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南京“猥亵儿童案”折射监护制度亟待完善

南京“猥亵儿童案”折射监护制度亟待完善

8月12日,@作家陈岚 在微博上发信息称,有网友投诉——

当天在南京南站候车室,一家三口(父母和一个20岁左右的男生)带着一个小姑娘在候车。小姑娘大概十二三岁,可能是这家人的继女、堂妹或表妹,或邻居家委托带着旅游的小孩。

候车期间,“男生显然是有预谋地让小女孩坐在他的腿上。……男生公然把这个明显未成年的小女孩抱坐在自己大腿上,伸手到小女孩裙子里摸索。男生的父亲,看到男生所作所为及路人异样的目光,竟然没有制止。”

“20岁左右的那个男生就一直当众抠摸小女孩胸口,猥亵小女孩。孩子的表情比较麻木。似乎也不知道拒绝。”

微博发出后,案发辖区和可能为当事人居住地的江苏、安徽、河南等多地警方表示高度重视,@南京铁路公安处南京南所 在15日上午11时发微博称——

“经过深入细致侦查工作,于8月14日在河南滑县将嫌疑人段某某(男,18岁)抓获。经调查,其同行的两名成年人为段某某父母,女童为段某某父母的养女。目前,南京铁路警方依据查证事实,已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段某某依法刑事拘留,对段某某父母正在依法进行调查处理。铁路警方还积极协调当地有关部门妥善安置受害女童,切实保护其合法权益。鉴于该案涉及未成年人,警方再次吁请广大网友从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和合法权益出发,不要扩散传播相关人员信息和案件细节,防止对受害人造成再次伤害。 ”

@作家陈岚 在微博上公开此次猥亵案事件后,被部分网友认为是多管闲事、小题大做,收到微博上近千条的死亡威胁、诅咒及谩骂,甚至有人威胁“出十万买你的一只手”,并且不断接到骚扰电话,还有人在网上公布她的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

公益组织“女童保护”负责人孙雪梅说:“猥亵儿童属于刑事案件,家庭成员是否介意、孩子是否愿意,并不影响犯罪事实的构成。孩子不是大人的附属品,尤其这个案件中,女孩是这个家庭的‘养女’,可能会面临更多的不公平。在《刑法》中,猥亵儿童更是要从重处罚。社会上要更多一些多管闲事的人,才能更好的保护儿童免受性侵。”

▌433起性侵儿童案件,778个受害人,近七成为熟人作案

年初,“女童保护”公布了2016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数据,433起性侵儿童案件,778个受害人。

“女童保护”连续多年发布“性侵儿童案件统计调查报告”,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公开报道的儿童性侵案件均大幅高于2013年,既体现出儿童被性侵现状的形势严峻,也反映出社会对这一现状的关注提升。

媒体报道的案件只是极少一部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曾表示,性侵害案件,尤其是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隐案比例约为1:7,一起性侵儿童的新闻的曝光,或许意味着7起案件已经发生。

在2016年的统计数据中,熟人作案占总案件的69.28%,有300起,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师生(含辅导班等)、邻里、亲戚、家庭成员。“犯罪嫌疑人利用熟人身份,更容易接近受害者并取得信任,再加上自身力量、身份地位等优势,使性侵案件更易发生。”

▌家长认知不足,学校教育缺失

“女童保护”还公布了另一份报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

根据这份经全国31个省份共9151名家长填写的报告,68.63%的家长表示没有对孩子进行过系统的防性侵教育;50.61%的家长不能确定是否可以从孩子言行中识别孩子是否遭遇性侵,还有16.85%的家长完全不能识别。

一边是对儿童防性侵的不了解,另一边是对性侵事件的愤怒。调查显示,在发现孩子被性侵的境况下,84.74%的家长会选择报警,但仍有3.39%的家长会选择私了,0.45%的家长选择默默忍受。

另一份针对儿童进行的调查则显示,86.55%的儿童没有上过防性侵课程;7.17%的儿童有过或经常遭遇未经本人或家长同意而被碰触隐私部位,存在被性侵的风险;被问及“未经同意被碰触隐私部位是否知道如何应对”时,30.48%的儿童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保护豆豆”是专注于儿童性教育的社会企业,通过和学校合作,“保护豆豆”进驻学校,以科学的方式对学生开展“我从哪里来”、“认识自己”、“保护自己”、“当我进入青春期”、“性别平等与社会性别”等性教育课程,也在过程中进行防性侵教育。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认识自己的隐私部位、学会拒绝、学会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向他人求助。

今年5月,在北京三一基金会主办的“防性侵教育”沙龙上,“保护豆豆”的老师胡佳威说:“在性侵事件发生后,受害人首先遭遇的常常是无奈。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被性侵者的求助渠道还不完善。曾经有人在被性侵后求助警方,但是警察在受理过程中的问询没有一定的技巧,直接就问‘刚才发什么了什么’……这样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在求助的过程中,受害人的隐私和心理状态都需要被保护。

“其次,了解如何求助也很重要。在开展性教育的时候,我们一般会引入‘社交圈’的概念。人际关系就像一个圈,越往外越大,越靠近核心的地方,就是我们更信任的人,比如父母,稍微远一点,可能是爷爷奶奶、警察,更远一些,是其他亲戚、老师、保安、朋友等等。我们和孩子们说,要向信任的人求助,比如被亲戚伤害了,就要往‘社交圈’里面更信任的人求助。”

“最后,是向谁求助的问题。如果在公共场合,父母都不在身边,可以向穿制服的警察或者其他工作人员求助。大部分情况下,儿童的体能、认知都无法独自反抗成年人的暴力。我们会和孩子们讲,一定要向信任的人求助。”

▲ 在“保护豆豆”官网 www.baohudoudou.com,可以下载他们专门设计的“开源计划资料”,其中包括8个主题的性教育课件、600余张专门针对儿童的性教育卡通图片和众多的数据报告、教育材料……

▌ 不要因为不好意思而闭口不谈

因此家长,尤其是父母就应该有意识的去保护孩子,而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就忽略孩子的感受。在胡佳威接触的案例中,曾发生过孩子被舅舅猥亵,而母亲碍于亲戚间的关系,陷入了既想保护孩子,又无法跟弟弟开口的矛盾中。孩子从书中学到“身体不能随便给人乱摸”,于是求助母亲,但母亲只是教育孩子“以后不要单独和舅舅在一起”,并没有警告自己的弟弟。

“我能理解当她发现自己的亲弟弟猥亵自己孩子时的那种愤怒和无措。但是有一个底线,就是不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很生气,或者很难过。否则母亲的情绪会传递给孩子。原本孩子只是困惑,一旦家长表现出难过或是生气,并且不能解释好这种情绪,反而容易让孩子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加深对事情的印象。”

在和孩子沟通的过程中,应该把重点转移到表扬孩子如实告知这一点上。夸夸孩子,‘你勇敢地告诉了妈妈,妈妈觉得你做得很棒。下次如果还遇到别人对你做这样的事情,你也一定要告诉妈妈。这样妈妈才可以更好的保护你。舅舅可能也是一时糊涂,所以才做这样的事情。下次我们拒绝他就行。如果你不喜欢他,那以后咱们就不理他。如果你觉得没事,我们下次就告诉舅舅,不可以再碰我。告诉舅舅:我妈妈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我们会建议家长尽量以简单的方式和孩子沟通。但是也建议大人之间有足够的沟通,不要因为不好意思而闭口不谈。风险是存在的,如果下次舅舅还做这样的事情,甚至变本加厉,孩子很难有成熟的办法去应对。所以就算再不好意思,那个母亲也应该明确的告诉她弟弟:‘我知道这件事情,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无论如何不能让孩子独自去面对。”

同样涉及“防性侵”的性教育课程,“女童保护”也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家长和孩子都可以参加。女童保护会接受有需求的地方团委、妇联、教育局、NGO、学校等方面的申请,项目组评选出合作机构,协议并将教案授权给合作机构,组织教师和志愿者先自我学习,项目组随后进行讲师培训与考核,之后各地根据各地的具体情况,由考核合格的讲师进入到学校和社区进行防性侵害课程讲授。

▲ 儿童防性侵的课堂上,黑板上是老师画的“背心、裤衩、裙子遮盖的卡通小人”。

据公开数据,截至2016年10月,“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7个省份相继开课,拥有80个地方团队或地方合作单位,培训志愿者超过万人,课程覆盖人群超过90万人。

▌ 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今年三月,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推出已久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遭受争议,有家长吐槽学校的性健康教育读本尺度太大,直接出现男女生殖器的名称。

后来经过媒体的了解,原来当事学校只是把教材当作补充读物,而没有加以有效的引导,导致家长误解。实际上这套教材从2007年就推出了,第一年只在北京大兴区行知学校1年级开展教学实践,最初的课程安排是从1-3年级。其中不仅有人体发育,还有性与生殖健康、性健康行为、性别与权利等内容。

发现教材仅仅被当作课外书供学生自行翻阅,课题组补充说,“这也正是我们坚持将该门课程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在学校使用这套读本开设课程之前进行完整的教师培训的原因。”

▲ 掀起热议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微博营销号发布的内容为虚线内部分。完整图片是在引导孩子拒绝熟悉的人触摸隐私部位。

2011年,国务院颁布《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提到“加强儿童生殖健康服务。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只在某本教材的某个单元呈现“性教育”内容并不算“纳入课程体系”,这些内容自上世纪末就陆陆续续出现在教材中,真正重要的是充足的课时、经过培训的师资。

教材已经有了,主要的问题在于课程安排上。学校的课程安排包括国家、地方、校本三类课程,学校在校本课程的安排上有决策权,比如安排手工课、民俗课等。真正的阻碍在谈性色变的传统上,即使有成熟的教材和课程体系可以直接进入,学校也不会轻易引进。

今年两会,有两位全国人大代表分别就“儿童防性侵”议题作了提案,都没有局限在单独的“儿童防性侵”上。中华女子学院孙晓梅教授提案在大学开设家庭学科,向大学生统一讲授防性侵、性教育、儿童营养、法律等课程,为这些未来的父母先上好课;内蒙古集宁一中李一飞校长提案将政治课改为公民教育课,把防性侵教育融入课程中。

胡佳威曾表示,随着近几年媒体报道的增加,很多家长和学校已经意识到防性侵教育的重要性,也会邀请相关的机构给学生专门上课。但是因为课时有限,有的学校一学期只能给出一两节课。可是只有在系统的逐步引导下,孩子才能慢慢了解“性”,进而知道怎样才能保护自己。

▌以“国家监护制度”做最后的屏障

儿童对家庭的依赖性极高,如果遭遇家庭成员的侵害,难有完善的社会力量给予支持。因此“女童保护”等社会组织和专家学者也一直呼吁“国家监护制度”的完善。

在南京“猥亵儿童案”中,“哥哥”实施了猥亵行为,“养父母”均未制止。但是如果剥夺了“养父母”的监护权,女孩的生活、学习又会成为新问题。只有完善了“国家监护制度”,对孩子才有兜底的保障。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研究员张雪梅曾说:“关于监护制度完善立法,不仅应该让孩子被监护,而且不能形同虚设,要实现有效的监护,比如监护变更、监护剥夺,以及妥善安置等各方面。如果民政部门剥夺了监护人的监护权,那么由谁来监护这个孩子?中国目前的监护机制还不完善,还要不断加强对儿童保护救助和福利机构的建设,使它们能满足儿童的需求。另外就是倡导爱心家庭、爱心社会机构参与解决儿童监护辅导的问题。”

时有令人震惊的性侵案件发生,时有令人惊愕的言论出现,也总有人认为“小题大做”、“家长和孩子反应过度”,甚至对爆料者发出“死亡威胁”。但猥亵就是猥亵,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的孩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二百三十六条: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文章原题为:南京“猥亵儿童案”涉案人已被刑拘,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的孩子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