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饮食男女:现在还有妻子不能“上饭桌”?

饮食男女:现在还有妻子不能“上饭桌”?

文 | 刘远鹏
 
这样一个矛盾的男性形象,是许多传统宗法家庭的真实写照。婚姻,只是一种无法逃避的义务,和对家族延续应尽的责任。
 
台湾作家李昂在小说《杀夫》中为我们描绘了一起惨案。主角林市是一个传统社会下的悲剧女性——母亲因饥饿濒死,被迫与闯入村子的士兵发生关系以换取两口饭团,被发现后遭到“宗法处置”——林市自己则被当做“肉票”,半卖半送“嫁”给了屠户陈江水,最后因不堪忍受虐待,夺过猪刀,用物理手段“解构”了面前的“男性主体”。
 
这是一部极富现实感的小说,它不以跌宕情节取胜,也不存在宏大叙事,有的只是 “饮食男女”的生活真实。陈家饭桌,几乎是整场故事发生的场景,关于“吃”的种种对抗与交锋,更是基本串起了所有情节。李昂说,“《杀夫》是吃不饱的文学。”
 
小说中的两个要点“饮食男女”,可以很好地帮我们理解传统中国宗法观念影响下的社会。从一个女性在日常生活中的悲惨遭遇,我们可以看出社会深层的传统性别秩序。
▲ 《杀夫:鹿城故事》封面 © 台北:联经出版,1983
 
▌饮食秩序
 
在中国传统社会,饮食不仅是生存的必然需求,更有其独特的衍生意义。台湾学者孙隆基在《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中提到,中国民众对“吃”的态度与欧美国家截然相反,欧美人进食“只是给自己的身体加燃料”,但对于中国人,进食与生存的关系被颠倒,生存的意义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吃。考古学家张光直也认为: “食物和吃法,是中国人生活方式的核心之一,也是中国人精神气质的组成部分。”
 
因此,饮食秩序也就重要到足以折射出尊卑光谱。春秋时期郑国公子宋就因僭越染指国君鼎中鳖羹而招致杀身之祸,夫妻之间这个秩序也违背不得。陈家的饭桌上,陈江水总是先坐下来吃饭,林市站在一旁伺候,待丈夫吃饱喝足,才能吃残羹冷炙。
 
从近年的网络舆论中可得知,这种“女人吃饭不上桌”的观念,至今仍盘踞在众多家庭的饭桌之上。家族聚会,常常是男人围坐在屋子中心,纵情喝酒、放声交谈,话题总是离不开政治博弈或经济交锋,好像他们刚从北京或华盛顿归来;女性则往往缩坐在角落,一边照顾幼儿,一边交流家长里短。
 
……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