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年入50万,依然“月光族”?

年入50万,依然“月光族”?

作者:肥燥泡
 
以前我总不能理解,到底生孩子能有多麻烦,更不知道“生儿犹如生了个碎钞机”到底是不是夸张。经过一年的生儿过程,我也算是略有了解了。
 
▌第一个问题是医院
 
生孩子的第一关总是医院。北京医院的负荷已经非常大了。刚生完孩子的产妇一般都需要家人24小时照顾,但是很多医院的床位紧张,别说给家人准备一张床,就是产妇自己的床,可能都要摆在医院走廊里。否则没办法接待这么多病患。
 
床位紧张,孕妇就必须尽早登记。我就先在这里跌了个大坑。我没有在北京办过居住证,也不知道居住证有什么用。到了快登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需要居住证,这才急急忙忙去办理。结果错过了一些公立医院的比较适宜的登记时间。
 
进而我们又发现一个问题,由于麻醉师数量有限,公立医院不能保证顺产的产妇一定能做无痛分娩。如果想要确保能做无痛分娩,就必须去私立医院,或者公立医院的国际部。
 
由于这两个原因,我和妻子最后选择了住所附近的一家私立医院,孕前体检加上顺产,价格超过四万元。
 
私立医院优点自然是环境舒适,能保证做无痛分娩,但缺点却不只是价格高。到目前为止,私立医院虽然能够做基本的生育服务,还是难以处理分娩过程出现的复杂紧急情况。
 
我朋友一家,尽管他们完全负担得起私立医院,但因为产妇身体不太好,害怕分娩过程出问题,最后还是选择了公立医院。临产时,产妇一个人在医院走廊里躺了十几个小时,然后进产房完成了顺产。尽管过程并不舒适,结果还是满意的。
 
▌最大的开销是房子
 
生孩子以前,我和妻子住在一个较老的小区中,房子属于一室一厅之中面积较大的类型。每月房租6500元左右。快到预产期的时候,就开始考虑要换更大的房子了。
 
因为我们夫妻要住一间卧室,来照顾孩子的老人住一间卧室,住家的育儿嫂住一间卧室。于是就不得不从一室一厅搬到了附近的三室一厅。租金翻了一倍多。
 
如果考虑买房的话,我们原本住的房子,价格大概在500万到600万之间,努努力,用基本工资还是买得起的。但新租的房子就要到1000多万了,靠工资就买不起了。
 
我家在住房上花的钱相对多一些。如果选择住在远郊、租小一些的房子,开支确实能降下来。但日常通勤所需的时间,以及居住的舒适性,肯定会有所恶化。更长的通勤时间所带来的隐形成本,也不可小视。
 
如果不生育孩子,一对夫妇其实并不需要多大的房子。通常情况下,一室一厅就足够了,一居室也勉强可用。但是有了孩子,一室一厅的舒适度就会比较差,起码就得要两室一厅才行。
 
有了孩子,还会想要住在一个周边环境比较安静的小区,最好附近要有公园,或者小区花园比较大(最好还人车分离),这样比较容易推着婴儿车散步。考虑到如今仍然时不时有拐卖儿童的事情,小区最好是封闭的,且有比较严格的门禁。
 
总而言之,育儿使住房标准大大提高了。虽说这些需求并不是不可以妥协,但需求就这么产生了。
 
毕竟大多数大城市的中产并没有房产可以继承。所以无论要不要买房,生孩子都会在住房方面带来不小的开支。我相信,无论是哪个收入水平的中产,因为育儿而增加的开支之中,房子应该都是最大的一块。
 
▌要钱还是要时间,这是个问题
 
生了孩子以后,就会感觉到时间不够用,睡眠时间急剧减少。
 
我和妻子一开始在“请个月嫂”(一个月的价格约7000到15000之间)和“月子中心”(一个月的价格约8万到10万,最高可以到二三十万)之间犹豫。最后还是选择了月子中心,主要是因为害怕月嫂不够专业。孩子出生后会有很多不同的表现,新手父母很难知道哪些是正常的,哪些不正常。而我俩又比较容易焦虑,最后为了避免孩子出生以后出问题,就订了月子中心。后来才知道也有比较专业的月嫂,就是价格稍贵。
 
月子中心的价格的确非常高昂,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提供一日六餐(三顿正餐、三顿加餐)有,口味和营养也有保障;婴儿每天洗澡,并监测体重、黄疸和体温;第一周里,医生每天查房,关注母亲和孩子的健康情况;随时可以把孩子托管给护士,确保母亲能休息好;衣服、床单随时有人换洗。
 
 
即便服务如此周到,在入住的头几天,还是把妻子累崩溃了。孩子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吃奶,而妻子那时候奶水还没下来,每次喂奶都接近一个小时。还没怎么休息,孩子又饿了。有那么一两天,妻子已经累到抑郁了。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所有这些服务、没有月嫂,我们会是何等的手忙脚乱。当然,原因也包括妻子坚持母乳喂养。如果适当使用婴儿奶粉,可能不会这么累。
 
花这么大的成本,效果也还不错,老婆恢复很好,还有时间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来帮忙的岳母也很轻松,小孩也一直很健康。
 
在月子中心住了28天,就回家了。回家后就开始考虑,是请个住家的育儿嫂,还是请个做家务的阿姨。只折腾了两三天(期间我也请假在家带孩子),我们就因为晚上睡眠不足而投降了,赶紧请了育儿嫂(一般一个月6000到10000元)。主要问题在于,刚满月的时候,孩子每天晚上会吃两三次奶。吃奶本身没有那么累人,最累人的环节是吃奶以后重新哄睡。把孩子哄睡了,自己一般就醒了,等到自己重新睡着,孩子可能又快该吃下一次奶了。
 
请了育儿嫂,终于有人能帮忙晚上带孩子了,家里人也算是都能休息好了。然而,我刚休完假,就发现大家都没了自己的时间。我每天要“996”(工作时间从上午9:00到晚上9:00,一周工作六天),晚上回家还要做些家务。妻子和岳母除了做饭、做家务,就都是围着孩子转。妻子也没时间处理自己的事情。最后考虑到妻子休完产假之后也会回到“995”的状态,于是就请了一个做家务的阿姨,每天来半天做饭做家务(一个月3000元左右)。
 
钱花到了这个份上,终于大家都有点时间做自己的事情了。也算是达到了一个都还算比较轻松的状态。
 
于是,一对税后年收入超过50万的夫妇,就这样成功地把自己过成了月光族。婴儿用品、租房的额外开支(与不生孩子的租房开支相比)和请育儿嫂、家务阿姨的开支,超过了家庭总开支的一半。
 
▌新白领的育儿压力
 
现在的大城市里,有很多“第一代移民”。他们来自于乡村或者不那么发达的其他城市,大多有一份压力不小的工作,姑且称他们为“新白领”。
 
育儿以前,这些新白领在经济上都相对宽裕,这让他们有了很多爱好,业余生活丰富。他们往往会花很多时间在工作和自我提高上。
 
一旦生儿育女,父母总想把力所能及的最好的生活给予子女,经济就不再宽裕了,属于自己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于是过去的爱好往往只能搁置,社交、工作的时间都变少了。不但业余生活受到很大冲击,职业发展也会受到影响。我有一些收入不错的朋友,因为这些原因,目前还是倾向于丁克。
 
新白领的父母一般都不在他们所在的城市居住,因此要请过来帮忙带孩子就需要考虑额外的住房问题。
 
由于新白领的生育时间普遍推迟,生育时他们父母的年龄都已经偏大了。上一代人生育时,他们父母的年龄一般在四十多岁,或者五十岁出头。而这一代新白领生育时,新白领的父母的年龄可能就是五十多岁乃至六十出头了。他们能承受的劳动负荷不可能与小十岁的人相比。
 
 
再者,考虑到此时新白领的祖父母应该在七八十岁的年龄,也进入了需要人照料的年龄。新白领的父母常常还同时肩负着照顾老人的责任。好在上一辈很多家庭都是多子女家庭,常有些兄弟姐妹在家乡工作,照顾祖父母的任务常常还能让新白领的亲戚们分担。因而他们的父母常常还能腾出手来,在他们生育的时候帮一把。等到下一代新白领准备生育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不但年纪更大,而且可能还要照顾祖父母。于是他们在生育时面临的压力也会更大。
 
除了这方面的人手压力以外,时间和钱的矛盾总是非常显著。我和妻子仍然是沾了目前中国人力成本较低的光,家里请了1.5个人,成本还能控制在一万元左右。随着经济发展和老龄化,未来中国的人力成本一定越来越高。
 
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新白领在生育后短暂的几个月尚可以花费储蓄采购社会服务,但育儿嫂服务价格并不是大多数家庭所能长期承受的。上一辈人还能借助“企业办社会”带来的托儿所服务,确保孩子在进幼儿园之前得到照料。现在商业化的“托儿所”不但稀少,而且价格可能比育儿嫂还昂贵。而如果夫妻一方脱产带孩子,在经济上也是同样昂贵的一个选项。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未来二三十年中,在育儿领域没有合格且价格合适的社会服务,那么未来的城市白领生育率还会进一步降低。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