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马云开“黄腔”了吗?言语中的性别不公与性别骚扰

马云开“黄腔”了吗?言语中的性别不公与性别骚扰

作者:章罗储林
 
在阿里巴巴最新的一届集体婚礼上,马云在现场担任证婚人,在证婚词中提出“工作上要996,生活上要669”,这些话经过阿里巴巴的官方账号传播之后,迅速引发热议。
 
阿里巴巴荤素不拘的工作环境向来在行业内并非秘密,其他一些公司也不遑多让:腾讯即时通讯应用部年会就曾经出现过低俗表演,小米手机也曾用“刘诗诗带你品‘十核双茎头’”作为广告词。类似的黄色段子甚或是性暗示的元素在广告、企业内部会议中并不少见。这真的只是不再“谈性色变”的表率,只是一种打破同事之间平时略为严肃的科层关系的尝试吗?
 
 
▌是俏皮的玩笑话还是“性别骚扰”?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及医学学院(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USA)对性骚扰的世界性专家共识意见研究报告(NASEM 2018)指出,性骚扰主要分为三类:性胁迫、不受欢迎的与性有关的行为,及性别骚扰。
 
通常最容易察觉或了解的性骚扰就是上述分类的前两项,而性别骚扰常常不被视为一种错误,因为它们通常以更隐晦、更抽象的形式出现。有研究指出,性别骚扰是所有性骚扰类型最被忽视的种类(Holland and Cortina 2013)。性别骚扰所指的是主要对某性别群体(通常是女性)的成员传达恶意的、不友善、排斥或将其置于次等地位的口头或非口头行为。在不适当场合所讲的黄色段子,或是不恰当的带有性暗示元素的广告可谓最典型的例子。
 
有学者也指出,性骚扰是环境性的,意思是它不需要指名道姓地对准某一个个人或一群人(Parker 2008),这类环境帮助缔造了一个把性骚扰正常化、大事化小的文化环境,再通过互联网平台传播至环境以外的社会。
 
在一个对性别骚扰不敏锐甚至纵容的环境中,很容易把性骚扰正常化,或者大事化小,也会间接地增加其他更严重类型的性骚扰发生的机会。故此,国际性/别研究专家们在美国国家学院的报告中达成共识,认为一个骚扰负责任的机构或公司应该需要注意防止性别骚扰。
 
就算在内部的会议或活动上,马云所说的“669”、“六天六次,关键要久”都难登大雅之堂,更遑论将这些笑话用作公共宣传,来彰显自身的风趣、幽默。但这无疑是一种明显的性别骚扰。勇敢地追求情欲或许被认为是值得嘉许的进步,私下的黄色笑话或许有助于亲密关系的维持,但带有性意涵的互动,必须尊重对方的主观意愿,而非自以为身价不凡,妄自揣测对方的想法。倘若做出性骚扰举动却不自知,还自以为幽默风流,不但令人困扰还侵犯他人权益。仔细审视这些行为,问题可能不仅于此。
 
 
▌男性主宰与性别不公
 
除了“669”之外,马云还说,“阿里要创造大批的男神和女神,什么是男神?男神就是工作上有996的精神,生活上能完成669的硬指标。什么叫女神?女神就是能够帮助并监督男生落实996和669的软实力,都得要有。”他还说,“婚姻要幸福,关键多用‘丁丁’。”
 
不难看出,整篇讲话都以男性作为陈述对象。这并非个例,上文所述的腾讯部门年会就曾有让参与游戏的男员工双腿夹住矿泉水瓶,女生双膝跪地、试图用嘴巴打开瓶盖的不雅游戏环节;某公司也曾出现过招聘女性“激励师”为程序员解闷、按摩的荒唐事。在这些事件中,女性无疑都以某种客体的形象出现。
 
这些事件背后,一种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或隐或显。所谓性别刻板印象就是社会基于历史、文化所产生的对不同性别的特性、差异与属性的过度区分。比如,男人挣钱养家,女人相夫教子,就是非常典型的性别刻板印象。在职场上,这种性别刻板印象直接表现为对女性的压迫。人们普遍认为女性的领导能力、决策能力不如男性,女性根本不适合做领导,因此女性在职场上遇到被称为玻璃天花板的现象——看着还有上升的空间,可就是升不上去。
 
另一方面,保拉·恩格兰(Paula England)等学者利用美国1950年到2000年的统计数据计算发现,某项职业的女性从业者比例增加1%,收入会下降1%到3%。人们通常都倾向于认定,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职业才有价值。如果某个职业的从业者绝大多数都是女性,那大概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职业。因此,男程序员的人数超过女性程序员,程序员这一职业的平均收入与声望度才与日俱增。
 
在社会的普遍印象里,如果女性年轻、专业、进取,许多人就会觉得女性和上级有不伦关系,而位居高位的女性只会阴谋弄权搞宫廷政治。久而久之,这种刻板印象已经融入了女性的血液之中,李银河在星空演讲中引用全国妇联的一个调查表示,相当大比例的中国女性自己也认为自己不适合做领导。
 
但事实上,这一整套关于两性气质的刻板印象并不是由男女两性的生理决定的,而是由文化和社会建构起来的。在日趋多元化的当今世界,打破性别刻板印象的现象大量涌现,性别刻板印象已经显得越来越过时。遗憾的是,仍然有相当多的人抱持着这样的刻板印象。
 
2017年,阿里云研究中心发布的《云栖社区2017年中国开发者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从事程序开发工作的人群中,女性仅占7.9%。中国互联网界可谓是一个完全由男性主宰的世界。而更严重的是,男性开发者集中在薪水高的后端,少得可怜的女性开发者集中在薪水较低的前端,这个现象被称为“职业性别隔离”(Occupational Gender Segregation)。
 
讽刺的是,历史上第一位程序员是女性,在20世纪50、60年代,程序员是女性的天下。但到今天,格子衫、脱发、男性……这些标签构成了程序员的刻板印象。这当中的原因复杂多样。科技史学家内森·恩斯门杰(Nathan Ensmenger)认为,某一职业捍卫性别边界的方法是设置学历和技能门槛,或设置软性指标。无论是“女程序员普遍不行”的刻板印象,还是这一刻板印象造成的女性内心的胆怯与不自信,或是极其不性别友善的工作环境,都不断使女性越发难以加入其中。
 
因此,在大多数从业者的眼里,女性是母亲、妻子、被追求的对象,以及解闷的玩物。她们对社会最深入的参与,就是“帮助并监督男生落实996”、结婚生子。正是这种男性宰制的环境,让各种低俗游戏畅行无阻。这些游戏看似其乐融融,实际上更加巩固公司里的各种性别区隔与权力压迫。
 
无论是对于以“迎接变化,勇于创新”作为核心价值观之一的阿里巴巴,或是其他标榜多元创新价值的互联网公司而言,仍抱残守缺地固守陈旧的性别观念还引以为豪,无疑是最荒诞的黑色幽默。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