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美国法官是怎么阻止了特朗普政府的禁穆令?

美国法官是怎么阻止了特朗普政府的禁穆令?

姚遥,法律学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2月10日,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做出判决,拒绝恢复川普入境限制令“禁穆令”。一周前,也是禁穆令颁布5天以后,2月3日,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地方法院联邦法官罗巴特作出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的入境限制令,即刻生效。随后,美国国土安全部就将入境规范恢复到了政令签署之前。川普政府也立即提出上诉。

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川普,上任不久就颁布令人震惊的行政令,暂禁全球难民和西亚北非7国公民入境。但法院目前的判决,让他就这样输掉了自己任上第一次行政权与司法权之间的博弈。虽然从程序上来说,川普还有机会将案件打到美国最高法院,不过他的禁穆令有效期只有120天,无论是如今民意的走向、最高法院法官的构成,都不可能支持他的禁穆令,更不用说诉讼冗长的流程即便走完,禁穆令的有效期也所剩无几。

▲ 在达拉斯以及美国其他多个机场均有示威者抗议有关命令。 © REUTERS

这一场三权分立制衡的故事,还要先从“行政令”说起。行政令并没有明确的定义,大体是总统依据美国宪法第二条享有巨大行政权力的载体。行政令从国父华盛顿开始时还相对不规范,甚至没有公开宣布和书面记录,只有直接收到指示的办事部门知晓。直到1907年开始,美国国务院将行政令正规化起来,并追溯到林肯在1862年发布的一条行政令为一号文件。行政令是总统在职权范围内颁布的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当总统和议会不对付的时候,甚至可以通过行政令指挥行政系统实现自己的意志。

总统行政令的权力这么大,也自然要遭遇制衡。总统行政命令将遭遇两种挑战,涉及到具体立法的行政令由国会制衡,其他的由联邦法院系统制衡。

官僚文化之下,行政体系以内无权否定总统的行政令,不过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的良心人士实在看不下去这条法律,将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在行政事务上的分歧提交给联邦法院裁决。

川普的“禁穆令”只是部分媒体给的称号,从13769行政令原文来看,官方名字叫做“禁止境外恐怖分子入境保护美国安全令”。白宫的官方说法叫做“严格审查令”,而一些含糊的媒体将其称作“旅行禁令”。

作为成熟的官僚体系出具的政府文件,并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赤裸裸的将禁止穆斯林入境写入文件之中。川普团队冠冕堂皇的用无比复杂的法律文字将禁令指向对美国有敌意和有恐怖行为的国家,还借用了前总统奥巴马在国家安全事务中列出的“关注国家清单”,禁穆令中的7个国家正是源于奥巴马时代就有的名单,以此证明此举延续了国家的反恐策略。

当然,办事部门在实践执行的过程中,完全不会受到这些浮华文字的干扰,实际结果就是将来自于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居民限制起来。共和党核心参与者朱利安尼就大嘴巴的直接说,这个禁令就是禁穆令。

▲ 抗议川普移民禁令的美国人,手举的海报上是头裹美国国旗的穆斯林女性。 © GETTY IMAGES

按照禁穆令艰深晦涩的原文和川普的承诺,只有来自七个国家的“小众信仰”群体会受到影响,也就是穆斯林会受到影响,基督徒并不会。不过行政部门的执行过程中往往矫枉过正,一位投票给了川普的叙利亚基督徒,就有亲戚被拒之门外。当一项行政命令为了掩盖真实意图而变得过于模糊的时候,行政部门的无所适从不可避免。

毋庸置疑的是,无论行政令的用于多么含糊,对个人自由大加限制的行为有目共睹,从而引发了个人、民权组织乃至州政府的起诉。

在华盛顿州提起的诉讼中,指称川普的13769行政令9处违法,包括宪法第五修正案关于平等保护所有人的规定,对国民有基于民族出身与宗教信仰的歧视,以及偏好基督教并诋毁伊斯兰教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指向了禁穆令违宪,而违宪只有最高法院才能做出终审裁决,也能彻底推翻禁穆令。

为此,同样精于法律和官僚系统之道的原告们,也在义正言辞的起诉之外,附加了另外一个请求,要求法院在最终判决之前,颁布一个临时禁令,暂停禁穆令的实施。后者的给出不仅不需要更为繁琐的程序,而且法院的判令一出之后就可以立即执行。这样等于实质上的阻击了禁穆令,对于仅仅120天有效的禁穆令来说,是否违宪很重要但并不关键,只要在有效期内无法得到实施,即便川普赢得了最后的法院判决,禁穆令的实际影响也被控制在了最小范围之内。

“911”发生以后,世界局势的变化影响了美国人对于安全的看法,虽然布什政府强权反恐过程中侵犯了很多个人自由,不过在自由与人身安全之间很难有一个简单的共识。对法官来说,过于高调的支持公民权利,但是万一遇到有恐怖袭击事件搅动民意的变化时,无疑将成为川普政府最青睐的活靶子。

川普政府的法律团队也并不是吃素的,他们能写出繁杂的文字,也做好了法律程序上应对的准备。川普政府强硬的提出,移民相关的事务是宪法赋予总统处理的权力,法院无权管辖。

▲ 川普与国家安全顾问福林、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在白宫椭圆办公桌。福林把伊斯兰主义称为一种"政治理念",并称它"隐藏在宗教外表的背后",他曾在推特上表示,对穆斯林的恐惧是"合理的"。 © GETTY IMAGES

长期以来有着支持民权传统的罗巴特法官,在千丝万缕的信息之中找到了最佳切入点。他回避了行政令是否违宪的问题。不过行政令会对原告各州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因此针对禁穆令其中的部分条款提出了“临时禁令”,以便留出时间重新审视是否“违宪”。

这样看起来客气妥协的判决,通过“临时禁令”限制了禁穆令的核心条款,等于暂停了禁穆令。罗巴特法官还特别在判决书中注明,“临时禁令”全国有效。

此判决一出,加之民心所向,川普政府的禁穆令已成为废纸一张。川普政府立即向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上诉,要求紧急暂停执行“罗巴特裁决”。

上诉法院审理的问题有所变化,要求联邦政府证明禁穆令的必要性,以及没有禁穆令对美国将带来的损害,从而决定“临时禁令”的生死。不过川普政府并没有给出对应资料,反而继续强调在事关国家安全的移民议题上,法院无权介入。

总统团队答非所问,结果就此注定,上诉法院驳回川普政府的上诉,“临时禁令”继续有效,禁穆令形同废纸。

川普只好气呼呼的在推特上说,“法庭见,我们的国家安全危险了!”手握千军万马加核弹头的超级大国总统,一纸令下限制个人自由,却硬生生被法院挡回,只能在网络上吐槽发泄,这样的国家,简直是太安全了。

▲ 川普关于“禁令”的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