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身残志坚救不了中国残障人” |写在国际残疾人日

“身残志坚救不了中国残障人” |写在国际残疾人日

文 | 望星,残障人士,残障权利倡导者,长期关注残障平等权利领域
 
无论是小军、Sail还是小希,他们都可以成为中国式“身残志坚”故事的完美主角,他们的故事也是励志故事优秀的素材。但是无论是身残志坚还是励志,都绝非他们前行的初心和动力,他们是被社会对残障人的恶意和不公的制度硬生生逼到身残志坚和励志这条路上来的。
 
残障人士要在这个社会上生活得体面,不只要学好技能,还要学好法律,学好和有关部门沟通等技能,这个成本,只能残障人士自己承担。面对这一切,我只能说生为残障,真的要坚强,这也算对身残志坚这个词语做了另外一种诠释。
 

刚过去的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这一天,从官方到民间都会举办一些纪念活动,走心、走眼、走肾,样样都有。国际残疾人日从以前的静悄悄,到如今的热闹非凡,也说明社会在进步,对残障群体越发重视。
 
今年的国际残疾人日主题是“提高残疾人的参与度和领导力:根据《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采取行动”。可是很遗憾,我发现围绕这个主题开展的活动并不多,很多机构还是围绕着身残志坚和爱心助残的老套路。这次我不想讲道理,也不想大篇幅的论述,我想讲几个2019年发生在普通残疾人身上的故事,谈谈今年国际残疾人日主题的重要性。
 
▌本该考研冲刺的两个月,他在干什么?
 
对于准备考研的考生来说,9月到11月本是安心备考、全力冲刺的关键时刻。湖北的视障考生小军却根本无法安心备考,因为他根本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顺利参加考试。
 
2018年,小军从长春大学针灸推拿专业毕业,之后一直在老家武汉从事推拿按摩工作。今年4月,小军辞去了工作,回家全力备战年底的硕士研究生考试。去年小军好几个同学都考研成功了,看到自己的视障同学获得考试“合理便利”(指根据具体需要,在不造成过度或不当负担的情况下,进行必要和适当的修改和调整,以确保残疾人在与其他人平等的基础上享有或行使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顺利参加考试,小军看到了希望。他觉得终于等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终于有机会学自己想学的专业,做自己想做的工作。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小军在申请硕士研究生考试合理便利时却遇到了极大困难。自9月底,小军一直就考试合理便利申请问题与湖北省教育考试院沟通,可是直到现场确认阶段,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都没有同意为小军提供考试合理便利。
 
法律条文说得很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规定:“国家举办的各类升学考试、职业资格考试和任职考试,有盲人参加的,应当为盲人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则规定:国家举办的升学考试、职业资格考试和任职考试,有视力残疾人参加的,应当为视力残疾人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工作人员予以协助。)
 
 
但是湖北教育考试院始终不为所动,以各种理由拒绝,甚至一度拒绝为小军进行硕士研究生考试的现场确认,其工作人员的拒绝话术都可以编成一段rap了——“我们无法提供合理便利”、“不要跟我谈法律”、“为何不到提供盲文试卷的省份去考试”、“提供盲文试卷的成本太高,找不到专业的人士翻译”、“我还需要请示上级”、“我们还需要深入研究”……
 
直到小军在律师的陪同下,前往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进行最后一次沟通,这件事才有了转机。律师的出面终于让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认识到法律的权威,让事情回到依法办事的轨道上。直到11月底,湖北省教育考试院正式通知小军盲文试卷已经落实。
 
最终小军花了两个月时间拿到了他需要的盲文试卷。但是这两个月他的竞争对手都在安心备考,全力冲刺,他却在无法参加考试的惶惶不安中争取法律早就写得清楚明白的权利。小军说:“我今年考研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至少可以确定的是明年申请考试合理便利会顺利些。”
 
▌他为了考教师资格证迁了户口
 
Sail是一位聋人,在山东省一所聋校当老师。但是在聋校工作十年有余的他却不是一名合法的老师。因为听力障碍的原因,在没有政策调整和支持情况下,他无法通过教师资格认定考试要求的说课和体检环节,因此也就无法取得教师资格证考试。这使得他在聋校虽然很受学生的欢迎,但是却始终是代课老师的身份。这使得他工资收入、职称晋升受到严重的影响,更重要的是他得不到一位老师应有的尊重。
 
2017年,四川省开展听障人士教师资格认定试点工作,在说课、体检和普通话测试等环节都做了政策调整,确保能让听障人士平等参加教师资格认定考试。这让Sail看到了转正成为正式教师的希望。于是他多次向山东省教育厅提出建议,希望山东省能够学习四川省,也开展听障人士教师资格认定试点工作。但是反馈回来的都是“没有先例”或者是“没有开展试点工作的条件”。
 
根据我国教师资格认定相关法规规定,非应届毕业生必须在户籍所在地进行教师资格认定。Sail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迁户口去四川考教师资格证。于是在2018年,Sail花了很大的力气将自己的户口从山东迁到四川,顺利参加了2019年上半年的四川省教师资格认定考试,获得了考试合理便利。
 
这个故事结局还不错。2019年,Sail最终在四川拿到了梦寐以求的教师资格证。虽然迁户口和考试来回路费加上食宿花了一万多块钱,但是Sail却觉得很值,因为他不仅可以成为一名正式的教师了,更重要的是他终于拿回人民教师应有的尊严。
 
▌她选择了一条荆棘密布的路
 
小希是南京特教师范学院的一位视障学生,当年高考时,她没有选择按摩这条“既定”的路。在校期间,小希的学习成绩非常优异,以至于她所在学院院长每次开会都会说:“我们学院有个视障小姑娘,成绩特别好,每次考试都是第一。”
 
临近毕业,小希也要考虑未来就业的问题,多考几个证肯定对自己有好处。于是她决定用寒假时间复习,先把教师资格证考下来。2018年年底,小希在自己的家乡山东省报名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报名结束之后她开始向山东省教育厅申请考试合理便利。为视障人士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提供合理便利工作在天津、浙江、湖南等好几个省已经成功开展,所以小希对这次申请还是很有信心。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山东省教育厅的表现甚至比前文所述的湖北省教育考试院还要恶劣。小希穷尽了一切可以用的办法,甚至发出了律师函,都没有打动山东省教育厅。山东省教育厅不但拒绝为小希提供考试合理便利,甚至在考试前几天,书面通知小希取消了她参加考试的资格。
 
面对如此巨大的挫折,小希并没有放弃希望。因为她是应届毕业生,还可以在学校所在地考教师资格证。于是2019年9月,小希报名参加江苏省教师资格认定考试。这一次结束得比上次还要快,江苏省教育部门直接拒绝了小希的报名申请。理由是小希过不了教师资格认定的体检。
 
忙活了大半年,小希连参加考试机会都没有申请到,对此非常伤心。更雪上加霜的是,今年年底四六级考试,已经过了六级的她报名参加六级口语考试,可是学校告知她,学校没有能力为她参加六级口语考试提供便利,建议她放弃报名。这个时候一贯坚强的小希真的绷不住了,她哭了,她说:“如果当初她选择走那条一切都被安排好的路,会不会就轻松多了,不会像这条路这么难走了?”
 
无论是小军、Sail还是小希,他们都可以成为中国式“身残志坚”故事的完美主角,他们的故事也是励志故事优秀的素材。但是无论是身残志坚还是励志,都绝非他们前行的初心和动力,他们是被社会对残障人的恶意和不公的制度硬生生逼到身残志坚和励志这条路上来的。
 
残障人士要在这个社会上生活得体面,不只要学好技能,还要学好法律,学好和有关部门沟通等技能,这个成本,只能残障人士自己承担。面对这一切,我只能说生为残障,真的要坚强,这也算对身残志坚这个词语做了另外一种诠释。
 
而在这一切的背后,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严重缺乏残障人参与,残障群体严重缺乏领导力的社会。试想如果这三位残障者的诉求从一开始就有残障者参与解决、如果他们面对的有关部门有残障者参与决策……我想他们的路走得也许不会这么艰难,小军那两个月就可以在家安安心心复习备考,Sail可以安安稳稳在家乡考取教师资格证,小希自己选择的路可以走得更平坦一些。他们的经历也就不会成为故事了。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