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不给周云蓬办卡,银行你OUT了

不给周云蓬办卡,银行你OUT了

韩青,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银行八字朝南开,视障人士莫进来。

近日,盲人歌手周云蓬在中国银行深圳沙河支行办理借记卡,银行工作人员以其“没有民事行为能力”拒绝办理。周云蓬在微博上公布此事,第二天,银行向其道歉并表示“视障人不需要陪同人,就能进行银行业务办理,我们会对所有残障人士一视同仁,没有歧视”。

▲ 歌手周云蓬,中国为数不多的盲人歌手,被誉为最具人文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 © 图虫

中国银行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如果周云蓬不是民谣歌手,不是人民文学诗歌奖得主,不是有着近六十万粉丝的大V,银行还会迅速认错吗?而且,在银行的道歉信中,只有改进服务的空口承诺,不见改进服务的具体措施,如此形式化的危机公关,难免会让人觉得,银行此举不是给盲人的普惠,而是给名人的特权。


之所以要就此较真,是因为盲人办卡被拒不是个案。根据“残障之声”2016年的调研,429位视障人士当中有86.7%都有过办理银行业务被拒的经历,171名表示借记卡办理时候有过被拒经历,占总数的39.9%,239人在办理信用卡业务时有过被拒绝的经历,占总数的55.7%,在办理贷款、转账、生活缴费也有一些人被拒。

被拒原因有的是无法签字或充分了解风险,有的是“没有监护人陪同”,有的是无法在触屏电脑上输入密码或ATM取款。不管这些银行主观上如何认识,但这客观上确实构成了歧视。根据《残疾人权利公约》,基于残障的歧视有三种,直接歧视、间接歧视和拒绝提供合理便利。虽然没有银行直接对视障人士说不,但在其要求必须签字而不能用指纹替代时已经构成了间接歧视。

至于“没有监护人陪同”,更不能成为一个理由,因为根据民法总则规定,成年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是指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或经法院宣告过的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并不直接涵盖某个残障群体。遗憾的是,银行工作人员似乎不了解这一规定,就连全国人大代表、农业银行深圳分行行长许锡龙都在去年两会上表示,盲人需要残疾人证书上的监护人陪同才能办理业务,而这一说法明显与去年两会上修订通过的《民法总则》条文相悖。如果连行长都是法盲,都戴着有色眼镜,手下的工作人员更可想而知了。

有的银行说这是为视障客户的资金安全考虑,但并没有相应数据说明视障人士受骗比例较高。曾因办卡被拒起诉某大型银行长沙红星支行的视障人士商磊就表示,“这和保险公司不给残障人士办保险说风险较高一样,我是看不到,但我出门会更小心,像我全国各地到处跑,也没出现什么意外。”而且,反过来说,难道不给视障人士办卡,让他们只用现金就更安全吗?实际上,借助于读屏软件,视障人士能用手机、能用电脑,可以熟练地网购、付款,甚至成为理财能手。可由于社会大众接触到的盲人较少,银行工作人员便想当然地认为“不给你办卡是为你好”。

正如一位残障朋友所说,“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视障人士的日常生活能力超出很多常人的想象,几年前,我对此也一无所知。有一次大家一块做饭,听到一位盲人朋友要主动承担切菜工作时,我忍不住说到,哇,你还会切菜!她当即回应,我不但会切菜,还会切你呢!从此我再也不敢小瞧。视障人士从事的工作也是三百六十行,有客服,有网管,有程序员,有教师,有律师,有速录,有心理咨询师,等等,早已不局限于按摩、音乐和算命。只可惜在政府部门或金融行业的还很少,就差一位盲人行长、盲人部长了。

当然,盲人主席更好——如果能通过银监会发号施令,视障人士办卡就会方便多了。其实,早在2012年,银监会办公厅就发过《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残疾人客户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要求银行“应当针对残疾人客户的特殊情况和实际需求做出统筹考虑,充分尊重和保障残疾人客户公平获得银行业金融服务的合法权利”,“应当考虑残疾人客户的具体困难,为其提供更加细致和人性化的服务”

中国银行业协会随后也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残障人士银行服务的自律要求》,要求“会员银行应在确保残障人士享受与其他客户平等权利基础上,充分考虑各类残障人士需求,尽可能提供便捷的人性化服务。”并详细罗列了各项措施,如,“有书写障碍的残障人士办理开户、存款、取款、挂失及贷款等业务时,可以使用按手印并加盖本人图章的方式代替签名;对上肢残疾不能按手印的客户,在查阅有效身份证件确认本人身份后,可以使用盖本人图章的方式代替签名;对可以签字的视力障碍客户提供签字框工具或相应服务措施,便于视力障碍客户签名”;“有残障人士窗口的银行网点应安放键盘式密码输入器,便于视力障碍客户使用”;“在提供语音叫号系统服务的同时,为听力障碍客户提供电子显示屏叫号服务或相应功能的服务措施”。

但很显然,这些规定并未全部落到实处。关键在于,这只是自律性要求,既没有常态化措施的保障,也没有任何惩罚性规定,做得咋样,全靠自觉。于是,银行也各自为政,甚至交由各营业网点自行决定,视障人士办卡是否顺利,主要看运气。“残障之声”曾对湖南十家银行做过电话调研,发现他们均没有出台关于残障人士服务的政策文件,其中4家银行表示盲人可以直接办理,可以用指纹识别或者按手印的方式代替签字,5家银行表示必须在有人陪同的情况下才能给盲人办理业务,有1家表示盲人只有在必须签字的情况下才能办理业务。

就拿周云蓬深圳被拒一事来说,他在中国银行无法办理,去招商银行办成了,但长沙的招商银行则表示必须要带监护人,盲人签的任何字都是无效的。而在商磊办卡被拒起诉案和解后,某大型银行湖南分行则承诺,省内所有网点都不会拒绝残障客户。两年过去,他果然再未见被拒的案例。银行某负责人,也成了他的朋友。正所谓,不打(官司)不相识。

数据显示,中国残障人士超过八千五百万,其中视障群体高达一千七百万,他们的金融需求应该得到充分满足,能力和人格也应该得到充分尊重,这一庞大的客户资源也理应得到充分挖掘。不给盲人办卡,显然是银行落伍了。期待银监会出台升级版的规定,让银行在服务残障人士上既有自律也有他律,当然也希望更多视障人士去碰碰钉子,公开投诉那些拒绝提供服务的银行,毕竟,任何权利都是争取而来的,而中国的公共服务尤其需要倒逼。这样,周云蓬就不用再写一首歌,《不要做中国银行的客户》。

​​​​​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