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6月17日 13:14

微博恢复热搜,但那儿早已不是我们想象的公共空间了

​​

作者:从易

 

6月10日,新浪微博因蒋某在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被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并宣布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于6月17日15时之后整改恢复。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微博曾短暂地“回春”。毕竟人命关天,春节前后的个把月,登上微博热搜的不只是娱乐八卦或者种种宣传,而是真实具体的求助信息。很多曾经荒废了微博的朋友重新回到微博,为需要帮助的人们鼓与呼,...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6日 10:45

看见沉默的 6 亿人,看见这个社会的“断裂带”

 

薯小白,媒体人

 

最近,“冬泳怪鸽”在短片《看见》中演讲:“不要冷漠地走入普通人”,试图为“沉默的大多数”发声,收获大量好评。而就在上个月,当《后浪》的演讲者赞美当代青年“你们有幸”时,四面八方却响起青年们的嘘声。

 

社交网络让只能“在大山里起舞”、“在菜地里高歌”的人,与“从小就在自由探索自己的兴趣”的人得以相互观望,但隔阂依旧存在。在互联网世界之外,更大的世界依然沉默,不被看见。

...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1日 14:17

天桥曾经鱼龙混杂,却孕育出那些最能代表城市精神的东西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提到“老北京”,很多人第一想到的就是“天桥”。天桥曾是老北京极富活力的商业文化和民间传统的代表。但回顾历史,天桥其实满不是那么一回事,甚至还是“脏乱差”的典型。


天桥一带原本是清皇室禁地,因临近天坛而得名。直至清代中叶,这里还是内城的旗人骑射、赛马、赏花、观鱼、踏青游玩之地。清初朝廷规定,内城只准住旗人,不准私设店铺,外地来京人员晚上也不得留宿内城,因而当...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0日 10:17

我们为什么对“双标”如此敏感,自己却又无法摆脱?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双标”一词,在国内的公共讨论中出现频率极高,这更是人们在各种争论中常常用以驳斥、嘲讽对手的重要论战手法。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在意“双标”?

▌“双标”的起源

 

“双标”是“双重标准”(double standard)的简称,该词最初是指金银二元本位制(bimetallism)这一货币政策。不久之后,随着英国社会的繁荣发展,民众的权利意识开始苏醒,主流的社...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8日 17:20

打破性别壁垒:女性卡车司机的劳动与生活

 

本文根据《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 NO.3》整理形成

 

在大众印象中,卡车司机是男人的世界。这一说法虽带有人们对卡车司机“高体力作业”的刻板印象,却也不无现实基础。2016年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路货运分会发布的《卡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指出,卡车司机中男性占比99%,2017年中国卡车司机调研课题组的调查发现,男性从业者的比例高达95.8%。


但在这个“男人的世界”中,同样有女性卡车司机的身影。她们与男司机...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5日 10:36

从找货到卸货,卡车司机在日常劳动中与谁密切互动? |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 NO.3》

本文根据《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 NO.3》整理形成

 

亚当·斯密说,“人类无时无刻都在依赖着他人的存在”,卡车司机也不例外。把货物运输到全国各地,“物流商”和“装卸工”是卡车司机在日常工作中需要密切合作的两类群体。

在2019年发布的《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 NO.3》(以下简称报告)中,研究者关注这两个与卡车司机紧密联系的群体,从而更深刻地认识卡车司机的工作与生活。



▌物流商:从“信息部”到物流公司


搜...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3日 10:41

离婚冷静期不能“冷冻”离婚率,亟待政策补救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

 

《民法典》正式颁布,其中第一千零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此即近来引起广泛争议的“离婚冷静期”。


拥趸者将其作为挽救日渐增高的离婚率的神丹妙药,批评者却视其为畏途。离婚冷静期已然入法,它真的有用吗?如果它造成了新的漏洞,又该怎样弥补?


▌逐渐升高的离婚门槛


目前,在婚...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2日 12:04

为什么要坚持“儿童优先”原则?

为什么要坚持“儿童优先”原则?

作者:南都观察

 

在甘肃华池县农村的一座平房里,炕上的床单和被子都旧旧的,有些泛黑。一条黑色的绳子拴在两平米的炕头的一角,另一段绑在16个月大的皓皓的腰间,划定的范围刚好让他不至于溜下炕去。奶奶和太奶奶还有其他农活要忙,婚纱照上年轻的父母则在外地打工。

 

在中国,像皓皓这样出生在偏远农村的孩子还有很多,他们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在晃悠悠的背篓里和泥泞的田间度过童年,居住地分散、看护人知识匮乏,与...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1日 11:59

如何弥合一个愈加分裂的世界?

方可成,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新闻实验室”创始人

 

 

▌全球性危机需要全球解决方案


现在整个世界正在面临一个巨大的危机,那就是全球公共健康的危机。新冠疫情这场公共健康危机,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绝不是在一个国家控制住就安全了的。虽然中国目前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得挺好,但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国家存在疫情,中国和国际的交往就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国内的生活也无法完全恢复。也就是说,这样一个病毒,没有国界...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1日 22:59

教师体罚学生、家长编造谎言,我们正在承受相互不信任的恶果

园丁1号,一线教师     5月31日凌晨,广州白云警方通报了方圆实验小学一名教师涉嫌体罚学生一事的调查结果:老师是体罚了学生,但发帖家长刘某也承认其女儿因遭体罚吐血、凌晨2时被老师威胁殴打、送老师6万元等情节,系其为扩大影响而故意编造的谎言,照片展示的衣服“血迹”实为化妆品和水。   这个事件无论是真是假,实在都太令人难过了。反转之后,网友们有的纠结于教师的体罚,有的关注家长的造谣,但作为一名教师,...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9日 12:19

北京垃圾分类的困境在哪,如何破局?

北京垃圾分类的困境在哪,如何破局?

会动员楼门长和热心居民,组建了“绿袖标”垃圾分类志愿者队伍,由志愿者在垃圾桶旁边劝导居民分类。一些居委会还曾给每家每户发过“厨余”、“其他”两种垃圾桶、垃圾袋、宣传页,在小区里拉过横幅,也搞过一些讲座或广场活动,宣传力度不可谓不大。

 

▲ 北京朝阳区一老旧小区中的垃圾回收点,黑色垃圾桶为“其他垃圾”,绿色垃圾桶为“厨余垃圾”。 © 北京晚报

 

但是,居民动员最终没有成功,这是因为讲座和宣传活...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8日 11:50

健康码颜色“渐变”,更要当心个人权利“渐丢”

健康码颜色“渐变”,更要当心个人权利“渐丢”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

全文2400余字,读完约需5分钟

即便是出于维护公共利益的要求,对个人隐私的收集也不是无限制的,必须被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此即所谓“比例原则”的控制。相关隐私数据的收集必须有利于疫情防控这一公共利益,且只能在必要的范围内被收集,对隐私的侵犯也不能显著高于防控疫情所能获得的公共利益。而疫情暴发期已经过去,社会需要有序恢复活动,继续收集诸如行动轨迹、接触人群等数据,可能就不能取得...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2日 18:28

为何高校内虐待流浪猫狗的暴行猖獗? | 对某校处理流浪动物问题的观察

作者:失语


今年4月,有报道称,山东理工大学大四学生范源庆残忍虐杀流浪猫和从送养人处收养来的猫,并将虐杀过程拍成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贩卖。此事经曝光后,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榜,激起强烈民愤。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山东理工大学对该名学生做出退学处理。此事尚未平息,5月16日,又有新闻指出,山东烟台南山学院出现学生虐猫事件,经调查核实,学校和学生及家长联络后,同意了学生引咎退学的申请。


几乎所有高校都存...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1日 09:52

“减员增效”的困境:是削减成本还是削弱竞争力?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疫情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现在已逐渐显露出其冰山一角。它对经济的冲击甚至比我们想像的更为深远,绝大多数企业都不得不且战且退,转入“求生存”状态,以至于近一个多月来,朋友聚会时打招呼的话都变成了这样:“你被裁了没?”

虽然现在整个社会的情绪都很不乐观,但这究竟是“好日子一去不复返”,还是孕育新变革的阵痛,又或兼而有之,眼下还很难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变是不行了。
...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20日 10:32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代码即法律,区块即正义?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代码即法律,区块即正义?

谭天,加密货币社区Qurea创始人之一,安娜其加密朋克主义者


我来自无涯社区,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方向的分布式社区。其实区块链并不仅仅是某种计算机技术,它给整个社会网络提供了更多的解决方案。从社会角度而言,它是一种新的协作模式。很多极客和研究者意图通过区块链技术建立一个乌托邦——实现人类的真正平等和精神自由。


区块链表现出了一种协议乌托邦的概念,即通过不依赖于人的计算机协议来治理社会。作为社会实验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9日 10:20

不工作就能白拿钱?残保金交易正在封死残疾人的未来

不工作就能白拿钱?残保金交易正在封死残疾人的未来

作者:薯小白,媒体人

 

最近,姐姐多年不联系的同学给她发来微信,说有一份不用坐班但准时发工资的工作,如有兴趣就把身份证和残疾人证邮寄过去,她会帮忙代办合同。


这是天上掉馅饼,还是另有蹊跷?一头雾水的姐姐问我意见。我很矛盾,因为我很清楚这背后是什么交易,但也明白对于有听力障碍的她来说,这是一份不错的额外收入,不要白不要。


其实只要上网搜索“残保金”,就可以看到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残保金生意,不懂...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5日 14:45

酒吧关门那天,LGBT 朋友和直男球迷都来了

酒吧关门那天,LGBT 朋友和直男球迷都来了 口述:Sherry、Albert   编者按 :四月初,因为疫情的影响,位于北京三里屯的Anchor酒吧不得不暂时关闭。这里原来只是一家足球酒吧,因为种种机缘巧合,停业前的酒吧完成“出柜”,从一家“同志友好的直人酒吧”变成一家“直人友好的同志酒吧”。我们邀请了Anchor的创始人Sherry和Albert,请他们聊聊这个酒吧的开始、成长、变迁和暂时告别——   (疫情后,)我们一直想继续坚持下去,还在尝试做鸡尾酒的外卖。但是因为酒吧...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5日 10:24

疫情下的盲人按摩师:武汉解封这天,我的孩子第一次出门晒太阳

作者:张馥兰;口述:余洋,向晨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有1700多万盲人,按摩是他们最主要的就业渠道。在疫情下,盲人按摩师们的境况更为困难。两位来自武汉的盲人按摩店店长分别讲述了他们的故事。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做按摩师是让我站起来的工作   余洋,31岁,开按摩店1家,员工5人,坐标:湖北武汉   我是湖北黄冈人,在武汉开了一家按摩店。我小孩在去年12月27号出生,因为小孩和产妇的身体比较虚...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14日 16:10

这个干净到“变态”的国家,讨论垃圾分类时必会被说起

这个干净到“变态”的国家,讨论垃圾分类时必会被说起 作者:一刀平五千   最近,我被朋友们问到最多的问题是“你在日本怎么做垃圾分类?”“日本的垃圾分类到底有多细致?”“日本垃圾分类后如何处理?”……   的确,当我们在讨论垃圾分类时,始终绕不开日本这个干净到“变态”的国家。相信很多初次到日本旅游的人,或多或少都有拿着垃圾不知道该往哪里扔的经历。作为对垃圾分类要求最严格的国家之一,日本的大街上很难见到垃圾桶,但在城市里却能够轻易看到高耸的“大烟囱”...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09日 10:21

疫情后的弹性生存:应对危机,需要有冗余能力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新冠疫情可以说给中国人上了生动一课:在一个风险社会中,不确定性大增,发生在遥远异地的一场疫情,不仅会传染、波及到自己所在的地区,甚至还会牵连自己失业。在后续变动难以预料的情况下,社会、团体和个人不仅需要敏锐地根据信息不断调适应对,更重要的是要发展出一种“弹性生存”的“冗余能力”,才能更好地应对风险。

▌适者生存


所谓“冗余能力”,是指一种“平日用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