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3月23日 22:12

在疫情中去世的少年,和他背后的救助网络

在疫情中去世的少年,和他背后的救助网络

 

1月29日,在湖北红安县,16岁的鄢成在刚被送往集中安置点之后不久离开了人世,在这之前,重度脑瘫的鄢成已经和因疫情而被隔离的父亲鄢小文分隔了七天,四肢瘫痪的他先是独自留在家中,未能得到其他亲属的及时照顾、村里人则因为缺乏防护服而护理不足,在被送往镇卫生院之后,又因为“尚不构成留院观察”的条件而被送回家中。
鄢小文在被隔离时便开始向外界求助,希望独自在家的鄢成得到照料,融合中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网络...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9日 14:22

维舟:让野生动物活,也让人类自己活

维舟:让野生动物活,也让人类自己活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新冠疫情爆发之后,食用野生动物已经被千夫所指,日前全国人大通过的决定更将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多年来无数环保人士、动物保护组织,甚至执法者付出多少努力都无法杜绝的恶习,反倒因病毒而显露出“根除”的迹象。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既然像穿山甲、蝙蝠这样的野生动物是病毒的宿主,那为了杜绝再次感染的风险,不如干脆把它们全...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8日 14:30

财政压力下,意大利的防疫系统是如何失灵的?

财政压力下,意大利的防疫系统是如何失灵的? 作者:章罗储林   ▌失控的紧缩与崩坏的社会   自疫情暴发以来,意大利感染总人数为20603人,死亡1809人,死亡率高达8.7%。意大利卫生部的统计数据显示,58%因新冠肺炎死亡的患者年龄超过80岁。尽管意大利为全球老龄化程度第二高的国家,但相比起老龄化程度相近的德国和日本,意大利的死亡率高得离奇(德国死亡率为0.2%,日本死亡率为2.8%)。   事实上,高死亡率凸显出意大利医疗体系濒临崩溃的现实处境。美国印第安...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6日 17:51

我们给一线医护的子女送奶粉、纸尿裤

我们给一线医护的子女送奶粉、纸尿裤 口述:周惟彦,永真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壹基金发起理事   2月15日,在我们定点支持武汉市第三医院物资需求的微信群里,有护士问有没有人能帮帮他们一位同事——那位护士的同事家里夫妻两人都被隔离了,孩子才七个月大,由爷爷一个人照顾,断了母乳,奶粉不够了,爷爷没有带娃的经验,孩子整晚的哭。   还有一位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线医生,因为感染了新冠病毒,在提前剖宫产生下孩子之后也被隔离了。新生儿没有被感染冠状病...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3日 13:07

什么是 AO3?不会完结的乌托邦

作者:水泥   2月29日,大陆用户陆续称无法登陆网站Achieve of Our Own(通用缩写“AO3”),AO3在新浪微博的官方账号@OTWComms 于晚上确认了这一消息。3月3日,@OTWComms 再次发布微博,称“这个问题是由连接中断导致的,而不是AO3上的作品被删除……”至此可以确认,中国大陆的用户,是无法登陆AO3了。至少,不能用常规方式。   这则消息与其连带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争端,也使得“同人”这个亚文化社区前所未有地被公众所...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2日 11:50

“我的蜜蜂都死完了”|疫情下的蜂农转场困境

“我的蜜蜂都死完了”|疫情下的蜂农转场困境 中国蜂农,常年与蜜蜂为伴,风餐露宿,拉着一箱箱的蜜蜂追着各地的花期四处迁徙。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各地为防控需要,设置道路通行关卡,蜂农和蜜蜂的转场成了难题,很多蜜蜂因没法追花采蜜在等待无望中死亡,蜂农蒙受损失,有蜂农在养蜂房内自杀。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发会”)在获悉蜂农的问题后,积极介入协助。我们联系到绿发会的助理秘书长苏菲,她详述了绿发会介入蜂农问题的思路、进展和遇到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1日 12:09

李小云:为什么中国的医院总是人满为患?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小云助贫中心发起人,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中国的医院像是超市一般。大医院像个大超市,小医院像个小超市。尽管实施了各种医改,但是就医难和医院里的人满为患、排着长长的队、诊室外坐着满满的人依然是中国医院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高昂的医疗费用,难以看上“名医”,没有床位等困扰着中国的医疗事业,更让没有关系,没有钱的百姓的医疗难上加难。有人说医院太少,医生太少,有人说医院要挣钱等等...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0日 11:42

易碎的狂热:偶像“正主”为何值得崇拜?

吴畅畅,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   我们当中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阴晴不定的疫情潮海中,对突然窜出来的一股无定向的洋流,目瞪口呆。2月末,国内某顶流小生的部分粉丝,因不满“正主”在同人小说中被“丑化”,向有关当局举报,短时间内攻陷AO3网站。听上去,好像某种政治幽灵的回归?不过,这种历史的重复的体验感,迅速被不满“群众”、路人和耽美拥众的集体抵制所填充。   这件事的后续,仍没有完结。粉丝的统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4日 13:03

疫情防控中,为什么医疗、志愿、行政的协调这么难?

疫情防控中,为什么医疗、志愿、行政的协调这么难? 武汉“封城”已经一个多月,新冠疫情还在持续,过去一段时间,和疫情相关的不同公共议题陆续显现,如何看待此次疫情中的行政反应?疫情暴露了危机管理的哪些漏洞?志愿机制和行政机制应是何种关系?媒体又在疫情防控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706青年空间”邀请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财经》记者刘以秦、“八点健闻”的吴靖举办了一场线上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   南都观察 :贾西津老师的研究领域就是公益...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3日 13:47

疫情之下,隐私权是“奢侈品”还是“必需品”?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眼下,疫情看起来已渐渐有所好转,但如何防控其可能的反扑,仍是一个不可掉以轻心的问题。因此有人提议,鉴于当前庞大而难以确认的潜在感染人群,最好通过三大通讯运营商和两大无线支付系统,管控全国人群。同时紧急征用无人机,执行疫区巡查。通过这些措施,“精准锁定所有人相当一段时间内的行动轨迹,谁也跑不了!”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不少人认为太侵犯个人隐私,万万行不得;...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2日 13:11

志愿行动为什么失灵?读秦晖《政府与企业以外的现代化》

志愿行动为什么失灵?读秦晖《政府与企业以外的现代化》 在《政府与企业以外的现代化》一书中,历史学家秦晖以志愿和强制,私益与公益为元素,阐释了国家、市场和第三部门的区别——市场是以志愿(自由交易)方式满足私人利益的机制;国家是以强制(权力运作)的方式满足公共利益的机制;第三部门则是是一种自由公民的公益社团,以民间组织为形式、以志愿为方式,满足公共利益。     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民间组织有不同的目标,在传统社会中,民间组织以提供公共物品为己任;在传...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6日 13:19

深圳高中生的口罩志愿行动 如何席卷北上广等城市

口述:范范 作者:张馥兰   1月24号(大年三十),深圳市一些高中生发起了“口罩深圳”的志愿行动,后被各地迅速复制效仿,广州、北京、上海、西安、泉州等城市志愿者也陆续发起类似行动。因为这些行动的主要目标是为疫情下的环卫工筹集口罩等防护物资,为了便于识别和传播,这些志愿行动被冠以“口罩+地名”的名称,比如“口罩深圳”、“口罩上海”等。   在疫情面前,他们为什么把目光投向了环卫工?这些志愿者是如何召集在...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5日 14:40

抗疫医护人员为何拒绝当英雄?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每次有灾情发生,总会涌现出一些英雄人物,这次新冠疫情也不例外。然而,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一线的医护人员中,却出现了不少“拒绝当英雄”的声音,也使得以往那种“塑造人物典型”的宣传思路翻车了。这让很多老一辈的人感叹“看不懂”,但如果转换思路就可以发现,或许正是在这样微妙的迹象,体现出新一代的权利意识正在发生积极而不可逆的变化。   ▌“英雄也是人”:英雄观的变革...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4日 17:52

封城之下的“团菜”:有形之手应当干预吗?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为了避免疫情扩散,武汉实施了空前严格的封城措施。于是,“团菜”作为一种新的物资流通手段应运而生。   “团菜”起初是邻里之间自发组织的。人们在微信群中互相联络,提出需求,再联系买菜的志愿者,由他们将分装打包好的菜,在安全的地方通知大家领取,通过微信在线支付,可以实现安全的无接触交易。   团菜解决了需求、结算、交流、无接触收发等几个难点,在疫情的特殊形势下有...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0日 11:46

中国式辟谣,谁还在努力“带节奏”?

文 |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新冠病毒影响的,不仅是疫情,还有舆情。在这次危机中,明显可见的一点是:人们越来越多地转向从社交媒体(微博、豆瓣、微信群)等非正式渠道获取信息,而在权威媒体上“辟谣”的做法,则遭到公信力的重创。说到底,这是因为在当今信息传播复杂、快速、交互的时代,单一中心的信息发布权威,无法应对网状结构的舆论环境,也无从料见信息在发布之后可能产生的非意图后果。   这种...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9日 12:46

疫情中的志愿者:关卡重重,援助为什么这么难?

作者:周山川   我在武汉出生、成长,1月20日,我回到四川的老家过年,在四川滞留到现在。除夕那天,我偶然加入“武汉人民互助群”,群里“不谈疫情,只帮助有需要的人”,消息大致分为三类:个人求助、互助消息;已核实的医疗物资供应端和需求端消息;以及建议整合信息的安排。大年初二,看见群里有人在召集志愿者,我试着添加对方为好友,很快通过。没有任何门槛,进来就开始干活。   第一个工作较简单——搜集所有能看见...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8日 12:53

新冠疫情冲击下的权力与权利,边界何在?

新冠疫情冲击下的权力与权利,边界何在? 文 |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新冠疫情何时结束,至今仍未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但有一点似乎已经渐渐明朗:这远不只是一次公共卫生事件,也大幅度冲击、修正、改变了中国社会原先的权力与权利的边界。不论好坏,这一切正在发生,但它将留下什么遗产,则是我们现在必须面对的。如果不借此契机厘清这些边界,那么,现在的紧急状态就可能被永久化。   ▌被清空的宿舍与被焊死的大门   为了收治隔离疑似病患...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6日 12:10

黄奇帆建议取消住房公积金,“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要怎么实现?

作者:章罗储林   2月12日,清华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撰文谈及疫情对中国经济发展和制造业的影响时提出,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他表示,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将之取消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   话题引发广泛讨论。近年来,公积金的存废之争屡屡成为社会焦点,公积金制度在运行中...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2日 11:56

疫区志愿者的疑问:为什么民间救助总是不能及时送到一线?

疫区志愿者的疑问:为什么民间救助总是不能及时送到一线? 文 | 秦宽(独立撰稿人,长期关注城市化、公民权利等议题)   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救援物资的去向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笔者通过采访疫区志愿者发现,新冠肺炎暴发之初,一批志愿者抢在第一时间启动民间救援,却在将物资送入疫区的途中遭遇了行政管制下的各种麻烦。而一线的医务人员们也因此愈发焦灼和紧张,延缓了救援效率。本文试图还原几位疫区志愿者的经历,发掘此次救援中的问题及背后的原因。   ▌物资去了哪里? ...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08:52

珍惜每一次哨声响起的机会:他们如何规范和保护“吹哨人”

作者:章罗储林   揭露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李文亮医生的过世,使得“吹哨人”(Whistleblower)一词进入大众视野。严格意义上讲,李文亮医生或许不算“吹哨人”,但对他的纪念,正说明人们对“吹哨人”的渴望。   “吹哨人”一词并非在中国首次出现,2019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的指导意见》第十六条明确指出:发挥社会监督作用。建立“吹哨人”、内部举报人等制度,对举报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和重大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