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游戏和教育之间的较量,也是聪明人之间的较量”

“游戏和教育之间的较量,也是聪明人之间的较量”

前不久,南都观察和文化纵横主办了一场关于“王者荣耀”的沙龙。最后互动环节,一位高中数学老师说,他为了不让学生玩游戏,在教室装了屏蔽器。

在现场,老师还问三位分享者:“如果你们当年还是中学生的时候,有‘王者荣耀’这款游戏(分散注意力),你们还能(以学者、开发者的身份)坐在这里吗?”

当时,游戏开发者“一刀平五千”说:“我觉得开屏蔽器不太好,如果真的有什么紧急的情况要联系,没信号。……屏蔽很容易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我小时侯遇到这种技术手段,第一反应肯定是斗智斗勇。”

沙龙之后,一刀又写了一篇回复——在现场,他没有这样回应那位因担忧学生而略显焦虑的数学老师——手机屏蔽器是违法设备;“游戏”和“教育”之间的竞争,已经拉开了序幕。

“如果有一天“王者荣耀”不再是被认为是个问题了,原因肯定只有一个——有一个更好玩、更吸引学生的游戏,把它取代了。当每一个老师认识到“王者荣耀”导致自己教学质量下降的时候,他就应该认识到,时代改变了,只要还在教师岗位上,整个职业生涯都要和移动互联网争夺学生的注意力,都要绞尽脑汁,想办法引导孩子学会正确分配时间和精力。”

听到提问后,我脑子里有很多声音,从理论到实际,从细节到发散,不过被自我筛选了。

理论上而言,田丰老师毫无疑问是正确的,社会问题必然需要在社会层面各方面来一起解决。我之前说得很清楚,对那些留守儿童以及疯狂加班族的子女而言,时间空间上都和父辈分离了,也没有另外一个可靠的组织、或者特定的活动(比如日本的学校社团,美国一些社区小组)来调配、引导他们的精力,培育乐趣,满足社交需求等。

禁掉“王者荣耀”,甚至禁止孩子玩手机,而不提供替代品,他们肯定会反抗。再说,谁来监督他们,执行这个办法呢?监护人和孩子都不在一起。

实际操作过程中,那位数学老师事后也谈到了——学生的反抗很激烈。家长在经济上对孩子并不吝啬,上交手机的话,孩子就买两个,一个上交一个偷偷玩。如果学校禁止玩,那学生就放学后滞留,打一阵子再回家。

说到细节。我本想指出手机屏蔽器是违法设备,它会侵犯公民的自由通信权,为人师表使用违法设备,则会进一步失去学生的尊重和信任。屏蔽器在目前之所以能起作用,仅仅是因为没有普及开来,一旦大部分人用这个手段阻止孩子玩在线游戏,培养出了市场需求,那么很快,淘宝就会有反屏蔽器出现。一个屏蔽器250元,另一个反屏蔽器500元肯定有人买,也就多一个250而已。

屏蔽手段用到极致,无非是设个安检门,在校门口就彻底让学生和手机分离,但仍然阻止不了孩子联想和谈论、上课走神。

“王者荣耀”让教师倍感压力,我认为本质上是新兴行业的兴起对传统行业造成了挑战和冲击。就如电话和短信杀死电报、数码相机杀死胶卷一样,互联网在移动端的兴起对传统的教育行业造成了极大的挑战。我们说互联网改变了很多传统行业,凭什么教育行业就可以置身事外呢?

以前只要备好课、深入浅出讲好课,传道授业解惑,就是好老师。现在突然发现不行了,因为有手机在干扰,在和老师争夺学生的精力。学生不成熟,很容易就会把时间、精力花在手机上。

但这个挑战是给老师的,不是给开发者的。甚至极端点说,老师希望所有学生都不玩游戏,开发人员肯定希望所有人都玩游戏。某种意义上,这是两个行业在一个层面上的竞争。

时代的发展不可逆,二十年前没有游戏,老师、学生的烦恼比现在少,但有意义吗?就算如老师所说,二十年前有“王者荣耀”,我因为玩游戏而不能坐在这里,又怎么样呢?我们也回不到那个时候了。

如果有一天“王者荣耀”不再是被认为是个问题了,原因肯定只有一个——有一个更好玩、更吸引学生的游戏,把它取代了。当每一个老师认识到“王者荣耀”导致自己教学质量下降的时候,他就应该认识到,时代改变了,只要还在教师岗位上,整个职业生涯都要和移动互联网争夺学生的注意力,都要绞尽脑汁,想办法引导孩子学会正确分配时间和精力。以前没游戏的时候不用考虑这个,然而回不去了,一切都改变了。

行业的竞争大体上依靠两个,一个是国家政策,一个是人才。游戏产业有巨大的税收贡献,中国游戏市场2017年估计在1500亿以上,目前国家政策是鼓励游戏的。电视上没有香烟的广告,却有游戏的,说明游戏已经不再被妖魔化了。

至于人才,我想很多人不知道一个游戏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开发。我入行的时候,同事们学历平平,但2008年后,很多985、211的名校毕业生都涌了进来,最近两年连清华北大这类顶尖学府的也见怪不怪了。在高薪刺激下,未来十年一定有更多的人才涌入游戏行业,就跟人才涌入教育行业一样。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的较量,当然只会比今天更激烈。相对应,也会提高两个行业在全球的水平。

既然是挑战,那么还有一个词——机遇。教育行业和游戏行业或许有一定层面的竞争,但学校和学校之间,教师和教师之间一样也有。我能更好的引导学生分配精力,你的学生上课打游戏开小差,那么作为一个学校,作为一个教师,我就比你领先、优秀?学生之间是不是也有竞争?我比你更能理智、合理分配时间在“王者荣耀”上,那么我在自控力上就比你有优势?

数码相机出来的时候,有胶卷行业的大亨出来抗议吗?抗议数码相机导致胶卷行业的工人下岗?抗议工人家里没钱买米、孩子没钱上学?

并没有,行业影响、冲击,甚至颠覆另一个行业是历史规律。他们之所以没有出来抗议,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不占理不正确么?也不是的,他们没那么做,是因为那么做没有用。现在哪怕全国媒体和教师团队都反对“王者荣耀”,都呼吁封杀它,也没用的。“王者荣耀”的后面,是下一个更厉害的“王者荣耀”。

可是在现场这些话我都没有说,因为本能地感觉到那个教师在为眼前的事情苦恼,他关心学生,看着学生自律不够而学习下滑而焦虑,以至于他会来听这个讲座,来帮助自己思考这个问题。

这些现象对他却是真正的问题,我突然想帮他,去想一些具体的措施。社会问题确实是需要在社会层面来解决,可谁都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来,会不会来。

而他的学生,离高考就一年两年了吧。他说他用了屏蔽器,学生成绩回暖了,那就用下去吧。

一刀平五千

2017 / 8 / 12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