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若监管不力,超过千亿的彩票公益金很容易滋生腐败

若监管不力,超过千亿的彩票公益金很容易滋生腐败

6月1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发布会在京举行。

《报告》显示,2016年社会捐赠总量预期将达1346亿元。此外,去年彩票销售总量达到3946.4亿元,筹集彩票公益金1039亿元,首次突破千亿。与2015年相比较,2016年社会捐赠总量增长率为10.7%;彩票公益金筹集总量增长率为5.8%。

随着彩票收入池子的不断扩大,彩票公益金暴露的问题愈发严重。《报告》主编杨团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称,在彩票公益金提取比例上,“2016年‘两彩’(福彩、体彩)的销售总量已经接近四千亿,但筹集的彩票公益金只有一千亿,其中的三千亿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灰色利益空间,很容易滋生腐败。

▌《慈善法》等法规相继出台,慈善事业进入依法治理时代?

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及相关配套法规密集出台,为慈善活动制定了法律依据。但同时,一些法律法规也被认为监管过严,不利于慈善事业的发展。(“境外法”施行后,境外NGO在中国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去年9月,《慈善法》正式实施后,政府执法力度加强。截至2016年10月,民政部曝光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数量达1287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主要是内地居民在境外注册,并在境内开展活动的组织)。民政部与百度合作,在百度百科中对被曝光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专门标注。新浪微博根据民政部名单通告,对2169个与离岸社团、山寨社团有关的账号进行了处理。

▌社会组织数量继续增加,总量近70万个

《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国共有社会组织69.9万个。其中社会团体33.5万个,基金会5523个,民办非企业单位35.9万个。另据基金会中心网实时观测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国基金会总数达5545家,较2015年增加674家。

通过基金会数量增长趋势可以看出,《慈善法》通过后,公募基金会数量增加的速度大幅下降;同时,非公募基金会登记成立的审批权下放、取消业务主管部门要求,降低了注册门槛。

根据2015年净资产排名,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年底净资产为51.73亿元,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年底净资产为40.25亿元,分别位居全国所有基金会的第一、二位。同时,全国学校基金会的净资产总量也占非公募基金会净资产总量的一半以上。

▌精准扶贫阶段,妇女面临反贫挑战

《报告》还指出,精准扶贫阶段的妇女反贫困问题也面临挑战:一是资金短缺、难以催生好的可推广的项目案例。扶贫资金相对额度较大、周期较长,很多公募与非公募基金会难以担当。

近年来,政府开始尝试拿出部分资金向公益组织购买服务,但这些项目多属于“短平快”的类型,资金小,周期短,使社会组织扎根社区,通过专业理念和手法,促进服务人群脱贫和发展的传统优势和长项不能很好发挥表现出来。

同时,从购买服务的资金来源看,这些资金多来自民政、残障、救助等相关部门,而国家扶贫资金反而在推动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的过程中销声匿迹了,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一些能够体现专业性,具有可复制、推广潜力的综合类扶贫项目很难出现或者被看到。(首富的扶贫小目标,14亿元能干些啥?

二是妇女、性别与发展人才断链。90年代国际合作项目中成长起来的一批妇女、社会性别与发展的专业人才,有很多是学界的,随着高校和科研单位考核制度严格化以及他们自身年龄的增长,许多人已退出了发展一线。

国际机构撤离后,行业内和反贫困相关的“参与式社区发展”、“社会性别与发展”等培训与实践项目骤然减少,新生代的社会组织成员没有机会获得相关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公益慈善行业出现了明显的人才断层现象。所以当“精准扶贫”呼唤更多的社会组织扎根社区时,却发现具有专业能力的社会组织数量有限,既缺少能够对政策产生影响的重量级专家,更缺少在社区有实施行动研究能力的学者兼行动者,亦缺少在一线为目标人群提供对口服务的实际工作者。

近些年发展起来的社会工作者队伍,有替代发展工作者的趋势,但由于中国社工队伍培养的先天不足,要担当重任还需磨炼。中国社会组织参与妇女反贫困任重道远。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