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美国的年轻人怎么也越来越穷了?

美国的年轻人怎么也越来越穷了?

过去几十年里,进入大学并加入社会劳动的年轻女性越来越多,她们的收入稳定增长,经济能力也在提升。

然而年轻男性的情况却越来越糟糕。

40年间,尽管接受了更好的教育,工作时间也保持在相同水平,“年收入 3万-10 万美元”的年轻男性在同一年龄段中的比例却显著降低。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的最新分析,许多年轻人已经滑落收入水平的底层,这样的变化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影响。

机器和海外劳工取代了许多蓝领阶层的工作,工作职位在减少,越来越多的工人被迫进入工资更低的服务行业,在一些案例中,有人被完全赶出劳动力市场。

另一方面,在医疗保健等女性更占优势的行业中,工作机会又在以最快的速度增长。

从学术上来讲,男性也确实落后了。制造业和其他低技能工作的消失导致了一场“激流,冲走了人数众多的年轻男性,”Neil Sullivan 说,他是关注劳工发展的非营利机构“波士顿私营工业委员会”(Boston Private Industry Council)的执行董事。

日益断裂的经济正在影响所有年龄段的工人。收入停滞不前,但生活和学习的花费猛涨,相较过去,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开始考虑低水平工作。男性遭到的冲击尤为严重,许多人被迫签订合同,或者不得不兼职工作。

“我几乎无时不刻都被问道——‘你有多少时间?’” Sullivan 说,他认为不断下降的财富会对男性造成精神上的深远影响, “非常艰难,社会期望你有能力维持生计,但你甚至不能为家庭提供足够的支持。”

相比上一代,许多年轻男性(人口调查局定义这一年龄区间为 25-34 岁)在开始他们的工作时身处明显的劣势,越来越多的人继续住在父母家中、晚婚,面对更多的困境。

“这会影响到他们的整个人生,”Elise Gould 说,他是“经济政策研究院”这一左倾机构的高级经济学家,最近与别人合著了《关于新一代高中和大学毕业生的报告》,“第一份工作将影响你一生的收入情况。”

31 岁的 Billy Exavier 在埃弗里特的百思买当保安,和父母、弟弟住在布莱顿。青年时候,Exavier 一家人从海地来到波士顿。Exavier 梦想成为一名警察,他正在努力获得高中同等学位,也即将完成在邦克山社区学院的刑事司法副学士学位。

尽管 Exavier 努力改善他的生活,他还是不相信一切会按照计划的方向前进。因此他也有一个备用计划——拿到商务驾照,这样就可以开校车或者货运卡车。

“我觉得我现在本应该在一个更好的地方,”他说。

▲ 正在社区大学上学的 Exavier 兄。JESSICA RINALDI / GLOBE STAFF

尽管中等收入水平的年轻女性在增加,这一水平下的男性在减少,整体来看,女性依然比男性挣得少。但其实,年轻女性受教育水平也在提升。

在马萨诸塞州,男生的高中毕业率在 85%,女生的是 90%。六年时间里,公立大学里女性的毕业率是 63%,男性的毕业率不足 58%。

26 岁的 William Chen 为私人承包商安装硬木地板,他在春夏季每周工作 5-6 天,每天可以挣 125 美元。除此之外,他还不得不去麦当劳做管理员工作,这样才能熬过冬天。Chen 和女友及另外一个室友住在莫尔登,他正在努力争取一个铅工业的学徒工作,也想回学校,“无论如何,我想有一份事业,得体地挣钱。”但他并不过分乐观,“如果想得太远,我会失望的。”

尤其是那些在建筑业、制造业工作的人,经济衰退给人带来沉重打击,他们的财产正在缓慢消失。

根据经济政策研究院,在最近一次的衰退中,“无工作的”(在学校时没有被雇用,或者登记为已经签约)高中毕业男生(17-20 岁)的数量比女生更多,并且越来越高。在 1990 年的高中毕业生中,11.2% 的男生和 16% 的女生处于“无工作状态”,2017 年早期,这一数据分别变成了 15.5% 和 14.6%。

相比过去,甚至有大学学历的男性也更难成功了。最近一届的男大学毕业生(21-24 岁)的失业率是 7.1%,2000 年时还是 4.1%。最近一届的女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已经全面恢复,回到了 2000 年的 4.4%。

根据专业咨询公司埃森哲的最新报告,在波士顿,女大学毕业生过去两年比同等条件下的男大学毕业生更快找到工作、更容易获得全职机会、拿更多的薪酬。大约有 40% 的女大学毕业生年收入超过 4 万美元,这一收入水平的男大学毕业生只有 16%。

女性从很多快速增长的职业中受益,这些工作能支付稳定的中产水平工资、雇用大量的女性员工,比如医疗保健、专业服务等。男性通常不愿从事这些职业,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 Lawrence Katz 说,这就造成了男性所期望的职业和实际上飞速增长的职业之间的“性别差异”。

需要注意的是,大约有 8% 的 25-34 岁的男性年收入超过 10 万美元,这一比例在 1975 年还是 3% 多一点。这一增长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大学,并且在后来进入金融、科技等高薪酬的公司工作。但是随着低收入水平男性的迅速升高,以及中等收入水平男性的急剧下降,富人与穷人之间的鸿沟持续增长。

“来自精英大学的人去了华尔街和顶级律所、科技公司,并且做得很好。实际上,他们比上一代人做得更好,”Katz 说,“但是对其他的年轻男性来说,他们的经济情况比他们的父辈更糟糕。”

▲ 过去40年间,滑落收入底层的年轻男性数量在不断增加。目前,有 41% 的男性(25-34 岁)年收入低于 3 万美元,而这一数据在 1975 年还是 25%

文章来自The Boston Globe,作者Katie Johnston,翻译公众号“失重表演”。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