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社会各界以不同方式参与到疫情防控中,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募捐项目。目前关于慈善募捐,公众也有一些疑问,一个慈善组织如何估算应该募集多少善款、物资?如果直接参与物资采购和运输,如何了解疫区的需求,如何将物资送往真正有需要的地方?接受了公众的捐款,如何实现公开透明和救援效率?如果最终募集的款项有所剩余,这部分资金如何处理?
 
南都观察联系了爱德基金会秘书长凌春香,针对这次疫情,爱德基金会发起了募捐,并且正在采购物资运往疫区。我们希望呈现一个具体的公益组织的工作进展和反思,对以上疑问有所回应。
 
南都观察:爱德基金会(以下简称爱德)1月27日公示的信息显示,针对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爱德在腾讯公益(6004039.06元)、支付宝公益(1018420.48元)、新浪微公益(1121534.62元)三个平台上的公益筹款已经结束,这部分资金的预算是如何制定的?为什么会选择结束募捐?
 
凌春香(爱德基金会秘书长):像社会影响这样严重的疫情,上一次是2003年的“非典”,当时社会组织几乎没有参与。在这次疫情刚发生时,爱德便开始关注,针对疫情也做了一些防治方面的倡议和宣传,但在一开始也不知道疫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社会组织到底能做些什么,所以没有马上就上线项目筹款。因为公益项目的立项要根据形势变化和社会需求来确定。
 
直到武汉开始“封城”,大家意识到此次疫情严重,社会各方面都开始关注、重视这次疫情了,我们觉得社会组织也是社会力量的一部分,应该积极参与疫情防控,于是发起了网络募捐。这是爱德第一次参与这种大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疫情防控,最初还不太清楚社会需求如何、公众的捐赠意愿如何、爱德具体能做些什么、在地合作执行能力怎样……我们过去在自然灾害救援、灾后重建领域积累了很多经验,但在疫情防控方面相对来说经验少一些,所以在做预算的时候相对保守一些。
 
三个平台上的募捐目标额达成之后,我们就暂时结束了在这些平台上募款了。爱心网友们在捐款之后,肯定也会关注公益组织的项目执行进展和反馈,所以近期我们的工作重点在项目实施方面,如物资采购、运输和分发等,每天也在爱德微信公众号、网络平台等上面发布工作进展,以便公众了解,增加透明度。如果后续社会需求持续比较大的话,尤其是湖北除了武汉之外的其他城市、农村,包括其他省市,我们也会考虑另外再发起募捐并执行应对疫情的公益项目,这主要基于社会需求和我们自身能力的平衡,而不是一味考虑筹资额。
 
 
南都观察:爱德现在持续在网上公布捐款进展和物资采购、运输进展。现在是如何知道需要哪些物资、物资的需求量,以及需要支援给哪些医院或机构的呢?爱德是怎么寻找、识别物资需求以及接收方的?
 
凌春香:我们的办公地点是在江苏南京,根据国家疫情防控的要求也不宜前往武汉等地直接开展工作,我们和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以下简称湖北红基会)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对方会和我们分享、协调当地的需求。我们在湖北也有其他合作伙伴如职能部门和社会组织等,以及志愿者等也都会积极反馈需求。另外,权威的媒体上也有关于需求的不少信息;医院也会发布一些需求等等,所以当地的需求信息是相对明确的。
 
我们会甄别这些需求信息,然后进行物资采购。具体的需求确定、物资采购运输和后续反馈主要由我们来负责,湖北红基会主要帮助我们进行联络和协调的工作,也会根据当地的统筹安排来协调物资报备等,特别是大宗物资需要报备,会根据武汉市/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的需求、安排来统筹和具体对接,比如有些物资经过协调确定到具体医院,我们会和医院对接物资的接收;有些是具体到某个部门,则和某个部门对接物资接收等。
 
我们爱德过去工作中一直强调“明行、明慧、明道”的三明公益,以及“说实话、办实事、求实效”的三实精神,在这样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响应中,这些也是我们特别强调的理念,所以我们自参与疫情响应开始,每天通过多种途径发布捐款进展和物资采购、运输进展。
 
南都观察:现在防疫相关的医疗物资紧缺,在供应方面,爱德是怎么寻找供应方,并且识别其是否符合标准的?
 
凌春香:爱德成立于1985年,是综合型的基金会,工作的领域包括教育与国际交流、农村发展、医疗卫生、社会福利、救灾、社会服务等等,我们在医疗卫生方面开展了30多年的工作,所以有一些经验,在医疗方面有很多合作机构,他们也会提供一些信息,有的本身就是医疗物品生产企业,有的会认识一些还有物资的厂家,包括捐赠者、志愿者、爱德其他员工和亲朋好友也都积极帮我们联系和提供采购信息,我们就把这些信息都收集起来,再一一审核。
 
为了应对此次疫情,我们爱德上下大概有近百名员工参与了此次疫情响应的各项工作,我们还特别成立了一个由18人组成的正式的物资采购小组,负责需求对接、供应商初选、采购洽谈、质量审查、财务审查、付款发货、物流运输等等方面。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标准审核和质量控制,每类物资要符合怎样的国家标准、目前的市场行情如何……我们制定了一个内部的指引标准来指导物资采购工作,另外,还有很多其他的爱德内外的志愿者也都参与和支持物资采购前期的信息对接和供应商初选等过程。
 
这几天也遇到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有些没有生产、销售资质的厂商也会乱来联系,有些会瞎报价,非常离谱……我们收到的消息非常多、非常广,但是要一一筛选、审核对方的资质、产品标准、价格等等。一整套审核、筛选通过了之后,才签订采购合同,然后拨款,再接着后续的物资运输和分配。
▲ 爱德基金会公布的物资采购流程示意图。
 
南都观察:目前疫情防护相关的物资普遍涨价,爱德在成本控制方面对此有应对吗?会影响采购的效率吗?
 
凌春香:确实,目前一些特定物资的采购工作很困难。比如说口罩,在我们刚上线公益项目开始募捐的时候,N95口罩的价格已经在十二三块,当时就有网友问,为什么口罩这么贵。后来发现十二三块根本买不到N95口罩了,基本上要到十几二十块了,甚至有的报价三十、五十。对于那些报价特别高的,我们是不接受的。但是在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一些物资价格有一定的合理的上浮,也在能接受的范围内。口罩应该是现在最紧缺的物资,我们联系了几十家口罩厂商,真正走完采购流程的很少,其他要么没有资质、要么成本太高,很多则是因为货源不足。
 
近期大家感觉有时候采购物资就跟抢东西一样,我们联系供货商并进行一系列资质、质量、成本和其他方面审核时,他们可能就直接打电话过来说:“我这里还有(物资),要的话就赶紧订货,不要的话马上就没了。”
 
确实,我们在资质、质量、成本等方面都进行了严格审核,有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采购效率。但是因为我们投入的人力多,合作伙伴网络广泛,我们员工最近这些天也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和联系,各方面也都在帮忙努力联系货源等,所以我们每天的物资采购、运输和分发工作都还是在稳步往前推进。
 
物资再紧张,还是必须要按照必备的流程采购合格的物资,不能盲目地不顾资质、质量、成本等方面进行采购;如果物资不合格,不光不能帮到疫区人民,甚至可能会有害,对公益组织的社会声誉的负面影响也很大。成本太高的话,公众和其他资助方也会有质疑。这些天大家的质疑声稍微多了一些,可能是因为刚开始大家都在关注疫情、在热情捐赠,慢慢的,大家开始关注项目具体实施的方面了,比如采购了多少物资、分发了多少、物资的价格质量、分配方案等等。
 
公众的监督很重要,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大家的爱心和捐赠款最有效地落实到项目上,最大程度地发挥捐赠资金的效果。很高兴的一点是,现在不少厂家也都已开始在加班加点工作,生产各项急缺的医用物资供应疫情防控所需,相信物资供应的紧张局面会得到缓解,成本方面应该也会逐渐趋于平稳。
 
南都观察:采购的其他物资还包括哪些?
 
凌春香:现在各方面物资都采购了一些,口罩、护目镜也采购了一部分,但不是太多。消毒水、双氧水、洗手液这类“消杀”物资相对来说采购到的比较多一些,因为我们在江苏,离安徽也近,这类厂商多一些。另外还采购了不少防护面屏、正压呼吸器和头罩、医用酒精、医用手套,还有其他的一些物资。现在最缺的还是口罩,基本就很难有符合要求的库存货源,防护服也比较难采购。
 
 
南都观察:您说现在主要比较困难的是采购这方面,其他的工作还有哪些?
 
凌春香:其他的工作还包括项目筹款、项目实施、项目宣传和反馈等。在项目实施方面,现在主要就是对接疫区的需求、物资的运输和分发等,特别在物流、运输方面,也面临着一些困难。前一阵不少物流不畅,物资运输也是个难点,我们也联系了不少爱心的物流企业如苏宁物流、满帮集团、中国邮政、顺丰速运、招商局慈善基金会“灾急送”、菜鸟物流等帮我们运输物资,一些爱心司机也不畏疫情严重和雨雪天气等困难,主动承担了运输物资前往武汉和湖北等地的工作。另外,一些物资到了武汉城外,还涉及到转运到城内各个地点等。
 
爱心司机们在运输物资到武汉回城后也遇到一些情况。比如我们几个司机,连夜把防疫物资运到武汉,但是在回程的路上,因为是从武汉返程的,会在一些路口被拦住停留检查等,车辆较多被堵住,几个小时没吃没喝,很艰辛。司机回来之后还会被隔离观察,周边的人看待他们也会有些异样。他们本来是去支援疫区的,遇到这些情况心里还是会有些难过的。
 
 
南都观察:目前除了在物资这方面的募捐、运输、交付,爱德还会开展其他项目吗?这次疫情可能是一个比较长期的事件,爱德还会有其他的计划吗?
 
凌春香:我们近期的重点还是在疫情防控上,特别是武汉、湖北区域。但其他地区也出现了疫情,在江苏,我们也关注到忙碌于疫情防控的社区卫生人员的需求,过年期间人员少、防疫压力大、营业的餐馆也少,一些社区卫生人员都没吃好饭,我们就对接了一些餐饮企业,在就餐上支持卫生人员,提供免费赠餐服务等。
 
其实疫情防控不光是在目前的紧急阶段,后续肯定也会有一些工作。就像应对自然灾害,除了紧急救援之外,还有灾后重建的一些工作。我们也在考虑,等度过紧急阶段之后,在湖北、江苏等地开展一些社区防疫的支持、培训。但这个目前还没有非常详细的去讨论,因为现在的重点还是在应对当下紧急的疫情防控上。后续的这些工作也会结合爱德原来的一些经验来考虑,因为我们本身就在做很多医疗卫生相关的项目,包括艾滋病和其他疾病的防治,支持乡村卫生室建设和村医培训,贫困地区母婴健康关爱,也一直在做农村社区卫生的健康促进等工作。
 
南都观察:关于爱德这次募集资金的收支,最终会不会出现支出超过募捐的情况?另外一种情况,也有可能是募集的资金最后超过所需,出现剩余?爱德怎样应对这些可能的情况?
 
凌春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因为现实中是不可能非常精准的,但项目的计划性很重要。
 
此次疫情防控可能会出现资金不足,但“赤字”金额不可能特别大,因为我们每天都会汇总、统计需求,包括采购的物资、筹集的资金等等,根据项目需求和资金情况安排物资采购,所以不会有大额赤字。如果社会需求特别大,确实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我们可能会再寻求一些企业的支持或者网络平台的善款募集。如果是相对比较少量的“赤字”,爱德也可考虑一些非限定性的自有资金来弥补。
 
至于会不会出现资金剩余,也是要看具体的需求。像应对自然灾害,其实分为紧急救援阶段和灾后重建阶段,两个阶段的需求和资金安排都要考虑到,根据具体情况而有所不同。像这一次应对疫情,目前大部分的资金应该都会用到紧急阶段的疫情防控上,也会有一部分考虑用于后期的一些工作。比如,有企业和我们成立了专项基金,对方和我们讨论后会明确一部分资金用于目前疫情防控的紧急救援阶段,还有一部分则可用于公共卫生领域的长期支持等。
 
南都观察:后期的疫情防控或者相关的事情会有哪些?有哪些更具体一些的事项可以去做的吗?
 
凌春香:关于具体要做什么项目,主要还是根据社会需求和剩余的资金量来具体策划。其实可以做的很多,比如疫情防控的培训,或者防控体系的建设,以及基础的健康促进工作。
 
我们现在还无法预测疫情会持续多久,但疫情渐渐退去,还会涉及到社区的工作,因为相对更基层的地区需要更多的培训,以及其实还需要配置基础防疫设施等,这些都是公益组织可以去做的事情,我们在稍后会再具体讨论和策划设计项目方案。我们也希望,在国家和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参与和支持下,这次疫情能尽快得到控制,降低疫情对我国国家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影响。社会组织也可从参与此次疫情防控的工作中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能力方面得到进一步提升,同时也应重视在平时做好疫情防控培训等基础工作。
话题:



0

推荐

南都观察

南都观察

837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有态度、有深度、有广度、有宽度的思想类自媒体,致力于解读社会公共议题,呈现多元观察,引发社会思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