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8月23日 23:33

中国彩票每天收入超过10个亿,这钱去哪儿了?

中国彩票每天收入超过10个亿,这钱去哪儿了?

2016年,平均每个中国人花了285元钱买彩票。中国已是世界Top2彩票大国,市场规模逐年上升,2016年销售总量达到3946.4亿元。但这笔资金的管理和使用,对很多人来说一直像雾里看花。

2014年底,审计署对彩票资金进行了抽查审计,并于2015年6月公布结果,问题金额超过1/4。这场审计风暴过后,彩票市场经历了10年高速增长之后的首次下滑。

2016年,彩票销量重回顶峰。然而,彩票的来龙去脉、管理发行的规范化、收入的去向,仍然有很多人不了解,讨论也远远不够。

2017年,是中国福利彩票发行30年。1987年,民政部成立了彩票委员会,发行了第一张“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3日 22:41

王贵松:以公民的“知情权”审视“信息公开”的制度实践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从2008年实施,到现在已经九年多。整体来讲,《条例》具有良好的实施效果,既让公民时不时地想到去申请信息公开,也让政府在公开信息问题上感觉比较头疼,这说明这个法在现实当中已经发挥了一定作用。

但在实施中,《条例》也产生了一些阶段性的问题,比如当下社会对“信息公开”的期待和《条例》规定之间的不协调;有的地方政府对信息公开工作还存在一些抵触情绪……

“信息公开”本来的作用应该在于促进政府的透明化,让行政运营得到民主监督。但在现实应用中,有的公民或其他组织把它作为救济个人性权利的一种迂回手段。实际......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3日 22:17

“游戏和教育之间的较量,也是聪明人之间的较量”

“游戏和教育之间的较量,也是聪明人之间的较量”

前不久,南都观察和文化纵横主办了一场关于“王者荣耀”的沙龙。最后互动环节,一位高中数学老师说,他为了不让学生玩游戏,在教室装了屏蔽器。

在现场,老师还问三位分享者:“如果你们当年还是中学生的时候,有‘王者荣耀’这款游戏(分散注意力),你们还能(以学者、开发者的身份)坐在这里吗?”

当时,游戏开发者“一刀平五千”说:“我觉得开屏蔽器不太好,如果真的有什么紧急的情况要联系,没信号。……屏蔽很容易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我小时侯遇到这种技术手段,第一反应肯定是斗智斗勇。”

沙龙之后,一刀又写了一篇回复——在......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5日 23:10

南京“猥亵儿童案”折射监护制度亟待完善

南京“猥亵儿童案”折射监护制度亟待完善

8月12日,@作家陈岚 在微博上发信息称,有网友投诉——

当天在南京南站候车室,一家三口(父母和一个20岁左右的男生)带着一个小姑娘在候车。小姑娘大概十二三岁,可能是这家人的继女、堂妹或表妹,或邻居家委托带着旅游的小孩。

候车期间,“男生显然是有预谋地让小女孩坐在他的腿上。……男生公然把这个明显未成年的小女孩抱坐在自己大腿上,伸手到小女孩裙子里摸索。男生的父亲,看到男生所作所为及路人异样的目光,竟然没有制止。”

“20岁左右的那个男生就一直当众抠摸小女孩胸口,猥亵小女孩。孩子的表情比较麻木。似乎也不知道拒绝。”

微博发出后,案发......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3日 11:41

柏林墙的第一天

柏林墙的第一天

1961年8月13日,和56年后的今天一样,是个周日,“玫瑰行动”正式启动了。这是柏林墙的第一天,再往后,还有10529天,346个月,近29年。

前一天是周六,柏林天气晴朗,太阳时而被飘着的云朵挡住。之前的大雨已经歇住了。像往常的周末一样,柏林人聚集在路边的咖啡馆里、公园里和湖边的沙滩上。九年后因“华沙之跪”而瞩目全球的勃兰特(Willy Brandt)彼时正任柏林市长。那天晚上,他在距柏林约400公里外的纽伦堡,总理竞选活动的最后阶段。

勃兰特的对手阿登纳(Adenauer)也奔波于竞选,他在离西德首都伯恩不远的吕贝克。“我们有义务对处于边界另一边的德国兄弟姐妹说——别惊慌。&......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2日 18:41

“为了不让学生玩游戏,我在教室装了屏蔽器”

“为了不让学生玩游戏,我在教室装了屏蔽器”

〔 来 信 〕

我是一个中学的数学老师, 现在我的学生玩《王者荣耀》非常普遍,不少人学习成绩下降。孩子们的自主能力、克制能力的确比较差,我们学校对这个现象很无奈。老师也给学生家长发信息,说不要让孩子玩《王者荣耀》。我还在上课的时候带一个神器,学生和学生家长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效果很好,就是手机屏蔽器。

在我们老师看来,玩《王者荣耀》就是一个问题。我在给学生讲数学定理,他可能心里正在想——我用这个皮肤好,还是用那个皮肤好?以前在网吧打游戏,得有电脑,不可能上课的时候玩。但是现在发展成手机了,没办法控制。

我给很多家长的建议......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17:31

不玩“王者荣耀”,他们还能干什么?

编者按

5月,《王者荣耀》用户过两亿,引发社会关注,褒贬不一。“游戏”是精神鸦片还是有深刻精神的意义媒介?在尚无分级制度的中国,如何避免青少年沉迷游戏。

为此,南都观察联合文化纵横杂志社联合主办“‘王者荣耀’之下的别样人生”沙龙,邀请社会学、历史学学者和游戏行业从业者,从不同角度分享他们对《王者荣耀》和“游戏”的研究和观点。在游戏开发者一刀看来,对《王者荣耀》的争议是一种社会现象,但真正的问题在于,那些失去父母监护的青少年们,如何面对游戏的诱惑?

——————

《王者荣耀》受到很大的争议,主......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1日 11:13

对话徐永光:《公益向右》是救公益,还是害公益?

对话徐永光:《公益向右》是救公益,还是害公益?

近年来,徐永光“公益市场化”言论引起公益圈内很大争议,此理论向前可溯源于徐永光自1980年代继承而来的改革思想——在任团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当年,他即以“改革推动者”为自身定位,被视为“另类”;之后,他毅然“下海”,创办希望工程,从此以公益为业,摸爬滚打近30年;今天,他像一把解剖社会创新潮流的手术刀,直抵中国式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的核心。

因而,近年来他的一系列锐利的论点有着一以贯之的内在逻辑。这些观点每一抛出,几乎骇人听闻,激起无数骂声,搅浑了整个公益舆论场。他也不争辩,公益行业甚至连“改革”的字眼都无人提起,何不让&ldquo......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0日 03:01

警报、“谣言”、救灾,地震之后的第一天

警报、“谣言”、救灾,地震之后的第一天

8月8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

地震波抵达约220公里外的龙门山镇,家在菜市场旁的岳孝颖正在看电视。这座小镇位于龙门山断裂带,是2008年汶川地震的极重灾区之一。一分钟内,来自菜市场的警报声响起,岳家客厅里看电视的人匆忙起身,跑到门外的院子里。院子里凑齐了十个人,除了户主之外,还有几个来自成都市区借住避暑的老年人。

汶川地震后,网上常有关于川人乐观的调侃,岳孝颖自己也承认,“要是余震很快就过去的话,不会往外跑,稳(意指机警的站或坐的状态)一下,没事的话就没事了。”她把汶川地震之后所有发生在身边的地震都称为“余震”。

“但要......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0日 02:41

游戏是怎么被污名化的,又将怎样改变世界?

游戏是怎么被污名化的,又将怎样改变世界?

对《王者荣耀》的讨论之所以突然这么激烈,本质上是因为玩家数量太大,超过2亿,它已经不单是一个游戏,而成了社会问题。

游戏的影响这么大,很多人却还是不了解它。十年前我们就在批判网瘾,说游戏是电子海洛因,使孩子们变成了魔兽。这种批判里带着强烈的焦虑感——不了解游戏,不知道怎样中性地认识、利用游戏。当时没有研究游戏的学者站出来,说“这是社会偏见,文化碾压,是基于代际鸿沟的不公正评价”。于是我做了游戏研究。

▌《王者荣耀》不能代表所有游戏

《王者荣耀》是一款流行游戏,但我认为它不能代表所有游戏。我们应该把流行游戏和教育游戏、其他应用于社会目的的游戏分开。......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8日 15:10

“王者荣耀”玩家过2亿,背后是熟人社交空间和消费文化符号

“王者荣耀”玩家过2亿,背后是熟人社交空间和消费文化符号

▌这个游戏的社交系统让我震撼

《王者荣耀》很火,号称2亿用户,前段时间争议不断。我是做青年少年与社会问题研究的,最初玩这个游戏是想看它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人?

因为起步比较晚,技术不是很好,我打得很费劲,很多时候想放弃,大概玩了三个月才打到“铂金”段位。玩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它主要由两部分组成,战斗、社交。而明显区别于其他游戏地方在于——它有很多社交模式和非常强大的社交功能。我认为“社交功能”是《王者荣耀》得以普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推动力。

游戏的主要模式是组队对战,每个人选择自己的英雄,扮演不同角色,和对手作战。三种战斗系统——随......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2:25

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传统诈骗与新技术交汇的中国式命运

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传统诈骗与新技术交汇的中国式命运

山东德州籍23岁大学生李文星去年毕业,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在体面行业找到工作。今年年初,他加大应聘力度,在臭名昭著的Boss直聘网上投送简历。现在看来,他遇到了传销组织假冒某北京公司天津项目部的“钓鱼”招聘,只身前往,最终发现溺亡在静海区一处荒凉水塘。

这是近期被密集揭发的多起传销骗局中的一个,区别在于天津作为传销的传统老巢,这次是害死了人命。另外,涉及到的传销组织里面的真实面貌、具体分工及实施人员尚待警方侦办。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传销的现代化踩着他尸体前行,展露了社会的各种面向与问题。

有一个时间轴,表现了李文星生前最后两个月的过程——

05.15,李文星在......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2日 11:43

远离贫困和毒品,不应遣返凉山“格斗孤儿”

远离贫困和毒品,不应遣返凉山“格斗孤儿”

▌回乡安置的大困局

贫困、毒品、艾滋病、孤儿,似乎成了大凉山的标签,某种意义上,它们之间互为因果,盘根错节,没有任何一项可以先于其他解决。

孤儿不会凭空出现,在凉山,让父母失去抚养能力的最大原因是毒品和艾滋病。根据凉山州民政部门2012年的统计数据,当地没有父母抚养的儿童约2.5万名,占总人口的2%。另有数据显示,2016年凉山州破获毒品刑事案件123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13名,缴获各类毒品550千克。

虽有报道称凉山州在禁毒工作中屡创“历史新高”,但这个“新高”背后有其他原因。它一方面体现了公安机关禁毒力度的增强,但在可见的数据中,每年的毒品犯罪数量仍在逐步提升......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0:45

每个人都可能身处“残障”状态 | 《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五周年

2012年8月1日,《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多年以来,社会无障碍环境取得了巨大进步,城市人行道路普遍铺设了盲道,很多公共建筑都设计了无障碍坡道,智能手机针对视障人士的读屏操作愈渐便利……公众的无障碍意识也普遍提高。

早些时候,残障新生致信清华大学,请求学校为自己提供合理便利,引起不小争议。有人经实地测试,发现清华的无障碍通行环境确实有待完善;有人则认为清华的回信温情真挚,也提供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案,那些“批评者”指出该校尚不完善的一面是吹毛求疵。

随着对无障碍环境的关注增多,不同的评判也越来越多。无障碍设施的建设是对残障人士的优待......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5日 08:24

维舟:“坐月子”是一种文化禁忌

维舟:“坐月子”是一种文化禁忌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悲剧了:不久前,山东淄博一名产妇在坐月子期间中暑身亡。检测发现,她送医时已出现热射病症状,心脏和肝脏都已不同程度受损,而这与她坐月子期间捂得太紧有关:在这样的高温天里,家里却不仅不开空调、电扇,还让她穿着长袖长裤、盖好被子静卧。

如果由此批评坐月子是陋习,那你会发现,仍有许多人认为“坐月子本身没有错,错的只是这家人的方法”、“我亲身的体会,坐月子有利于女性在生育后恢复亏损的气血元气,关键是合理地坐月子”……

类似的争论,几乎每次都会以相同的形式出现,因为“坐月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1日 21:36

李小云:“精准扶贫”的挑战在哪里?

李小云:“精准扶贫”的挑战在哪里?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小云助贫中心发起人,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参与扶贫实践二十多年,我慢慢发现,不同地区、民族的人对福利、幸福等概念的认知是不一样的。比如有的城里人会觉得偏远地区的房子都是用木头搭起来的,破破烂烂,没有窗户也没有区隔,看起来完全不能居住。但是当地人还是照旧过着自己的日子,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当“现代生活”和贫困地区相遇时,贫困地区的居民突然之间发现,他们的收入不能应付现代生活的支出。比如教育、医疗卫生的支出,会占不小的比例。有的地区还有酒文化、彩礼文化,看起来都是刚性支出,短时间内很难有什么变化。

我现在在云南边疆的河边村做扶贫,在那里又实践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1日 07:51

荀丽丽:如何保障扶贫效果的可持续性?

荀丽丽:如何保障扶贫效果的可持续性?

荀丽丽,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精准扶贫”概念在2013年提出后,乡村发展问题、贫困问题重新成为社会研究的热点,也有人提出新的问题——贫困是否终结?新贫困时代究竟是什么状态?

目前的精准扶贫既带来了成就感,也伴随着焦虑感。一方面,中国的减贫成果举世瞩目;另一方面,也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很多贫困村、贫困人口脱贫,是不是太快了,到2020年真的没有贫困了吗?

▌新时代下,贫困治理的基本问题是什么?

首先,贫困的长期存在有一定的客观基础。在家庭、社区、国家、全球的各个尺度上,不确定性和风险都是长期客观存在的,比如气候变化、自然灾害......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0日 12:38

李实:2020年之后,中国能否消除贫困?

李实:2020年之后,中国能否消除贫困?

李实,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减贫效果非常显著,但是贫困问题仍很严重。想预测三年后的贫困状态,首先要了解当下。

衡量贫困的标准有很多,一种是绝对贫困标准,根据收入、消费、基本生活状态等制定。此外还有相对贫困标准,即根据整体人群收入而确定,比如以平均收入的50%作为贫困线,一旦平均收入上升,贫困线也跟着上升。

绝对贫困标准在一段时期内是不变的,相对贫困标准则会不断变动。如果一个国家整体收入高,相对贫困线就高。

此外还有主观贫困线、客观贫困线的划分。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都属于客观贫困线,因为它不是贫困人口自己定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7日 14:21

“我也不喜欢理性的泼冷水的人”

前些天,看见一个文章,但是已经被删了好几次,里面说,“总有人说我,我做的一切也没有用,我自己当然也很清楚。但我说了,我做了,你没有,就把我们区别了开来。未必我比你高尚,未必你比我理智,哪种行为能让我们的国家我们我的社会变得更美好谁也说不清,但你与我,就在此时被区分开来。”

我很好奇,朋友圈是不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觉得转发和讨论一些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也是,区分开了之后,有什么意义呢?就只是主观上,情感上的区别吗?

L

2017/7/13

〔 回 信 〕

......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7日 14:00

在流水线上工作,我们如何保护自己

我来自农村,我的小学同学绝大部分都是初中还没上完就不上了,然后呢,可能是他表姐啊表哥啊或者同村的大人在哪个工厂工作呢,就去了。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挣的钱够花,年轻人花钱也狠,有不少都是因为一些事不想干了,回家却没路费,只能跟家里要。

这几年越来越挣不到钱了,但是他们始终前仆后继,迫于生活,迫于家庭,毕竟不管怎么说,进了工厂也算是有个稳定的工作了,在街坊邻居面前也算是不那么被瞧不起。

而对我而言,今年高中毕业,前几天还有富士康招聘电话打给我让我去。问她怎么得到我的联系方式的,回答说老师给的。我有不少同学都是毕业了,因为中介找老师,让老师介绍学生去进工厂(一个貌似奖励500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