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文章归档 > 2020年10月
2020年10月27日 11:24

私域流量:新名词,老传统

私域流量:新名词,老传统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私域流量”是近些年才出现的新词,它突然蹿红则是最近这一年里的事——从百度搜索指数来看,第一次被记录到是在2018年5月,但搜索量一直不高,直到今年3月疫情最吃紧时达到了巅峰,数据几乎是去年夏天的两倍,“私域流量”瞬间成了媒体上的“顶级热词”。这个新名词的出现与流行,本身就是中国社会发生变化的信号。   ▌新名词背后的大环境变动   “私域流量”原是一个互联网营...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6日 17:56

李小云:中国的乡村振兴仍是一个现代化问题

李小云:中国的乡村振兴仍是一个现代化问题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

▌乡村振兴仍是现代化问题

在字面之外,乡村振兴有着更深刻的内涵。谈及乡村振兴,就意味着当前的乡村的现状和“振兴”之间存在距离,而这种距离则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乡村振兴。政府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方面对乡村振兴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目标,包括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很显然,乡村现状和乡村振兴战略要求之间的差距,是开展乡村振兴工作应遵...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2日 18:42

警惕“连接一切”:人脸识别技术的自闭症效应

警惕“连接一切”:人脸识别技术的自闭症效应 余盛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科研究院、法学院副教授   人脸识别不是隐私的唯一敌人,甚至也不是最大的敌人。或者说,当代隐私的最大敌人已不是某项技术,而是数字社会本身对于数据的无限欲望,以及“连接一切”意识形态所带来的自由幻觉。狭义的人脸识别只是固态机器的认证,而广义的人脸识别,则涉及整个生存空间的数字化和监控化。易言之,人脸识别技术不过是智能社会理想的逻辑闭环,在这个闭环演化的进程中,隐私的城...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1日 09:02

外卖骑手的困境,能通过哪些方法来解决?

外卖骑手的困境,能通过哪些方法来解决? 许辉,德国弗里得里希-席勒(耶拿)大学产业、工作与经济社会学系博士候选人   在狂飙突进的数字浪潮下,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作为社会底层的边缘群体无疑是最大的受困者。为了避免更严重的社会危机,重塑不同社会群体的权力关系是应对阶级的数字极化的根本之道,而骑手的自组织,消费者的社会团结都是有益的尝试。   因为《人物》的一篇深度报道,外卖骑手被异化的劳动过程终于破圈而出,激发了不同...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5日 15:20

盲人就业只能按摩?教育和政策铺好的路,却变成一张网 | 国际盲人节

盲人就业只能按摩?教育和政策铺好的路,却变成一张网 | 国际盲人节 作者:蓝非蓝   按中国盲人协会官网的数据,目前中国视障者多达1731万人。每8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视障者,按摩如今依然是视障者主要的就业方向。但除了按摩之外,视障者还能有更多的选择吗?他们如何才能挣脱按摩的单一就业困境?   ▌视障者只能走按摩这条路吗?   几年前,我在一个活动上认识了两位视障朋友,听到他们最多的抱怨是就业的困境。他们都从事过按摩行业,但都不想继续做,却几乎没有其它选择。那时我...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4日 17:57

打工子弟学校关闭之后,“抢救”废墟里的图书

打工子弟学校关闭之后,“抢救”废墟里的图书

秦宽,前《新京报》深度部记者,长期关注城市移民议题

全文3100余字,读完约需6分钟

8月的一个星期二,毅桦和同事们回到其中一所学校,准备搬运图书,发现学校当时已化为一片废墟了,“完全是残垣断壁”,整个校园被夷平。志愿者们开始从废墟中拯救图书。该校校长在临近北京的燕郊有一个亲戚开设的打工子弟学校,他索性把图书全部拉走。

 

剩下的是大得吓人、空空的书架。曾经亲自搭建起图书馆的志愿者们又纷纷前来搬书架...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3日 13:54

当“厌男”成为一种时尚,男性气质将何去何从?

当“厌男”成为一种时尚,男性气质将何去何从?

作者:郭海涵

 

近期的热门综艺《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上,选手杨笠一炮而红,她将男性说教(Mansplaning)编成了段子,巧妙而精确地吐槽男性“明明那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点破了生活中无处不在,却极少被人注意的男性气质迷思,也恰恰迎合了近来网络上“厌男”的风潮。

 

在这之前,关于“厌女”(misogyny)的讨论早就开始了,其是指在父权制之下,一系列针对女性的蔑视、偏见、憎恨——这些态度的表露,仅仅因为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