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曾于里(文化评论者)

  全文3900余字,阅读约需8分钟

新周刊一篇文章《加入灵修后,他们从裸辞到负债百万》近日刷屏了,也将一个名为学霸猫的“身心灵”导师推上风口浪尖,在定价为999元/年的“学霸猫·霍格沃茨凡学贵妇分校”社区中, 有3200+人加入。

 

很多追随者遵从学霸猫的“教诲”,相信那一套让自己“丰盈”的理论,而达到“身心灵”超越境界的方式,却是自己不能承受后果的过度消费。有的选择了裸辞、以借贷为生,有的在学霸猫的劝说下用信用卡买了一只几十万的手表,有的在一年时间里花了四五十万元……而当她们意识到自己无力承担这样的高消费时,已经泥足深陷。

 

这篇报道令很多人震惊,为什么这种外人看来漏洞百出的理论,能够吸引那么多的受众?哪怕多年来,以此幌子敛财的案件不在少数?
 

从激励成功到安抚失败

 

在“身心灵”之前,很多人更为熟悉的是“心灵鸡汤”这个概念。心灵鸡汤最早是一个书籍组的名称,主要由激励性的短篇故事和散文组成。1996年,《心灵鸡汤》的中文简体版公开出版发行。

 

渐渐地,心灵鸡汤也就成为一个专属名称,用以指涉那些看似励志、有启发,却未必有实际指导意义的文章和观点。

 

如果说心灵鸡汤指涉的是内心的修炼,比如情绪的调整和观念的转变,那么“身心灵”就包括了身体(Body)、心理(Mind)和灵魂(Spirit)这三个层面的修炼。它更具包容性和概括性,是心理学、宗教和神秘东方文化(比如瑜伽、冥想、打坐)混合的产物。

 

在“身心灵”理论中,“灵”意味着最高的层次,灵的修炼指向的是“能量”的修复,让生命能量处于丰盛充沛的状态,让原本沉重的肉身能够释放出一个独立的、无限自由的人格。

 

无论是心灵鸡汤,还是“身心灵”,都是人类精神危机的产物——人们因为某种匮乏,或者精神上陷入某种危机,试图寻求治愈。只不过,跟早前的心灵鸡汤不同,如今的“身心灵”所要解决的是不一样的烦恼。


以往的心灵鸡汤,关键词是“激励成功”,它们更像是成功学的变体,通过各种真真假假的名人励志小故事,讴歌坚强、努力、奋斗、拼搏、不屈、自信、积极等个人品质,传递给受众这样的信念:只要你具备了这些品质,只要你一直努力,你一定会成功的。这与当时经济高速增长的大背景相对应,人们信心满满,只要敢拼就有出头的机会。

 

然而,激励成功的心灵鸡汤在六七年前渐渐不流行了,与之相对,是“毒鸡汤”开始流行。诸如“有些人就算超级努力,还是不及某些人的随便做做”“努力了这么久,但凡有点儿天赋,也该有些成功的迹象了”“对今天解决不了的事情,也不要着急——因为明天也可能还是解决不了”……不同于心灵鸡汤的正能量,毒鸡汤负能量爆棚、丧气十足。

 

人们对于心灵鸡汤的反感,除了理性的觉醒、意识到心灵鸡汤由不切实际的东西“勾兑”而成,更在于“丧”成为一种时代情绪。诚如上野千鹤子所说,“这是一个即便努力了也不一定会得到回报的社会。”所以很多年轻人选择了丧、佛系、躺平,以毒鸡汤的调侃与解构,表达不满、降低预期、舒缓压力。

 

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时候,“身心灵”疗愈真正蔚为壮观。在此之前,“身心灵”虽然一直存在,但参与者相对少数,主要是有钱有闲但精神空虚的人群,比如明星群体中流行的仁波切。时代风气变化之后,当“努力不见得会有收获”成为新常态后,“身心灵”也在大众中流行起来,并用以“安抚失败”。比如《新周刊》的报道中,那些一度成为学霸猫粉丝的女孩,主要是“被裁员的女性、被伤害的女性、被东亚式教育打压长大的女性……”

 

这群在外界定义中“失败”了的女性,在学霸猫这里能够感受到被接纳、被抚慰,因为学霸猫倡导的是“反努力”。她将努力称之为“努力病毒”,在这种努力病毒的影响下,每个人都很拼命,很压抑,停不下来,也感受不到幸福;所以她认为,“不跟大家保持一致,不奋斗、不低调、不谦虚、不辛苦、不付出,也很好,非常好。无论怎么样,我都是很有价值,很棒很棒的。”对于被单一成功观绑架、在打压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东亚女性来说,这样的理念确实有着第一眼的吸引力。
 

“我是一切的根源”

 

“身心灵”追求的是身体、内心与灵魂平衡和谐的状态。而现代人常常被各种各样的挫败搅得心烦意乱,并导向各种各样的精神危机。“身心灵”的功能不仅仅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纾解危机,遭遇失败时的及时抚慰,它更要建立起一个完整自洽的思维体系,让个体的“生命能量”始终丰盈、始终充沛、始终自由。

 

转向内心、个人负责是这一逻辑体系的底层原则。

 

早在2007年,台湾的张德芬出版了第一本有关“身心灵”成长的小说《遇见未知的自己》,迅速成为畅销书。这本书流行的时候,赶上了心灵鸡汤热潮,所以很多人并没有过多留意这本书的副标题“都市身心灵修行课”,它已经吸纳了“身心灵”的基本理念。

 

《遇见未知的自己》最著名的一句话是,“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所有的外在事物都是你内在投射出来的结果。”张德芬在书中提出了“个人责任制”,“我们指责所有外在的人、事、物,其实回头都可以看到:是我们自己内在的问题,而不是对方。”

 

学霸猫同样强调个人责任制,并进一步推向唯心主义,“一切唯心所造,我,是一切的根源。”甚至没有所谓的“失败”,因为已经对“失败”彻底接纳,海纳百川、心甘情愿地接纳所有,而不是挑挑拣拣,要好的不要坏的、要成功不要失败。

 

在彻底接纳的理念下,不存在什么社会问题,任何社会问题都是个人问题,比如学霸猫说,“当人们谈论经济下行,市场紧缩的时候,意识到,这仅仅是一个‘匮乏和紧张’的习性”,“不是市场萎缩了,是你自身匮乏、你自个失去信心了……”

 

而好与坏、成功与失败之间的界限也消失了,它们都只是经过我们生命的一种“能量”而已,我们只要“无论好坏,照单全收”,世上就没有任何障碍存在,一切痛苦也就会因此消解。就比如当读者留言“啥都接纳后,没有脾气很平和,就出现个后遗症:工作上容易被当成软柿子捏,怎么破?”学霸猫的回复是,“试试看,同样以接纳的态度对待。”
 

“掏出金钱,换成感觉”

 

当我们“接纳所有”后,痛苦烟消云散,生命的能量可以处于一种和谐平稳、而非惊涛骇浪的状态中。但生命的总能量仍然有高低之分,如何让生命能量更加充沛,如何让生命能量的流动速度更顺畅?学霸猫的方法论是,“多花钱”。

 

花钱可以提升生命的能量,这是很多伪“身心灵”理论中的一个信条。


在学霸猫的理论体系中,不要有省钱的思维,买东西不要被价格拘束,花钱也不要瞻前顾后,只有把这些“封印”解除,尽情花钱,才能够打破我们长期以来养成的匮乏感、紧绷感,形成一种“豪横的土豪能量”。

 

学霸猫形容道:“他们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富足的能量浸润透了。可是脑子里,却完全没有一点点对金钱的担忧挂虑,思考算计。不知金钱和数字为何物。就像鱼在水里游泳,却不知道水的存在。就像人类呼吸空气,却从未意识到空气的存在,这般自然。”

 

所以,学霸猫提供的咨询服务不断涨价,从99元涨到999元,从999元涨到9999元;所以,在给线下学员上课时,她让两个年轻的小姑娘为20个人的豪华聚餐买单,两个小姑娘各付了一万元;所以,她热情洋溢地赞赏一个在商场里花掉2000元的10岁小男孩……


当我们随心所欲花钱,具备了“豪横的土豪能量”,就能获得一种“大气、舒展、无忧无虑”的感觉。这也是“掏出金钱,换成感觉”逻辑链条的关键一环:花掉的钱,会转化为生命更大的能量,能量高了,自然而然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金钱。

 

当然,你不能去细究花出的钱具体是怎么吸引更多财富的,学霸猫反对这种目标明确的功利思维,她认为一切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她写道:“不要去考虑怎么赚钱。不要去考虑我投下去的钱,怎么收回成本,利益。这些都是非常狭隘和紧绷的想法。请放开这些质朴的想法,像中东王子一样,不知人间疾苦,傻笑吧,傻笑……必然有无数的灵感降落下来,指引我们完成伟大的创造之举。丰饶的宝藏,地底的黄金,必会在我们想象不到之处,从天而降。”
 

难以觉醒,不愿觉醒

 

在“多花钱”的实践后,很多女孩很容易就发现,自己很快就负债累累了。钱从哪里来?借贷消费一时爽,之后总是要还的,还不起怎么办?

 

事实上,一直以来都有学霸猫的粉丝对她的理论提出质疑,但学霸猫的回应都是语焉不详、模棱两可。比如她们在评论区问道,“钱从哪里来?”学霸猫回答,“意想不到的地方。”“万一给你很多钱的人,将来要把这些钱要回去,还不起怎么办呢?”(注:说的其实就是“借贷消费”),她回答,“这是个好问题。我从来没想过。我也不打算想。”

 

在学霸猫的社群中,她是教主,也活成了学员们理想的模样。学霸猫时不时就会在社群中晒出自己吃喝玩乐、悠哉乐哉、乐不思蜀的照片,她穿着奢侈品牌,出没在豪华酒店中,吃高档料理,花钱如流水,花钱如无物。

 

学霸猫的钱从哪里来?她夫子自道,“(我)写文章,讲课,不是说,这个东西有多少人看了,付费了,我就会快乐,满足。不是的,是学霸猫从写第一个字开始,讲课的第一句话开始,整个人在这个过程中,都是很快乐,很滋养,很满足的。我写完,我讲完,我自己就很高兴了。其他的,就根本不重要了。而这些内容,是我在这样的意识状态下,创造出来的,自然也就带着强大的正面,积极的财富能量。所吸引来的财富,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一旦接受了学霸猫这一理论的洗脑,学员们“很难觉醒”。她们幻想出自己仿佛拥有另外一个独立于沉重肉身的自由人格,与学霸猫一样、或者很快就能成为学霸猫了。这个自己是那么的自由、快乐、充沛、丰盈、豪横,完全不受任何现实烦恼的束缚,就只是尽情地在舒展人生、享受人生。很多学员的自主意识仿佛被催眠了一般,她们也渐渐失去了负债等带来的真实感受,因为这些真实感受早已被接纳、被忽略了。

 

一旦消费主义陷阱已经到了个人无法负荷的地步,很多学员只能进一步自我洗脑,继续活在幻觉中,她们“不愿醒来”,因为醒来的代价更为沉重。《新周刊》报道中那个热气球的比喻非常贴切,“就像一个坐着热气球飘离地面的人,已经飞得很高很高了,飘在空中,大家喊她,她听不见也不想听见。她不敢往下看,因为想要回到地面的话,会很痛的。”

 
话题:



0

推荐

南都观察

南都观察

915篇文章 26天前更新

有态度、有深度、有广度、有宽度的思想类自媒体,致力于解读社会公共议题,呈现多元观察,引发社会思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