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个人分类 > 社会热点
2020年01月19日 15:45

“自主招生”被废除后 谁最不可能考上大学?

“自主招生”被废除后 谁最不可能考上大学?
编者按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近日教育部印发《教育部关于在部分高考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决定自2020年起不再组织开展高校自主招生工作。近年来,有关“自主招生”与高考公平的争论不绝于耳,直到今日,自主招生通道关闭,这一政策成为历史,这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后退,可能众说纷纭。
 
高考作为一种人才选拔机制,已然成为一道隐形的墙。高考的成功,除了拼天赋和努力,还需要各种无形条件的支撑。在扩招的繁荣背景下,暗藏着重点大学农村生源减少、大量生源涌入专科学校等问题。社会资源分配不均以及地区差异等,仍在持续对高考公平产生影响,而其制度前景与改革预期,仍有待观察......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8日 11:48

林小英:“减负”越减越重 我们缺了哪味药?

林小英:“减负”越减越重 我们缺了哪味药?
文 | 林小英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
 
▌过去、现在和将来,我们仍会谈“减负”
 
“教育减负”的问题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被提出过。最早是在清朝末年,清政府建立现代学制,教育开始下沉,时间长、内容多的教育负担变成了全国性的问题。而到1920年,一批留洋学者回国开始推行各种教育和教学改革,但从历史角度来看,这些试验都基本宣告失败。
 
等到20世纪80年代学科重建的时候,学业负担的难题再次回归公众视野,然而当时教育工作的重心在于“如何在农村恢复基础教育的建制”,加之全国统一高考,没有现在这样复杂的高......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2日 14:23

你捐的钱都被怎样花掉了?

你捐的钱都被怎样花掉了?
对每一分钱负责,捐赠者应该对自己的捐赠负责,接收方应该对善款负责。
 
入冬以后,壹基金的“温暖包”开始集中向全国很多地区的贫困学生们发放,如果在微博里搜索“壹基金”和“温暖包”,从黄土高原到贵州的山区,可以看到很多发放活动、仪式。在一些对比照片里,孩子们过去穿着单薄的外套,冻疮啃啮着皴裂的双手,早已被磨破鞋底的鞋子露出脚掌。“家里面真的是一贫如洗,冬天有的孩子就直接穿着一件短袖,中午的时候就晒太阳。”凉山州艾特公益服务中心的联合创始人包忠碧说。
 
温暖包里放着棉衣棉靴、帽子围巾、手套袜子…&h......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0日 17:42

给外卖差评会有什么结果?来自田野研究的观察与思考

给外卖差评会有什么结果?来自田野研究的观察与思考
文 | 沈锦浩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平台强制派单造成的时间重叠、商家卡餐造成的时间挤压以及技术盲区造成的时间压缩,都是导致骑手超时的重要因素。但这些因素并不被平台所承认,也不被公众所熟知。可以说,平台是骑手时间竞赛的主导者,商家是骑手时间限制的无视者,技术盲区是骑手时间压力的助推者,而骑手本人却是超时问题的承担者。
 
随着外卖经济的兴起,外卖骑手日渐成为城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据业内统计,在美团、饿了么两大平台注册的骑手人数已近600万。这些骑手在给城市生活带来巨大便利的同时,也时而因为负面新闻登上热搜。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0日 15:40

在科学的“鄙视链”上,没有赢家 | 留学观察

在科学的“鄙视链”上,没有赢家 | 留学观察
文 | 孟尧 柏林自由大学社会科学与政治科学学院博士生
 
在现代“科学”范式下,社会科学的“科学性”(相对于自然科学)持续遭到质疑;人文则与科学分道扬镳,直至近年其价值才被注意到。
 
其实,理工科与人文社科的学生互相调侃一下对方的刻板印象,这无伤大雅;但如果真的互相鄙视,那就是在学术与学术之间筑起高墙,各方都会变成这种高墙之下的受害者。
 
“信口开河”,是指并不了解也不尊重某些专业和知识,凭自己的错误印象或偏见就随意发表言论。这个现象在国内外都有,人数也不少,但如果连研究者、留学生都常......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0日 18:56

金锦萍评“春蕾计划”事件:公益项目为何不可随意变更目标?

文 | 金锦萍(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公益项目的目的一旦确定不能轻易变更,因为只要项目所针对的社会问题尚未解决,那么公益项目还是具有相关性的,并应该一直坚持下去。除非公益项目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已经不复存在,或者公益项目的目的已经无法实现,或者目的实现已因情势变更违反法律法规或者变得极不经济时,才可以根据特殊程序进行变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滴筹”引发的对于个人求助信息平台的争议尚未消停,我国改革开放后设立的第一家国家级公募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以下简称“儿基会”)又遭受到来自网友的......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0日 17:52

金锦萍再评水滴筹事件:个人求助信息平台更应选择非营利机制

金锦萍再评水滴筹事件:个人求助信息平台更应选择非营利机制
文 | 金锦萍(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编者按 :水滴筹事件发生后,公司管理层痛下决心,成立三个自查组;然而不到两周,管理层宣布重启地推业务。于是引发如下问题:“水滴筹”重启地推业务是出于什么考量?是表明督查和培训已经全部完成,还是依然因为来自投资者和从业者的压力所致?继续追问之,则几乎可以洞见接下来的故事和故事背后的逻辑。本文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可以在商业机制和志愿机制中选择其一,为什么个人求助平台更应该选择非营利机制?
 
尽管任何社会事业理论上都可以选择任何合适的组织形式(或者机制)来从事,包括营利组织和非......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0日 15:33

“996ICU”和“数字劳工” 谁在信息社会的底层?

“996ICU”和“数字劳工” 谁在信息社会的底层?
文 | Suji Yan(Dimension.im 创始人、CEO)
 
数据劳工的罢工不能单纯靠程序员的生产工具公有化来实现。如果一个程序员关心与自己相关的“996”,不愿被大公司压榨,那也应该去关心用户是否在“996”地刷短视频、看直播、玩游戏……因为除非一个游戏是买断制的,否则如果玩家被程序员设计的程序和算法所诱导,不停地刷短视频、氪金,那么玩家也是在“996”,所以程序员就变成了一种包工头,在不停地“鞭策”用户。
 
2019年三月,有个人在GitHub(一个软件源代码托管服务平台)上用匿名账号创建了一个关于“996”的......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0日 13:30

“身残志坚救不了中国残障人” |写在国际残疾人日

“身残志坚救不了中国残障人” |写在国际残疾人日
文 | 望星,残障人士,残障权利倡导者,长期关注残障平等权利领域
 
无论是小军、Sail还是小希,他们都可以成为中国式“身残志坚”故事的完美主角,他们的故事也是励志故事优秀的素材。但是无论是身残志坚还是励志,都绝非他们前行的初心和动力,他们是被社会对残障人的恶意和不公的制度硬生生逼到身残志坚和励志这条路上来的。
 
残障人士要在这个社会上生活得体面,不只要学好技能,还要学好法律,学好和有关部门沟通等技能,这个成本,只能残障人士自己承担。面对这一切,我只能说生为残障,真的要坚强,这也算对身残志坚这个词语做了另外一种诠释。
&nbsp......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9日 17:02

金锦萍评议水滴筹事件:模糊的边界,糊涂的爱

金锦萍评议水滴筹事件:模糊的边界,糊涂的爱
文 | 金锦萍 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编者按 :最近陷入舆论漩涡的水滴筹隶属于水滴公司。2018年,水滴公司曾获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颁发的“年度社会企业奖”。其创始人兼CEO沈鹏曾公开表示,水滴公司是一家社会企业。对社会企业的争论尚未停止,个人大病筹款平台“扫楼”又引发争议。本文对社会企业态度审慎,从目标、运营过程到法律制度,尝试讨论商业与公益的合理边界。互联网平台当如何行善?
 
题 记:自从营利成为社会常态之后,非营利反而成为非常态,尽管营利组织的历史远远短于非营利组织的历史。
 
临近......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9日 16:38

5年后中国人口或将下降 30年来海外移民接近千万

5年后中国人口或将下降 30年来海外移民接近千万
本文根据《历史的经验:中国人口发展报告(1949~2018)》整理形成
 
我国人口生育率受到很强的政策干预和社会经济因素影响。在70-80年代,表现为以政策因素为主;1990年代表现为一半是政策因素影响、一半是社会经济因素影响;进入21世纪以后,我国生育率下降主要受到社会经济因素的影响。
 
人口老龄化是中国当前突出面临的人口问题,到21世纪中叶之前,中国将一直延续老年人口规模不断增长、老龄人口比例逐渐提高的总体趋势。
 
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头30年里,人口迁移的主要方向主要是由东南半壁迁往西北半壁、由沿海迁往内地和边疆,而在改革开放以后......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9日 15:48

从“告状”到合作 一个环保组织的“进化”

从“告状”到合作 一个环保组织的“进化”
“河里的水质没有大问题,也没有污染,就是缺氧。”
 
涟水河穿过娄底大桥,十几条泛着白肚的死鱼和一些泡沫饭盒、饮料瓶子一起漂浮在河堤外侧。下河的阶梯一米多宽,贴在河堤上,可以一直下到河床。冬天水浅,阶梯和水面交集的近处漫出淡淡的腥臭味。有人靠近水面去拍照,上来之后问刘永明该怎么举报。
 
在这之前,刘永明带着从全国各地来娄底的“河流守望者”们一起从市区的酒店出发,塞满了去娄底大桥的3号公交。清点完人数,连上自己一共30个人,刘永明往投币箱里塞了所有人的车票钱,带大家去巡护涟水河的其中一段。在各自的城市、乡镇、农村,志愿者们也......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9日 14:29

多元利益上升 如何形成社会的“有机团结”?

多元利益上升 如何形成社会的“有机团结”?
在现代发展过程中,如何应对分化、多元、碎片、异质、复杂的社会结构,是作为后发型国家的中国要做出的回应。国家虽然需要回应社会的需求,但它也要整合社会的多元利益。
 
▌公益组织的规则意识在快速增强
 
在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2019年会上,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陶传进展示了一张“基金会热点分布图”,分布图显示,经济越发达,社会越有活力,基金会的数量越多。“这既代表了我们国家政策推动的方向,又代表了社会自发行动起来向前推进的方向。”陶传进说。
 
另一张数据图则展示了北京地区的基金会......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6日 11:57

复杂的国际形势下 中国该如何发展?

复杂的国际形势下 中国该如何发展?
全球格局已经发生深刻变化,多元化态势明显。面对这种复杂形势,需要靠创新来驱动,但目前,中美关系从过去的战略合作转向战略竞争,甚至有可能演绎为战略性对抗,两国之间的摩擦已经呈现出复杂化、长期化的趋势,创新驱动倍受打压。
 
不同的国家可能面临着一些共通的威胁,但基金会在不同的社会之间可以发挥桥梁的作用。米歇埃尔·施瓦茨看到这些作用和责任的重要性,希望能够跟尽可能多的中国基金会建立联系。
 
“全球经济的寒冬正在来临。”在2019年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上,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说。
 </......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5日 17:34

在德国留学,有的人“累并快乐着”

在德国留学,有的人“累并快乐着”
文 | 孟尧 柏林自由大学社会科学与政治科学学院博士生
 
我在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留学已有三年,期间对留德中国学生和德国的大学教育形成了一些观察和思考。当然,这些观察和思考都属于“身边统计学”,其实称不上科学客观,只能提供一个非常个人的视角。
 
留德的中国学生不在少数,但与在美英等留学大国的学生数量相比而言,所占比例还是很小。新东方发布的《2019中国留学白皮书》显示,在“有过海外留学经验的学生总数”这一项数据上,有过德国留学经历的只有2%(美英则占43%)。
 
留德学生给我的初步印象,大体是勤劳和朴实。就勤......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5日 17:13

消费文化养我长大

在我小学的时候,曾经因为阑尾手术饿了七天,虽然天天都输营养液续命,但一周不进食的体验着实磨人。出院之后,我对饥饿深恶痛绝,但又在长身体,似乎永远都吃不饱,每到放学回家,离家还有小半个山坡,我就朝着院子里哀嚎“妈!我饿了!”然后蹿进厨房里找各种能填饱肚子的。相比祖辈,我的生活早就不再忍饥挨饿,我在食物热量的世界里畅游。
 
那时候我在学校里缓慢地学习人际交往和攀比,电视里放着铺天盖地的快餐广告,令人震惊的是买儿童套餐还送玩具。母亲去城里出差,我写了纸条塞进她包里,表示想要她带儿童套餐和玩具回来,这样我就既能精准描述汉堡、薯条是什么构造和口感,也能拿玩具作为......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9日 15:36

送外卖是一个“自由”的工作吗?

送外卖是一个“自由”的工作吗?
文 | 许辉,德国弗里得里希-席勒(耶拿)大学产业、工作与经济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
 
在10月1日庆祝中国国庆的群众游行中,有14位身着美团外卖制服的骑手出现在“当家作主”方阵中,这种职业身份的政治性展示表明数百万的外卖骑手正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支撑起所谓“宅经济”的发展。
 
 
相比于制造业企业近年来出现的招工难、用工贵的现象,互联网平台经济的蓬勃发展正成为吸纳新生代农民工就业的主要渠道,在美团、饿了么两大平台注册的骑手人数近600万,根据美团以及饿了么发布的就业报告,外卖骑手主要的......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9日 11:03

“消费自由”真的是一种自由吗?

“消费自由”真的是一种自由吗?
从2009年以来,从复杂的电脑端交易到便利的移动互联网支付,物联网也在迅速发展,这个新造的“购物节”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狂欢。在无尽的互联网商厦中,消费早已不再是简单的满足日常所需,只要有钱,只要想买,消费就还可以是对自己的犒赏,可以是更多身份符号的堆积……
 
但“消费自由”真的算是自由吗?当我们早已摆脱了基本的温饱困境,对购买有了更多的要求,在各种广告、促销甚至潜移默化的暗示下,消费到底是一种理性意志下的主动选择,还是消费符号暗示下的无意识?作为消费者的身份到底能有多大的权力?脱离商品本身,还能否继续向生产者主张更多的要求?“用钱......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1日 11:41

他们为什么被驱逐?|“人人有房住,就是居住权”

他们为什么被驱逐?|“人人有房住,就是居住权”
“出租房严重短缺、租金不断上涨,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低收入家庭将无力从私人房东手中租赁房屋。”电视在播着新闻。
 
在爱尔兰电影《罗茜》(Rosie)中,因为房东要将房屋出售,一对夫妇带着四个孩子搬出了租住的房屋,把行李分别寄放在亲戚家和塞在汽车后备箱中,开始了在城市中居无定所的游荡。面对突如其来的搬离,一家人陷入慌乱。新闻继续:“数以百计的家庭在寻找他们应急的临时居所,很多家庭都在苦寻一个愿意接纳他们的旅馆。”
 
 
在欧洲,伴随着18世纪末的经济革命,土地慢慢变成私人所有的商品并被自由买卖,农村人口逐......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8日 15:32

“无锡垮桥”事件之后 将超载入刑就有用吗?

“无锡垮桥”事件之后 将超载入刑就有用吗?
作者:章罗储林
 
10月10日,一声巨响后,位于江苏无锡312国道的一座高约5米的桥梁发生侧翻。事件共造成3人遇难,2人受伤。经初步分析,桥面侧翻的主要原因是运输车辆的超载所致。据《新京报》,多名当地人士介绍,当地货车超载实属常态。
 
有数据显示,全国每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约10万人,受伤50多万人,其中50%的“群死群伤”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与超限超载直接相关。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马光瑜就曾大力呼吁“货车超载入刑”。而随着江苏桥梁侧翻事件的发生,超载入刑的声音再度出现在大众视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