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7年11月01日 11:25

农大调查:留守农村的“注定”是女性?

农大调查:留守农村的“注定”是女性?

潘璐,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7日 11:11

改名“金拱门”,麦当劳怎样“入侵”中国?

改名“金拱门”,麦当劳怎样“入侵”中国?

近日,陆续有消息指出中国的“麦当劳”已经改名“金拱门”。早在8月24日,麦当劳(中国)有限公司的投资者名称便已从“麦当劳中国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金拱门中国管理有限公司”。10月12日,公司本身的名称也变更成了“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6日 13:59

歧视女性的学者,为什么在当今互联网不受欢迎?

罗东,生于九零年,书评编辑,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5日 15:01

乡村建设的第四条线

乡村建设的第四条线

1929年,归国近十年的晏阳初从北平举家迁往河北定县,很快在当地聚集了一批留学归国的专家、学者。以“平民教育”为核心的乡村建设由此发端。两年后的山东邹平,梁漱溟所在的山东乡村建设研究院正式开学,学员......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0日 16:45

大数据狂飙,资讯社会的恐怖梦魇悄然降临?

大数据狂飙,资讯社会的恐怖梦魇悄然降临?

日前,百度“黄金眼”突然引发热议,简言之,当用户走进预置了“黄金眼”的医院,手机就会自动连上经由“黄金眼”的Wi-Fi,随后,用户通过百度的线上搜索数据、线下到诊数据和地图数据会被解读为“患者位置分布、患者兴趣、患者到院停留时长”三部分的信息。其......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0日 11:34

如果不进口,中国的垃圾根本不够用?

如果不进口,中国的垃圾根本不够用?

7月,中国政府正式通知WTO,为了国家生态环境安全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自年底开始,中国将拒绝进口高污染外来垃圾,其中包括废弃塑料、纸类、废弃炉渣与废弃纺织品等品类。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8日 11:07

有网约车后,我再也不会用轮椅去逼停出租车了

有网约车后,我再也不会用轮椅去逼停出租车了

望星,残障人士,残障权利倡导者,长期关注残障平等权利领域

我国有8500万残障人士,在交通出行时面临诸多困难,“打车难”就是其中之一。近年网络约车服务的兴起改变了这一局面。便捷、独立、有尊严的......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7日 11:51

民宿实验:田园梦与残酷现实?

民宿实验:田园梦与残酷现实?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3日 16:52

没有幼儿园可上,他们才是真正地输在了起跑线

没有幼儿园可上,他们才是真正地输在了起跑线

关于教育,在中国有两句话非常流行,一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一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当然,对城市孩子来说,为了不输在成长的起跑线上,他们父母早早地就做起了准备。但是对于那些既穷又苦的农村孩子来说,从出生开始,他们在教育上就输给了城里的孩子一大截。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0日 11:28

我们将比任何时候更关注谁是邻居

我们将比任何时候更关注谁是邻居

商品房市场历来流行一个说法叫“金九银十”,毫无疑问,包括其中作为过渡的十一假期。所以购房者和售楼员的假期都很忙。然而,近年热度消逝,往年“连夜排队”“挤爆售楼房”的场景已经退为旧闻。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30日 15:33

有争议的罗斯高,为什么还被赞美?

有争议的罗斯高,为什么还被赞美?

前段时间,美国学者罗斯高(Scott Rozelle)的演讲稿《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一出即得到高度关注。他的数据被质疑,社会经济发展观被挑战,而提出的“要外出打工的母亲回到家中”这一解决方案更是引来争议。

然而,连日来,读者还是不吝把赞美送给罗斯高。

我和你一样困惑,罗斯高做对了什么?

罗斯高和他的中国合作同事组成的团队,近十年来都在开展一系列关涉农村儿童发展的研究,并设计干预实验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跟其他学者不同,罗斯高做的是干预研究。

这里说的干预研究,不是指他具体做法中的干预——将儿童随机分组,实验组和参照组,其中实验组的儿童被改变营养......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9日 10:45

网约车管制少一分,乘客的便利就会多一分

网约车管制少一分,乘客的便利就会多一分

网约车管制终于有了松动。近日以来,全国多个城市发布网约车管理细则,放宽了网约车准入标准,泉州不再要求强制安装北斗定位及报警装置,车价门槛则有望由原来的15万元降为10万元,兰州在降低车价门槛之外,删除了对车辆轴距的要求。

对网约车主和广大乘客来说,这当然是个好消息。网约车的管制少一分,乘客的便利就会多一分。准入门槛降低了,乘客的选择才会增多,竞争之下,网约车服务才能跟得上、用得起。调整之后,这些城市的网约车细则可谓既履行了管理之责,也实现了服务之实。

回想网约车出现之前,打车困难、肆意拒载、加价绕路已被诟病多年,尤其是天气不好或者乘客行动不便时。有位朋友是轮椅人士,每次打车......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7日 10:33

立法也未必能解决问题,中国彩票到底缺了什么?

立法也未必能解决问题,中国彩票到底缺了什么?

2014年的审计风暴,使中国彩票行业进入反思和制度建设期。随后,民政部包括原彩票中心主任在内的一批官员落马。风暴至今未完全平息,彩票业亟待一场变革。

▌中国彩票到底缺了什么?

朱卫国,北京沃启公益基金会

中国彩票的发行规模世界第一,品种包罗万象。但中国彩票有缺陷,突出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中国彩票缺顶层设计

中国崇尚摸着石头过河,彩票的发行是最好体现。美国人发彩票,需要先改州宪法,中国彩票发行了二十年多年,国务院才出了一个《彩票管理条例》,而这个行政法规,不过是对以往政策文件的格式化梳理。

中国彩票缺顶层制度设计,不是因为缺乏顶层设计的能力,而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1日 10:44

当教育也指向城市,农村还能留下什么?

当教育也指向城市,农村还能留下什么?

编者按:

罗斯高(Scott Rozelle)一席《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演讲,让无数目光聚集到农村,尤其引发了对农村教育的多角度探讨。有人感叹农村已然衰落,而户籍制度依然捆......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4日 11:23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修订与完善

杨翼飞,北京市合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1日 12:10

“产妇自杀”的社会悲剧

榆林临盆产妇从医院五楼手术室跳楼身亡的事件在网络上被传得沸沸扬扬,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位年轻的产妇带着腹中胎儿跳楼轻生而死,已经是不存在任何疑议的一件事,但产妇因何原因而跳楼却在社会上议论纷纷,实难有一个确定的结论。有说是因为产妇家属,包括产妇的婆婆、丈夫,他们阻止了产妇的剖腹产诉求;也有说是因为医院没有及时选择剖腹产,造成产妇疼痛难忍,情急之下,坠楼身亡。

整个事件太过特殊,目前也缺乏很多细节过程,但细细考察,这里实际触及到了几层社会关系,比如婆媳、夫妻、医患关系等等。此外,还触及到私人生活领域、公共生活领域,甚至还有虚拟网络空间领域的加入,它们似乎都在促成......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8日 11:27

如果没有“99公益日”,草根组织怎么办?

如果没有“99公益日”,草根组织怎么办?

徐博闻,NGO从业者,社会福利研究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99公益日”是中国公益组织一年一度的募款狂欢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关键词就是“配捐”。所谓配捐,是指每当有人捐出一笔钱,腾讯公益基金会或是其他金主们会同时按比例捐出一定数额的钱,达到善款放大的效果。

“配捐”概念并非腾讯首创,美国社会也存在类似计划,不过实现形式通常是企业为主体,多是一种鼓励员工支持慈善事业的手段——当员工向某一慈善机构捐款后,可以向雇主发起申请,雇主匹配一定数额的捐款给同一慈善机构。有些企业的配捐计划可以达到200%,当然这也不是无上限的配捐,企业会规定每年每名员工配......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6日 23:21

我为什么要捐钱给你?

“99公益日”的第三年了。从2015年到现在,我们面对了很多关于“公益”、“慈善”的疑问,比如——

“我为什么要捐款给公益组织,直接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不是更好吗?”

“怎么能知道公益组织没有乱花我捐的钱呢?”

“为什么有‘公益日’、‘公益周’?朋友圈那些天一直刷屏,烦死了。”“我应该相信谁?把钱捐给谁?”

“……”

我们梳理了一下我们当下对这些问题的理解,也许能够解答一些。

▌为什么要捐款给公益组织,而不是直接给那些需......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6日 10:32

美国骚乱:民主遭遇了什么危机?

美国骚乱:民主遭遇了什么危机?

吴太白,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博士在读,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弗吉尼亚州夏罗茨维尔市(Charlottesville)由右翼团体主导的示威骚乱已经过去近一个月。骚乱爆发时,美国内外的媒体都在讨论右翼团体的卷土重来,谴责特朗普的推波助澜,并重申博爱多元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媒体还停留于纷纷扰扰的讨论,而民间已有以眼还眼的行动,于是又有上万人聚集波士顿。这场左翼主导的示威同样来势汹汹,最后以警方拘捕27名抗议者而告终。

▲ 8月12日,夏罗茨维尔市,一辆汽车冲进反对“右翼集会”的队列中,一名女性遇害。 © RYAN M. KELLY

这愈演愈烈的喧嚣,究竟从何处来,......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1日 11:21

徐贲:为什么“反公知”是一种破坏性力量?

徐贲,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每个社会都有规范,也会有破坏规范的事情发生,当这种事情发生时,该不该干涉?干涉要起到什么作用?如果事情与你无关,干涉有损个人利益,你还要不要干涉呢?这种干涉是不是“多管闲事”或“吃饱了撑的”?这样的问题都会涉及利己和利他的问题。社会学家在合作理论中所说的“第二方惩罚”和“第三方惩罚”就是关于这些问题的。

社会中的群体规范要得以维持,必须具有人们普遍期待的制约作用,即违反规范的行为会受指责和惩罚。这是一种民间的,而非国家法律的制裁。现代国家垄断了暴力惩罚的权力,因此,群体中对违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