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爆炸背后的“公害困局”

爆炸背后的“公害困局”

▲  3月22日,江苏盐城市响水县,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核心区明火已被扑灭,现场露出直径超过百米的大水坑。 © 财新网

▌化工围城下的环境难民

据中国新闻网查询,2009年,因太湖蓝藻污染事件搬迁至响水县的天嘉宜公司共有6条行政处罚记录,包括违反固体废物管理制度、违反环境影响评价制度、违反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等。

这只是一个缩影。

《21世纪经济报道》曾在2016年梳理过,江苏过去十多年间,逐渐形成了以沿江为主的石化产业区域发展格局。2014年,仅苏南沿江五市石化产业总产值就约占全省的50%,石化已是江苏的经济支柱产业。响水曾被视为江苏十大贫困县之一,原本在苏州工业区难以落地的一些项目,在“吸引外资,摆脱贫困”的口号下,到响水地落地生根。

化工经济带给当地的益处显而易见。据公开资料,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曾经一度实现每年收入100多亿元的成绩,上缴税收4亿元,约占响水县财政收入的六分之一。当地居民的收入也的确有所提高。早在2007年,距化工园区最近的沙荡村人均年收入已经从2001年的2000元提高至8000元。

憧憬发展,化工厂在热切的期盼中悄然降临,与化工厂共存已是居民的宿命。它们不但带来了上万个工作机会,也带来了人潮、钱潮。然而,在编织地方发展美梦的同时,居民实际获得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已成为越来越大的问号。

据媒体报道,园区周边民居常年大门紧闭,窗户被塑料纸封死,以抵挡“呛得人眼泪直流”的气味,村民之间普遍流传,化工厂不招收没有结婚的工人,怕影响生育。他们或许已经成了环境难民,并非有家归不得,而是走也走不了,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响水县灌河口的污染状况也极其严重。2014年江苏省环境质量公报显示,当时灌河的主要入海污染物中化学需氧量比十年前已增长十倍。2007年以来,在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四次实测中,在近海监控点“灌云化工园区排污口”(连云港)的水质状况都是劣四类,生态环境质量等级为“极差”。

但这里,有中国第一个珍禽自然保护区“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生活着包括丹顶鹤在内的14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和85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苏北的滩涂湿地是中国沿海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三大关键地区之一,位于中国东北和澳大利亚之间,是候鸟迁徙大通道的主要停栖地和重要越冬地。

2016年,在距离本次爆炸化工厂3公里的连云港化工园区,绿色和平采集了排污管周边的废水和土壤样本,样本中有61种有机物属于中国《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的“危险化学品”,其中21种在《目录》中均列明致癌、致突变、致生殖毒性。在园区内2个不同位置采集的空气样本中,含有8种高浓度的挥发性有机物,均属于《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的“危险化学品”。

▲ 据江苏省生态环境厅通报,根据3月22日8时40分采集的水质样品现场快速监测结果,目前新民河闸外、新丰河闸外和新农河闸外,以及闸外灌河排污口下游3公里处和灌河入海口未检出挥发性有机物。 ©财新网

▌化工需要转型,人心也是

为处理公害事件中受害者面临的举证困难问题,日本已经发展出“疫病关系理论”、“事实推定说”等理论,逐渐成为世界范围内认定公害事件的共识。简单来说,在公害事件上,证明排放的污染物已经在医学上增加了人体健康风险(即医学上合理的确定性,reasonable medical certainty)即可,无需进一步确切证明污染物导致具体受害人患病。

2017年在《中华预防医学杂志》上的一份调查显示,2013年江苏恶性肿瘤发病率为千分之三,恶性肿瘤死亡率为千分之二,肺癌、食管癌、胃癌、肝癌和结直肠癌是主要的致死恶性肿瘤。过去的报道中,生活水平提高和饮食结构、生活习惯改变都成为当地癌症率不断增长的原因,危险化学品排放却未进入人们的视野,成为引人注意的安全隐患。原因很简单,在分析化学品暴露危害的过程中,存在很多客观局限性,几乎无法认定。但这不是忽视环境污染的理由,一旦环境被污染,无人能幸免。

2016年,工信部制定的《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主要任务中已经明确从源头削减或避免污染物的产生,推进替代有毒有害物质;江苏也已经开始“史上最严格”的化工整治行动,要求在2019年前启动城镇人口密集区内企业的搬迁改造,包括中小型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全,并2020年底前完成。但如何解决危险化学品所带来的环境及人类健康威胁,仍然是没有政策依据的“真空地带”。

中国化工行业产能过剩,在全球高附加值的产业链面前也存在着压力,国内化工产业亟需转型、升级。同样重要的,是建立一个健全的、以预防为主的监管模式,即在无确凿证据之前,先审慎假定化学品有害或具有一定比例的尚未明确的危险属性。

一些危险化学品的化工厂正在搬离人口密集区和生态敏感区,但相关企业还应该在搬离后进一步妥善清理场地。至于现有和新(改)建的化工产业园区,应制定并实施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排放和转移登记(PRTR)制度,定期向社会主动公开信息,建立预防为主的、透明的化学品管理制度,并与人口聚集地、环境保护地保持安全距离。

不仅如此,以单一的经济发展作为目的的发展模式也值得反思。保护环境是国际社会及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联合国于1992年发表《环境与开发宣言》,明确宣示环境权概念——环境权来自生存权,它明确人人有权利要求提升环境安全与社会生活品质的权利,目的在于使所有人享受有品质、有尊严的生活环境。在生存权面前,发展、经济都不足以成为破坏环境的借口。以经济发展作为目标的发展需要被检视、被批判。化工行业与监管模式需要转型,人心也是。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