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刘远举(专栏作家)

​全文2000余字,阅读约需4分钟


当哄抢成为常态,就没人敢租当地的土地,从农地、果园、鱼塘到厂房。这类现象会严重影响当地的土地租金。当没有资本下乡的时候,会严重影响当地对土地的农业和工业投资。这种现象会造成投资对当地的预期降低,最终影响到当地的经济发展。

 

近日,河南周口淮阳一中药种植合作社遭人哄抢,种植园主坐地痛哭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本来老板连续3年因受灾减产,加上行情不好,一直亏本。今年行情好,原以为会赚钱,却遭遇哄抢,损失20万元左右。后来当地一村干部表示,群众以为收完了,故在田间捡拾。


显然这个解释不能令人信服。收过的地应该是怎样的,乡亲不会没常识,更何况,种植园的主人还在阻拦,怎么拦都拦不住,只能坐在地上号啕大哭,后来警察来了,哄抢的人群也没放下东西。


发布视频的人是这么说的:“今年药田的收成好,行情也好。大姨就让我来帮忙,她一共雇了约二三十人。没想到收药材的机器坏了,不少哄抢者到田里,根本控制不住。”最后,民警到场驱赶,哄抢者才离开,“他们都是附近村民,民警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会回来。”


显然,这就是有意的哄抢。


在此之前,南阳音乐节哄抢营地观众财物,郸城“捡拾”玉米,都一度成为舆论热点,甚至发展成“地图炮”,“XX省的人就是道德水平低下,喜欢抢劫”,几十年前的刻板印象被重新翻出来,“井盖省”……


然而,这真是民风和道德问题吗?


有人指出,在哄抢这件事中,法律本身并不缺席,有相关的规定,问题出在执法,当地部门常常“法不责众”,和稀泥了事。


作为社会救济的重要方法,让我们看看几条可能的法律途径:


一、《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八条,聚众哄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根据上海市高级法院的有关规定,聚众哄抢数额在4000元以上的,属于“数额较大”。


作为经济发达地区,上海的数额标准相对较高,其他地区可能会更低。但一般哄抢也就几十块、几百块,都谈不上刑事责任。考虑到这类犯罪带有聚众性、盲目性,对参与者一般也就是行政处罚和思想教育,一般不作为犯罪对待。这条途径,大部分时候不适用。


二、《治安管理处罚法》。其第四十九条规定,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这里的处罚是没有金额的起步线的。但是,有些哄抢,金额非常小。因为几十块钱就抓人,在城市的“陌生人社会”,这么执行尚可,在乡里乡亲的“熟人社会”,这么执行很难。


即便是行政处罚,仍然需要一系列的证据、程序,相对几十、几百的哄抢数额,去对上百人执行,执法成本很大,难度很高。很多地方考虑到成本问题,又认为“不过是几万块钱的事”,最多只能对少数人执行行政处罚,最后还是法不责众。这条途径,投入产出比太低,不够“经济理性”。


还有一个途径,就是民事诉讼,要求参与哄抢的人赔偿。但受害者收集证据、请律师,成本都非常大。最后,每个人只赔偿几十元。这样做,非但不能减小损失,反而会扩大损失,自然也就只有不了了之。这条途径,同样是“经济理性”的问题。


然而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很多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事在人为,只要“想做”,就总有办法。


比如途径一的法律条文,是不是可以修改或增补?


或者,虽然途径二和三都是投入成本严重超出收益的,但投入成本一个是行政部门负担,一个是受害者负担,两种情况的受益者也不一样。


在可计算成本方面,行政部门更有可能负担得起大量的投入,如果需要走第三条途径,成立法律援助资金,是个可行的帮助。


在收益方面,有关部门不应该只计算“几万块”的“小账”,而是法律尊严、地区经济发展的“大账”。或者说,那些“看不见”“不可计算”的成本,其实代价更大。


一个法律和制度得到尊重、得到切实严格执行的地方,人们会愿意在这里定居、发展,享受有预期的美好生活。


而当哄抢成为常态,就没人敢租当地的土地,从农地、果园、鱼塘到厂房。这类现象会严重影响当地的土地租金。当没有资本下乡的时候,会严重影响当地对土地的农业和工业投资。这种现象会造成投资对当地的预期降低,最终影响到当地的经济发展,这个成本,比“几万块”大得多。


所以,当地对于参与哄抢的人,应该严格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执行,不计成本、克服阻力,一个不漏。因为一旦有“漏网之鱼”,就很容易形成“破窗效应”“从众效应”“法不责众效应”,进而促成一个地区法律上的“破窗效应”,导致这种现象蔓延,以至于地图炮横行。


具体来说,如果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做到“一出头就打”,当有人偷偷摸摸地得手之后,被其他人看到,就形成了“破窗效应”。一扇被破坏的窗户,会吸引更多的人打破它,就像本来就脏的地面,人们更容易丢烟头。有人跟随哄抢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进来,形成“从众效应”。人多了就法不责众,警察来了也管不了,事后也很难处罚。


甚至,为了地区形象,当地部门反而帮违法者文过饰非,把哄抢说成是“捡”。当人们觉得哄抢可以不用负责时,在某一地区,法律在这个方面就失效了,就成为一扇“破窗”,这种现象就会蔓延,陷入一种恶性循环。而当一个地区有了“法律破窗”的名声,如前所述,人口和投资的流入会减少,地区的发展无从谈起,法治意识缺失这笔“账”,要比一起具体的哄抢案值大得多。
 

话题:



0

推荐

南都观察

南都观察

915篇文章 26天前更新

有态度、有深度、有广度、有宽度的思想类自媒体,致力于解读社会公共议题,呈现多元观察,引发社会思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