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泛滥的“小奶狗”:女性的胜利还是男权制的翻版?

泛滥的“小奶狗”:女性的胜利还是男权制的翻版?

文 | 曾于里,文化评论者
“小奶狗”的泛滥成灾,固然在某一程度上反映了如今女性地位的崛起,但它也在另一方面反映了,男权规则如此强大,以至于整个社会对于男女平等的相处模式缺乏想象力。
 
“小奶狗”正成为当下流行文化的重要关键词。从网络综艺到影视剧,不约而同贩卖起“小奶狗”的概念。谁是“小奶狗”?这一概念指涉的是帅气、忠诚、黏人、蠢萌、体贴、“易调教”,完全以女友为中心,对女友忠心耿耿,但年龄比女方小的男性伴侣或者男性偶像。
 
伴随着“小奶狗”的走红,围绕这一概念的争议也不曾断绝。有人认为,这是女性审美的崛起,也有不少男性非常反感这一概念,认为这是对男性的物化。孰是孰非暂且不论,将“小奶狗”放置于性别权力的视角下,的确可以打开这一概念背后的理论景深。
 
▌男色消费:崛起的女性审美 
 
并不是所有年龄小、性格好的男性都可以被称之为“小奶狗”,不难发现,那些能够被女性受众亲切地冠以“小奶狗”称号的弟弟们,都是长相出众的帅哥。也即,“小奶狗”其实是外貌出众+性格优势+年龄小等多个条件的结合,他们是女性受众对于理想化男性的一种想象。这种想象背后,其实是女性对于男性的观看,是女性对男色的一种消费。
 
 
当然,对男性的观看,自古有之。比如魏晋时代,当时的不少文字材料里都有男性样貌的点评,也有各种追捧男色的记录。
 
颇具知名度的是《晋书·潘岳传》中的记载:“潘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为善为哀誺之文。少时常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之者,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遂满车而归。时张载甚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掷之,委顿而返。”
 
潘岳出门,从师奶到萝莉集体眼冒红心,手拉手将他围在中间不让走,扔鲜花、扔水果各种“凌辱”调戏。长得丑的张载各种羡慕,衣袖一甩也出门了,结果差点没被石头给掷死。除此还有傅粉何郎、偷香韩寿等趣闻。不过,那个时候对男性的观看,突出的依旧是男性的审美,而不是突出观看者——女性的主体地位。
 
在古代中国,女性一直都是审美的客体,从“红颜祸水”“女子无才便是德”到“三寸金莲”、贞节牌坊,女性的身体都是被占有、被观看、被规定和被规训的对象。进入消费社会,这一现象愈演愈烈。
 
法国社会学家鲍德里亚直接指出了身体在消费社会中的重要意义:“在消费的全套装备中,有一种比其他一切都更美丽、更珍贵、更光彩夺目的物品——它比负载了全部内涵的汽车还要负载了更沉重的内涵。这便是身体……特别是女性身体在广告、时尚、大众文化的完全出场。今天的一切都证明身体变成了救赎物品。”
 
在文化研究的视域中,身体不仅仅是肉体和情感组成的自然实体,它还是社会身份建构和社会文化再造的载体,是性别权力争夺的重要领域。像福柯的身体政治学就指出,身体规训的目的是使身体符合社会规范,成为合乎规训者利益的东西。自然地,在男权社会里,男性掌握了观看和定义女性身体的权力,男性认为的“美”才是美,男性认为的“性感”才是性感。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小奶狗”与之前流行的“霸道总裁”“小鲜肉”等,都可以视为女性对于男性审美的一种突围,她们逐渐从审美客体成为审美主体,成为“主体”,而不是“他者”。女性不仅仅是被看,她们也在观看;不只是男性才拥有定义美的权力,女性也可以定制并消费她们理想中的男色。
 
从“小鲜肉”到“小奶狗”,无不是大众媒体迎合女性的审美取向的产物。这开始逐步颠覆乃至瓦解男性需求为主导的主流文化与叙事方式,女性之于男性的审美和期望不再处于被压抑的状态,而是能够通过消费自主自由地释放出来。
 
女性审美的崛起,背后是“她时代”的到来,女性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在不断提高。一方面众所周知,是女性消费能力在崛起,女性得以通过消费表达自己的审美意愿。另一方面,职业女性越来越多,她们经济独立、人格独立、心智成熟,女性地位不断提升,不平等的性别权力在悄然发生转变,女性获得了审美上的自由。
 
▌女大男小:挑战传统性别关系模式 
 
“小奶狗”不仅意味着女性对男性的一种新的审美,它其实也是一种不同于传统“男大女小”的性别关系模式,即“女大男小”,或我们俗语中说的“姐弟恋”。当这一性别关系模式落地在现实生活中,其遭际又是如何?
 
在刚刚完结的一部网剧《我的男孩》中,罗小菲与“小奶狗”安庆辉相差10岁。当安庆辉的家人知道两人相恋时,即便他们之前非常喜欢罗小菲,但第一反应还是反对,并且认为罗小菲“可耻”“老牛吃嫩草”,认为她心机重,预谋已久。在此之前,俞飞鸿和杨玏出演了《大丈夫》《小丈夫》,两人在剧中的年轻差了9岁,得知两人恋情后身边的人无一例外反对,理由无外乎是,女性年纪太大了,是在耽误男方。
 
剧中反对者的态度,其实是社会的普遍态度,虽然人们可以接受“姐弟恋”,不过对于姐弟之间的年龄差却有严苛的要求,比如三四岁以内。超过这个年龄段,反对的人就越来越多。
 
但有意思的是,对于男大女小并且年龄差距超过10岁的“老少恋”,倾向于接受的人还是比较多。就比如《我的男孩》中,安庆辉的舅舅交过小他20岁的女友,但家人并没有持反对态度。张嘉译在《急诊科医生》《我的!体育老师》《美好生活》等电视剧中都与剧中女性角色有超过10岁差距的“老少恋”,但他遇到的阻力可小得多了。具体在现实生活中,大致也是这一情况。
 
我们社会对于“男大女小”和“女大男小”的婚恋模式的态度,并不一致。这背后其实是传统男权社会的因袭规定。“男主外女主内”,男性负责打天下,女性的社会作用被无视,她们的价值被认定为只存在于家庭内部,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如此才能维持男权的地位,并保证家庭的传承。加之,由于女性身体的生育功能到了一定年龄后就会逐渐弱化直至消失,不少男性择偶时优先选择年轻的女性,年龄大的女性不仅会在婚姻市场失去优势,还会被视为有损“妇道”。
 
所以从周朝开始,男女成婚年龄的规定就是“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的“男大女小”模式,之后不同的朝代对于男女婚配年龄有不同的规定或倡议,或“男年二十、女年十五”或“男年十五,女年十三”,但从来就不曾出现过“女大男小”的模式。国家以法律的形式,巩固的是女性的生育职责,家庭的地位,以及男权制的根基。
 
“小奶狗”的走红,以及与之相关的“姐弟恋”的声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对男权社会性别关系模式的挑战,也是对女性的种种隐形成规的打破。谁说大龄女性没有魅力,不讨人喜欢?谁说进入一段婚姻关系,女人一定得生孩子?囿于“男大女小”的婚配模式,很多“女大男小”的感情受挫受阻,个体的权利、感受、情绪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而今,姐姐们敢于追求或接受“小奶狗”,她们在身体力行地拓展女性的权利空间——爱我所爱,而不是被年龄和成规困住。
 
现实生活中,能够接受“姐弟恋”人越来越多,“姐弟恋”的情形也越来越多。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的一项调查显示,67.0%的受访者能接受“姐弟恋”。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春玲将1990年、2000年、2010年这三个时期作为节点,研究发现,1990年代,“男小女大”的婚姻占13.32%,2000年占14.37%。2010年后,“男小女大”的婚姻则上升到40.13%,与传统“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分庭抗礼。在李春玲看来,“这是中国女性社会地位提高的表现”。
 
▌女权的目标是不是男权制的翻版 
 
不过,也有不少人并不喜欢“小奶狗”这个称呼。一方面,“小奶狗”的本意其实是不雅的。比如在台湾地区,“小狼狗”是对女性所包养的年轻力壮的情夫的“称呼”,跟“小白脸”一词有点类似,突出的是男性被圈养、把玩、支配的属性,带有一点权色交易的情色性质。另一方面,就像“小狼狗”的本意一样,不少人隐隐察觉到,现在流行文化里的“小奶狗”,也暗含着对男性形象的矮化和丑化。“小奶狗”似乎只是在复制男权社会塑造女性的模式,只不过二者颠倒了次序而已。
 
比如“小奶狗”的“年轻、帅气”,就相当于女性的“年轻、漂亮”;“小奶狗”的“腹肌”,就相当于女性的“性感”;“小奶狗”的“忠诚、忠贞”,就相当于女性的“处女、贞洁”;“小奶狗”的“黏人、听话”,就相当于女性的“乖巧、顺从”……如同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塑造,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不平等态度,对女性不断物化和工具化;如今女性对“小奶狗”的想象,同样也暗含对男性人格的弱化,“小奶狗”是以迎合和满足女性情感需求而存在的,它突出的是“小奶狗”对拥有权力和地位的女性的“臣服”。就像自媒体大号咪蒙就直言,“饱暖思淫欲,是女性独立的象征……我不要你买房买车,你只要一直帅下去就好”。
 
“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必将回应凝视。”难道女权主义经历了如此艰难的自我赋权和抗争不公的斗争,为的只是像油腻大叔借权力调戏小姑娘一样,调戏“小奶狗”?难道女权主义的目标,只是从以前的男女不平等状态,扭转为女男不平等,以前是东风压倒西风,现在反过来西风压倒东风?——非也!女权的诉求不是站在女性的立场上去打压和诋毁另外一个性别,否则这跟女权主义所反对的男权制有什么差别;女权的“权”,应该是人的基本“权利”,而不是压倒另一性别的“霸权”。
 
“小奶狗”的泛滥成灾,固然在某一程度上反映了如今女性地位的崛起,但它也在另一方面反映了,男权规则如此强大,以至于整个社会对于男女平等的相处模式缺乏想象力。
 
在一个对新生代明星刘昊然的访谈中,当记者问他是小奶狗型男友还是小狼狗型男友,刘昊然回答:“我就不能像个人了吗?”这个睿智的回答点破了问题的症结。如同文化评论者戴桃疆尖锐指出的:“在现有的单一化的‘男子原则’社会中,多元和动态平衡的关系被排斥,平等的两性关系既缺少可效法的模型又缺乏可行的实现手段,导致所有具有革命需求的群体最后即便成功也只不过是走上对手的老路,不破除现有的蕃篱,两性关系最终只能在此消彼长的驯服与被驯服关系中来回摆动,不是男人和他的金丝雀就是女人和她的小狼狗。”
 
 
我们当然热切欢迎女性审美的崛起并支持女性打破套在她们身上的种种枷锁,只是实现这些诉求的路径可以不必是男权制的翻版,可以不是“小奶狗”式的狭隘想象。在一部热播的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中,我们可以看到平等男女关系的探索(虽然两位主演的高颜值让剧情理想化和偶像剧化了)。该剧播出时虽然铺天盖地的宣传是“年下男”“小奶狗”,但随着剧情推进,观众看到的并不是刻意强调的年龄差,不是什么“小奶狗”,只不过是一对普通姐弟情侣甜蜜的相处日常,他们平等相爱,并如何因为这爱抗击庸俗的日常和种种刻板成见。他们一点也不声嘶力竭,却不动声色地对传统的性别秩序进行了反动。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