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易烊千玺考编,普通人在愤怒些什么?

易烊千玺考编,普通人在愤怒些什么?

作者:曾于里

全文2600余字,阅读约需5分钟

在生存压力下,公众的情绪有时就如“火药桶”,这一回很不巧,考编的明星撞在枪口上。

 

这两天,易烊千玺考编风波仍在延烧。
 

7月6日,人社部官网发布《中国国家话剧院2022年应届毕业生招聘拟聘人员公示》,公告显示共有10位毕业生成为该院“2022年应届毕业生招聘拟聘用人员”。引人注目的是,刚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本科毕业的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等知名年轻演员,均进入拟聘用名单,招聘单位及岗位为“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1岗”。以现在通俗的说法,易烊千玺顺利地考编“上岸”了(7月8日,中国国家话剧院工作人员回复称,名单上人员尚处于公示阶段,并没有录取)

 

之后舆论的态度发生了有意思的转变。
 

消息刚传出时,主要是粉丝的声音,对易烊千玺考编也多是钦佩、赞许的态度,认为“他放假两个月,考了个编制,同样放假的我摸了两个月鱼”。可慢慢地,也许是有引导,也许没有,越来越多普通人加入对此事的讨论,舆论风向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网友开始质疑易烊千玺等人的考编是否占据了普通人的编制名额。网友的普遍逻辑是:明星明明已经赚那么多了,影响力那么大了,还利用优势与普通人竞争岗位,挤占普通人的名额,这是否公平?

 

易烊千玺是否是唯一有编制的明星?当然不是了。事实上,以国家话剧院为例,里头就有诸多观众所熟悉的知名演员,包括孙红雷、刘烨、佟大为、段奕宏、胡歌、廖凡、袁泉、李冰冰、秦海璐等。如果说以上是“前辈”,有编制可以理解,那么,易烊千玺也并非第一个考编的年轻人,譬如去年刘昊然就考上了中国煤矿文工团,当时微博的声音也以褒扬为主。顺便一提,经常在都市剧里出没的靳东可是中国煤矿文工团的副团长,行政级别还不低呢。
 

为什么偏偏易烊千玺的争议最大?
 

有人说是免笔试的问题。可无论是国家级还是地方级的一些艺术机构,招聘演员时很多都是免笔试的。国家话剧院2020年的招聘同样免笔试,这不是为易烊千玺“开先河”。

 

有人说,易烊千玺曾经开过个人独资公司,他不是“非在职”身份,不符合报名条件。可事实上,个人独资企业不是公司,相当于个体户,缴纳个人所得税与缴纳社保是两个概念,易烊千玺的经纪合约也不是劳动合约,这些并不违反“非在职”的要求。
 

至于明星占着编制,却不像普通人那样坐班,还在外面一个劲地接戏、接代言,很多编内的明星都是如此,易烊千玺自然不是头一个。事实上,这些编内大明星对外接戏,还得给单位交一定的劳务费用,换句话说,单位还可以借着明星的由头“创收”……

 

显然,普通人的“破防”倒不见得是这次招聘有什么真正的猫腻。放在以前,舆论对于考编的明星会亲切称呼为“体制内男友”,现如今却认为他们在争夺普通人的机会。这样的社会心态转变,才是真正值得玩味的地方。
 

在这起风波中,“208”这个数字屡屡登上热搜。这个数字最早来自已经被归类为劣迹艺人的郑爽。郑爽拍戏77天,每天可以拿208万,日薪208万由此成为顶流明星片酬的一个标志。当然不是说每个顶流都日薪208万,网友用这个词来指涉明星惊人的超高片酬,一天的收入就足以让普通人干10年。如今,“208”这个词又被重新定义:“2”是二本分数线可以上一本艺术院校,“0”是0笔试入编,“8”是8个“有”——“有钱,有粉丝洗地,有北京户口,有特权,有萝卜坑,有我本人是公务员,有偷税偷税,有普通人知道我们这么爽吗”。

 

除了一部分特定人群,普通人并非特别针对易烊千玺,他们针对的是明星这个高收入群体利用明星光环享受到的种种优势。在官二代、富二代因为舆情激愤而主动在社会新闻中显得低调时,每每公众产生公平焦虑时,明星就成了舆论炮火的集中点,比如明星的收入时不时就被拿出来跟科学家做对比。

 

只不过,公众的公平焦虑并不是每一刻都在一点就燃的状态。在经济上行周期,大家一起往上走,明星考编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营销“体制内男友”还是有一批人会买账;但经济进入不同周期,公众生存焦虑感特别强烈时,他们更容易感受到阶层跨越的困难、寻找一份稳定好工作的困难,有钱有权阶层的任何“特权”嫌疑,都会触动他们敏感脆弱的神经。

 

在当前的经济形态下,年轻人前所未有地希望获得稳定,他们纷纷想考编上岸,纷纷想到体制内去。笔者2010年大学毕业,当时中文系10多个男生只有1个男生考公,不少人内心多多少少对考公有点“不屑”的心态,认为体制外的天地才广阔,天高任鸟飞。但今夕何夕,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44.4%的2022届毕业生期望就业的单位性质为国有企业。考公人数再创新高:国家公务员局发布公告,2022年国考共212.3万人通过了资格审查,首次突破200万人。实际录用人数只有3.12万,报录比高达68:1,前所未有。
 

而在几年前,不少流量明星同样是“不屑于”考编的,体制的身份无法为自己的演艺生涯加持,还有各种各样的限制,耽误自己赚钱。此前宋轶、蓝盈莹等明星就选择从体制内单位辞职。可就像贾樟柯几天前在采访中说的,“我们原来是挺活泼的一个多元化投资格局,现在可能就变成了那大家就都投主旋律呗,它安全,它有确定性啊。”这两三年来,对于明星来说,“又红又专”成了身份的加持,明星纷纷以向体制靠拢为荣。日薪208万的明星在意的,并不是五险一金,也不仅仅是北京户口,而是“体制内”这一身份带来的“确定性”。所以,紧缩的不仅仅是经济环境,也包括整个舆论环境。

 

普通网友当然不愿意将自己与明星视为同一类人——虽然面对庞然大物时,大家一样渺小。网友更多关注的是,普通人考编是过五关斩六将,也需要走完笔试、面试的全流程。可到了明星这里,连考编都显得那么“容易”——不用笔试,直接三次面试。公众的“相对剥夺感”由此产生。观众穷、明星富;普通人考编难如登天,明星考编唾手可得。
 

可退一万步说,“明星富”是整个演艺体制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明星考编的国家话剧院,本就是对艺术院校招聘的,假若易烊千玺等人把岗位空出来,义愤填膺的网友也报考不了。网友认为明星考编是为北京户口,可为什么不追问一句:为什么有的人出生就拥有北京户口?北京户口为什么这么迷人,连高薪的明星也想要?我倒想起另一个往事,有一个朋友拼死拼活考上国内最顶尖的高校之一,有一次他偶然从辅导员那里看到同学名录以及考试信息,赫然发现:全班竟然有一半的同学不是通过高考进来的。朋友的世界观瞬间崩塌——得庆幸大多数网友不知道这一切。

 

说到底,经济环境改变了,社会心态也跟着变化。在生存压力下,公众的情绪有时就如“火药桶”,这一回很不巧,考编的明星撞在枪口上。可哪怕是撸掉了一个上岸的明星,对于普通人来说,公平或许并没有因此变多了。撇去这一次纷争的浮沫,我们真正应该关切的是普通人的情绪变化,并努力去纾解情绪背后的社会症结。否则,下一次舆论的怒火也可能烧到普通人。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