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0年01月21日 16:00

人们的养老金去了哪里?法国大罢工背后的养老账

人们的养老金去了哪里?法国大罢工背后的养老账 文 | 章罗储林    经过一个多月的大罢工和街头冲突,法国政府第一次透露出妥协的倾向。据法国媒体报道,总理菲利普已致信工会和雇主利益团体,表示将暂时删除争议中的改革法案细则——年满64岁才能领取全额退休金。立场较为温和的法国工人民主联盟(CFDT)认为这体现了政府的妥协意愿,并希望将对话继续下去。而拥有较大影响力的法国总工会(CGT)依旧拒绝所有妥协方案,坚定地要求政府撤回整个改革计划。   反对退休金改革...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9日 15:45

“自主招生”被废除后 谁最不可能考上大学?

“自主招生”被废除后 谁最不可能考上大学? 编者按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近日教育部印发《教育部关于在部分高考开展基础学科招生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决定自2020年起不再组织开展高校自主招生工作。近年来,有关“自主招生”与高考公平的争论不绝于耳,直到今日,自主招生通道关闭,这一政策成为历史,这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后退,可能众说纷纭。   高考作为一种人才选拔机制,已然成为一道隐形的墙。高考的成功,除了拼天赋和努力,还需要各种无形条件的支撑。在扩招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4:06

新技术如何与旧文化相互博弈、改造 | 年度对话

 

1月5日,在南都观察的“年度对话”上,我们邀请了五位嘉宾谈论“技术时代的爱与怕”。   科技跟每个人的关系如此深入而具体,数据的隐私,基因的权益,社会治理中安全与自由的平衡,医疗选择中优生和权利的轻重。在这些场景里,科技应该有边界吗?更重要的是,谁有权来决定边界?科技创造使我们向前发展,人文思考帮我们辨认道路。   以下为本次对话下半部分的文字整理。   ▌你在做什么:科技的伦理边界在哪里?...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3日 13:41

技术是人类的工具 还是人类的“另一面”?|年度对话

技术是人类的工具 还是人类的“另一面”?|年度对话 1月5日,在南都观察的“年度对话”上,我们邀请了五位嘉宾谈论“技术时代的爱与怕”。   科技跟每个人的关系如此深入而具体,数据的隐私,基因的权益,社会治理中安全与自由的平衡,医疗选择中优生和权利的轻重。在这些场景里,科技应该有边界吗?更重要的是,谁有权来决定边界?科技创造使我们向前发展,人文思考帮我们辨认道路。   以下为本次对话上半部分的文字整理。   ▌你在哪儿?科技让我们飞升还是制造牢笼?...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9日 11:19

何以归来是少年 谁来关切“漂泊”的残障儿童?

何以归来是少年 谁来关切“漂泊”的残障儿童? 作者: 刘晨,桂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传媒学院社会工作教研室主任,社会学博士 玉苗,桂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传媒学院社会工作教研室讲师,社会学博士 黄晓燕,桂林市妇幼保健院(妇女儿童医院)小儿神经康复科康复技师   政府、医院、社区、NGO等要提供更多的经济、政策(尤其是贫困残障儿童家庭需要保障,报销与户籍的相关管理也应该优化)、情感等帮助。甚至,还可以采取“互联网+”的模式来形成“邻里互助”、“守望...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8日 11:48

林小英:“减负”越减越重 我们缺了哪味药?

林小英:“减负”越减越重 我们缺了哪味药? 文 | 林小英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   ▌过去、现在和将来,我们仍会谈“减负”   “教育减负”的问题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被提出过。最早是在清朝末年,清政府建立现代学制,教育开始下沉,时间长、内容多的教育负担变成了全国性的问题。而到1920年,一批留洋学者回国开始推行各种教育和教学改革,但从历史角度来看,这些试验都基本宣告失败。   等到20世纪80年代学科重建的时候,学业负担的难题再次回归公众视野,然...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3日 16:59

21世纪20年代,看见未来 | 书单

21世纪20年代,看见未来 | 书单 100年前,1920年1月10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签订的《凡尔塞条约》正式生效。各国对这个妥协的产物不甚满意。中国代表团曾拒绝签字,引发了国内的五四运动。德国对战败深感屈辱,一代人之后,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跨越了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的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人的回忆》中记录了剧烈震荡的中心,经历了两次大战的欧洲社会。这位一生反战的和平主义者由于犹太人身份遭到驱逐,流亡海外,...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2日 14:23

你捐的钱都被怎样花掉了?

你捐的钱都被怎样花掉了? 对每一分钱负责,捐赠者应该对自己的捐赠负责,接收方应该对善款负责。   入冬以后,壹基金的“温暖包”开始集中向全国很多地区的贫困学生们发放,如果在微博里搜索“壹基金”和“温暖包”,从黄土高原到贵州的山区,可以看到很多发放活动、仪式。在一些对比照片里,孩子们过去穿着单薄的外套,冻疮啃啮着皴裂的双手,早已被磨破鞋底的鞋子露出脚掌。“家里面真的是一贫如洗,冬天有的孩子就直接穿着一件短袖,中午的时候就晒太...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2日 13:19

日本是怎么对付医闹的?

日本是怎么对付医闹的? 文 | 聂凡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日本史讲师   日本采取的种种应对医闹的措施,虽然不能完全禁绝医闹的出现,但尽了最大可能,把医闹对医生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不能杜绝医闹,但必须去努力保证在医闹事件发生时,医生的人身安全,这是医院的责任。正因为此,日本在杀医事件方面的努力起到了明显效果。   北京市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被杀害在了工作岗位上。人们把杀医这个最坏的结果当做热点讨论,但注意力更应该回到事情的起...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2日 13:01

我们以千万种方式许诺并行动|新年献词

旧的一年又将过去,我们被越来越先进的科技包围,在一片混芒中踮脚张望,接下来的会是什么。它促成爆发式的丰收,由谁分享?它带来意料外的饥寒,谁来承担?它还引发不安和质疑,谁有权解释?如何辨识并接受?   借着科技,我们探索未知的宇宙,寻找更多的可能;我们发展繁难的医学,延续脆弱的生命;我们把它应用到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越来越精确、高效。但它有时候太快太突然,带来一些副作用,我们茫然失措。   科技...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2日 11:00

如何应对频发的伤医事件?

文 | 徐超轶   近段时间,又一起恶性伤医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医生这一传统意义上高尚而体面的职业似乎正在面对着越来越多、不应属于这个职业的压力与风险。走到现在这种恶性伤医事件频发的地步,的确有些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虽然具体到某次特定事件而言,针对医护人员的极端暴力有其特殊性和具体的犯罪动机,但整体观之,近年来发生的恶性伤医事件已非孤立,各地各医院都有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这些伤医事件极大动摇了...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0日 17:42

给外卖差评会有什么结果?来自田野研究的观察与思考

给外卖差评会有什么结果?来自田野研究的观察与思考 文 | 沈锦浩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平台强制派单造成的时间重叠、商家卡餐造成的时间挤压以及技术盲区造成的时间压缩,都是导致骑手超时的重要因素。但这些因素并不被平台所承认,也不被公众所熟知。可以说,平台是骑手时间竞赛的主导者,商家是骑手时间限制的无视者,技术盲区是骑手时间压力的助推者,而骑手本人却是超时问题的承担者。   随着外卖经济的兴起,外卖骑手日渐成为城市生活中不可或缺...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0日 15:40

在科学的“鄙视链”上,没有赢家 | 留学观察

在科学的“鄙视链”上,没有赢家 | 留学观察 文 | 孟尧 柏林自由大学社会科学与政治科学学院博士生   在现代“科学”范式下,社会科学的“科学性”(相对于自然科学)持续遭到质疑;人文则与科学分道扬镳,直至近年其价值才被注意到。   其实,理工科与人文社科的学生互相调侃一下对方的刻板印象,这无伤大雅;但如果真的互相鄙视,那就是在学术与学术之间筑起高墙,各方都会变成这种高墙之下的受害者。   “信口开河”,是指并不了解也不尊重某些专业和知识,凭自...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0日 15:39

你喝的水安全吗?他们把污染信息写成明信片寄给市长

你喝的水安全吗?他们把污染信息写成明信片寄给市长 “有时候职能部门也会邀请我们去治理后的区域回访,他们也希望我们能向公众说明这些问题被解决了。”王慧鹏说。清蓝环保将这种回访、反馈当作一种工作机制,既出于和政府之间的良性互动,也是自身的一个记录——不仅机构可以继续向公众汇报进展,参与调研的志愿者也乐意将亲身参与的改变传递给更多人。这样也许就能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创造更多的改变。   ▌到取水口的上游去   孙水河流过娄底城区的南部,拐出一个小小的弯...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0日 18:56

金锦萍评“春蕾计划”事件:公益项目为何不可随意变更目标?

文 | 金锦萍(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公益项目的目的一旦确定不能轻易变更,因为只要项目所针对的社会问题尚未解决,那么公益项目还是具有相关性的,并应该一直坚持下去。除非公益项目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已经不复存在,或者公益项目的目的已经无法实现,或者目的实现已因情势变更违反法律法规或者变得极不经济时,才可以根据特殊程序进行变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滴筹”引发的对于个人求助信息平台的...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0日 17:52

金锦萍再评水滴筹事件:个人求助信息平台更应选择非营利机制

金锦萍再评水滴筹事件:个人求助信息平台更应选择非营利机制 文 | 金锦萍(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编者按 :水滴筹事件发生后,公司管理层痛下决心,成立三个自查组;然而不到两周,管理层宣布重启地推业务。于是引发如下问题:“水滴筹”重启地推业务是出于什么考量?是表明督查和培训已经全部完成,还是依然因为来自投资者和从业者的压力所致?继续追问之,则几乎可以洞见接下来的故事和故事背后的逻辑。本文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可以在商业机制和志愿机制中选择...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10日 13:30

“身残志坚救不了中国残障人” |写在国际残疾人日

“身残志坚救不了中国残障人” |写在国际残疾人日 文 | 望星,残障人士,残障权利倡导者,长期关注残障平等权利领域   无论是小军、Sail还是小希,他们都可以成为中国式“身残志坚”故事的完美主角,他们的故事也是励志故事优秀的素材。但是无论是身残志坚还是励志,都绝非他们前行的初心和动力,他们是被社会对残障人的恶意和不公的制度硬生生逼到身残志坚和励志这条路上来的。   残障人士要在这个社会上生活得体面,不只要学好技能,还要学好法律,学好和有关部门沟通等技...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9日 17:02

金锦萍评议水滴筹事件:模糊的边界,糊涂的爱

金锦萍评议水滴筹事件:模糊的边界,糊涂的爱 文 | 金锦萍 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编者按 :最近陷入舆论漩涡的水滴筹隶属于水滴公司。2018年,水滴公司曾获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颁发的“年度社会企业奖”。其创始人兼CEO沈鹏曾公开表示,水滴公司是一家社会企业。对社会企业的争论尚未停止,个人大病筹款平台“扫楼”又引发争议。本文对社会企业态度审慎,从目标、运营过程到法律制度,尝试讨论商业与公益的合理边界。互联网平台当如何行善?   题...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9日 16:38

5年后中国人口或将下降 30年来海外移民接近千万

5年后中国人口或将下降 30年来海外移民接近千万 本文根据《历史的经验:中国人口发展报告(1949~2018)》整理形成   我国人口生育率受到很强的政策干预和社会经济因素影响。在70-80年代,表现为以政策因素为主;1990年代表现为一半是政策因素影响、一半是社会经济因素影响;进入21世纪以后,我国生育率下降主要受到社会经济因素的影响。   人口老龄化是中国当前突出面临的人口问题,到21世纪中叶之前,中国将一直延续老年人口规模不断增长、老龄人口比例逐渐提高的总体趋...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09日 15:48

从“告状”到合作 一个环保组织的“进化”

从“告状”到合作 一个环保组织的“进化” “河里的水质没有大问题,也没有污染,就是缺氧。”   涟水河穿过娄底大桥,十几条泛着白肚的死鱼和一些泡沫饭盒、饮料瓶子一起漂浮在河堤外侧。下河的阶梯一米多宽,贴在河堤上,可以一直下到河床。冬天水浅,阶梯和水面交集的近处漫出淡淡的腥臭味。有人靠近水面去拍照,上来之后问刘永明该怎么举报。   在这之前,刘永明带着从全国各地来娄底的“河流守望者”们一起从市区的酒店出发,塞满了去娄底大桥的3号公交。清点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