——盐酸二甲双胍片0.25g,有接近30家企业参与竞标争取8个中选名额,甚至有家报出了1.5分每片的最低价,被嘲“贵不过矿泉水”。医用耗材则更为夸张,2020年医保在全国层面做了心脏支架带量采购,国产、进口产品一起统计,平均降幅达到93%,均价从1.3万元降到700元左右,宣告支架正式进入“百元时代”。

降幅巨大,反映出医疗产品价格一度存在巨大水分,这种水分,来自企业为让产品进入医院而进行的大额公关支出。通过大量采购压价的方式来挤压水分,可从一定程度上解决销售流通环节的灰色交易,也能让更多基层患者用得起原本高端的产品,许多药品和耗材的可负担性和可及性大大提高。

然而,分析不能仅仅止于医保。

▌意料之外:熟悉的药开不到了

驱动激烈竞价的核心,一方面是保障大额采购量,一方面是严格限定中选企业的数量。中国医药领域的格局长期被形容为“多小散乱”,生产同品种产品的企业众多,这也是带量采购设计能发挥效用的前提。如果说,共有8家中选企业一同获得一个地区70%的市场份额,理论上还有30%的剩余市场份额供未中选的企业去争取,后者依然能生存在当地。但现实中,这块剩余“蛋糕”很多时候并不存在,这也喻示着企业“不中选,便成仁”。

据笔者了解,许多医院为催促医生完成规定的中选采购量,在医院系统中锁死了非中选产品,使医生开不出这些药品或耗材。一些价格偏高、仅服务于少数病情特殊患者的特殊产品,可能在带量采购中落选。未中选的产品需要经过层层漫长的审批才能被使用,或要等到医院完成中选产品的采购量以后才可被开出,这就导致了本文开头所述“开不到药”的现象。

此外,参加竞标的除了国内生产企业,还有外资跨国企业,后者还经常是最早研发出标的药品的厂家。面对大幅杀价,跨国企业往往顾虑较多,如担忧产品在中国市场价格太低会引起其他国家效仿,影响在更广泛市场的销售。因而部分跨国企业选择放弃,不参与带量采购,导致习惯吃进口药的患者无法再从医院开到药。

▌买不到之后:替代品的疗效如何?

这种“以量换价”的机制若要良好运行,是存在前提的,即:在同一组竞争的产品,彼此同质化程度高,功能上能够相互替代。或者说,除了价格,产品间(质量)的区别不大。问题在于,这个前提在现实中是否站得住?

由于国内企业生产的大部分都是进口原研药(原创的新药)的仿制药,必须完成“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后才能参与国家层面的带量采购,即按国际通行做法,通过一系列研究证明,该药在质量与药效上达到了与原研药一致的水平。不过,即使通过评估达到一致性效果,也不意味着零差别,加之心理作用也会影响疗效,一些习惯使用原先药品的患者,只能去医保未必能报销的药房或网购渠道。同样,在治疗中需要使用未中选药械的患者,可能也需转向民营医院。

全文见:当药品遇到政府“团购”,看病贵解决了吗?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