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文章归档 > 2018年12月
2018年12月28日 11:26

我无法想象中年生活 | 南都观察年度对话

我无法想象中年生活 | 南都观察年度对话

 

如果四十岁算一个门槛,跨过这道坎就算中年的话,我的父母在这门槛之前的几年里就离婚了。对当时的我来说,这有些困难。

 

应该是他们领回离婚手续的那天,母亲给我买了我挂念好久的掌上赛车,父亲则开车载着我沿滨河小道开至临尽头处,他在车上说了不多的话,大意是要我听奶奶的话,不管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要相信他和母亲。

 

又过了几年,他们的年龄越来越大,不再是照片中和我印象里那样年轻的模样了,皱纹变...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9日 10:20

有些乡村女教师,还在努力生儿子

有些乡村女教师,还在努力生儿子 作者:铁臂阿童木,一线教师   “确定是小弟弟才生下来的。”古灵精怪的三年级女生小可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完这句话后,就蹦蹦跳跳地走开了。小可的妈妈阿利生了二胎,“毫无意外”是个男孩。阿利和我都曾经是中部某欠发达省份一所乡村学校的老师,现在在不同的学校里任教,偶有交集,交换的都是这个圈子里并不算新奇的故事——属于乡村,更属于乡村女教师。我是旁观者,更是亲历者。   阿利的故事有一个相对世俗的圆满结局...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8日 11:49

欢迎和时代一起进入“中年” |年度对话

欢迎和时代一起进入“中年” |年度对话 今年曾有个段子:不要大声责骂年轻人,他们会立刻辞职的,但是你可以往死里骂那些中年人,尤其是有车有房有娃的那些。   《城市画报》对此撰文表示,“这些有车有房又有娃的中年人,其实是一群‘伪中年人’。他们大多年龄处于28-38岁之间,也即常常被忽视的那群80后”。   80后难道还不算中年吗?对于中年定义的一种说法是:介于“青年”和“老年”之间。这叫什么定义?果然跟中年这个群体一样,面目模糊,总之不再年轻,又...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7日 11:23

作为教师,我支持“这块屏幕”的尝试

作为教师,我支持“这块屏幕”的尝试 园丁1号,一线教师   这两天,朋友圈被一篇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报道刷屏。报道以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的云南禄劝第一中学为主要样本,介绍了通过网络直播教学,当地学校获得了四川名校成都七中的优质教学资源和理念,从而实现“低进高出”——16年来,248所贫困地区的中学,7.2万名学生,跟随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数成功考取了本科。   ▲ 《冰点周刊》报道中的学生们上“网班”的情...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4日 16:20

我也上过成都七中的网班,最后却选择离开

我也上过成都七中的网班,最后却选择离开 编者按:12月13日,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中青报一篇名为《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刷屏。文章讲述了一个不寻常的现象, 200多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一根网线、一块屏幕,与著名的成都七中同步上课、作业、考试。之前这些中学的毕业生“零一本”或一本只有“个位数”的境遇,在16年间大为改变,有的学校出了省状元,有的学校本科升学率成倍甚至十几倍增长,更有88人考上了清华北大。   这个现象引发了社会上对“网班”的广泛...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4日 11:52

我去了河北一村子,发现垃圾分类这个问题真挺难

我去了河北一村子,发现垃圾分类这个问题真挺难

 

袁香芹,南都观察“未来的事”特约体验官   出了沧州高铁站,我钻进了一辆开往客运站的公交车,想往投币箱里塞钱,发现钱的入口被一个红色的卡子挡住了。“不要钱,直接坐。”司机说。   “为什么不要钱呢?”我问。   “从11月15日到第二年3月15日,全城所有公交车都不要钱。”车开动了,发动机的声音有些大,司机很专注,我没有再问下去。   答案是从大巴车上的一个老爷爷那儿听到的。大巴车往河间开,中途...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3日 10:20

城市水泥森林中,请为涂鸦留点儿空间

城市水泥森林中,请为涂鸦留点儿空间 作者:章罗储林   9月12日凌晨,青年丁满和朋友在广东肇庆街头,随着喷漆“呲呲”作响,他们留下了十多处涂鸦。涂鸦的地点有建筑物的墙壁、电箱,以及街道的宣传栏。当晚,丁满被捕,他因“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刑事拘留。父亲多方奔走,向被涂鸦的商户和社区道歉,相关单位也为丁满出具了谅解书。但最终,他还是因寻衅滋事罪,被移送审查起诉。12月7日,该案经过2小时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   ▲ 丁满的一幅作品。 © ...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1日 10:21

中国的第三部门在社会转型中可以做什么?

中国的第三部门在社会转型中可以做什么?

 

作为历史上首个在华举办的联合国国际会议,1995年的“世界妇女大会”被称为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对中国的非政府组织(NGO)起到了启蒙作用。彼时的中国刚经历一场风波,正在再次走向开放,一些国际NGO重返中国。   据筹备“世妇会”的亲历者回忆,当时国内很少提及“非政府组织”,“一提到NGO,即使是政府包括高层领导人,都认为是跟政府对着干的。咱们领导人出去以后,看到很多NGO都有游行等活动,所以在他们的印象中,NGO...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7日 14:34

80 后已经不年轻了,该规划一下老年生活了

80 后已经不年轻了,该规划一下老年生活了

作者:西木

 

80后是中国的“独生子女一代”,轻狂,张扬,离经叛道,这些都曾是贴在80后身上的标签,虽然大部分人已经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但依然不得不面对一个充满挑战的未来——新的老龄化社会。

 

国家统计局《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60周岁及以上老龄人口数达到2.41亿,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2亿的国家,占总人口比重的17.3%,其中65周岁以上老龄人口数达到1.58亿,占...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7日 14:22

为什么要给小学生讲什么是安全、健康的性行为? | 全面性教育很重要

为什么要给小学生讲什么是安全、健康的性行为? | 全面性教育很重要

刘文利,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教授,研究性教育与儿童性发展等领域

 

说到青少年性健康,一个避不开的话题就是“全面性教育”。

 

我们(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从2007年开始研发小学性教育课程。其实,性教育不仅仅是传授关于狭义上的“性”的知识,还包括培养对性的积极美好的态度和价值观以及建立相互尊重的社会关系,从而确保儿童青少年的健康、福祉和尊严,帮助儿童青少年思考他们的行为可能会怎...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6日 10:18

“阳光产业”的阴暗面:怎样的养老?怎样的困境?

“阳光产业”的阴暗面:怎样的养老?怎样的困境?

刘晨,桂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传媒学院教师

 

养老,如今被誉为是“阳光产业”,但在“阳光”背后,有着无比的心酸。一方面,护工难招,很多年轻人又不愿意从事这一行业,造成“人才问题”。另外一方面,因为各地区经济水平不同,养老的服务水准也有很大差异。

 

我们曾在一座三线城市G市做社会调查,发现那里的床位费一次性补贴是300元/床位,而在北上广深,这一补贴可以达到5000元/床位[1]。因为区域的政策与经济差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