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冯仕政:有些社会问题可用技术手段解决

冯仕政:有些社会问题可用技术手段解决

作者:冯仕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

很多社会问题,明明只是一个技术问题,或者即使是政治问题也可以用技术手段去解决,但有些人总是喜欢扯到政治高度。结果,调子越唱越高,花费越来越大,问题却越搞越复杂,不但原来的问题没有解决,甚至造成更多、更大、更严重的问题。

政治问题如何用技术去解决,且听我讲三个案例。

一、导游的WIFI

这是一个在微信上广泛流传,很多人都熟悉的故事。

众所周知,一个导游带团,如何保证队伍在游览过程中不散、不乱、不丢,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搁在以往,解决这个问题的常用套路是讲政治:喋喋不休地做纪律教育,反复要求团友加强时间意识、团队意识、大局意识、啥啥意识,甚至提到道德人品的高度,搞得团友不胜其烦,却收效甚微。

一位导游则不这样。他搞了一个便携式的WIFI热点,主动把帐号、密码以及注意事项告诉团友:10米以内信号很强,10米以外就信号差矣。从此以后,团友对导游亦步亦趋,不离左右,再也不用做什么纪律动员了。

图 | 网友恶搞的“导游WIFI图”

团友行动散漫,不守时间或不顾他人,确实是一个政治问题。但这位聪明的导游没有费那么多口舌,一个小小的WIFI就把事情搞定,省去不少力气,效果更是出奇的好。

这便是用技术手段解决政治问题的典范。夸完这位导游,再来看两个放着简单的技术不用,结果凭白生出许多政治问题的反面教材。

二、办公楼的保安

曾经有一座办公楼,为了保障安全,入口处专设一人,负责开门、关门、看门。每到晚上10点,看门的人就开始逐屋赶人;更烦的是,每到春节、五一、十一放长假,就整个假期全楼锁闭,不能进去办公,气得我只好送给看门的人几盒茶叶,方才解决了假期办公的问题。

尽管办公的问题基本解决了,但我对这个制度和门卫却一直“怀恨在心”。

民众因不自由而生恨,又因恨而起衅,自然是一个政治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通常的戏码可能是这样的:把双方请到一起,各诉衷肠,寻求理解;各自检讨,寻求谅解。最后,双方都很感动,握手言和。

然而,这种和解是很脆弱的。对一位教授来说,能够随时进办公室办公,是永恒的、不可遏止的需求。这种需求今天可以为了和解而压抑下去,但没准哪天还会再冒出来,仍然会因为得不到满足而生急生恨,然后起冲突,于是又产生政治问题。

这个问题看似复杂难解,其实通过一个简单的技术即可轻松搞定:楼内办公人员每人一个楼门钥匙或进楼密码,楼门在下班时间自动锁闭,然后办公人员凭钥匙或密码进出。以我在美国访学的经历,美国人就是这么干的。在美国大学里,building key(楼门钥匙)是再寻常不过的技术安排。

这样既保证楼内安全,又保证办公自由,还能节省保安人力费用,三全其美的事,何乐而不为?

一个building key或密码是多么简单的技术啊,但免去了多少麻烦和抱怨!而多少政治问题,就是在这样日常的麻烦和抱怨中滋生的。

三、医院排队

曾经带孩子去某医院检查视力,每次队都排得特别长,通常需要两三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任谁都不会高兴。更让人崩溃的是,排队的方式是用病历本,即患者按到达的顺序把病历本放在验光室外面的一张小桌上,大夫根据病历本的排序叫人进去验光。这样一种原始的排队方式,果然惹出不少麻烦。

首先,病历是一本斜压着一本铺在那里的,那么,后到的人是把病历本放在队列的上面呢,还是下面呢?从道理来说,两头都可以的,因为没有人明确地定义哪一头是开始。来人在疑惑之下,有的先问一问再放,有的则凭着自己的理解随便放。为免被人有意或无意地插队,人人都不敢走远,每次来人,大家都很警惕,蜂拥而上去“监督”。本来长时间排队就已经够烦,排队过程中还得时时提心吊胆,又都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自然就更烦了。

更糟糕的是,有些人扛不住这样的烦躁,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数前面还有几个。对这样的动作,大家自然不敢放松警惕,仍然会蜂拥上前“监督”。经过这么几番折腾,再宁静的人都会变得神经兮兮。

就在这样反复不断的“人盯人”过程中,整个人群的烦躁程度呈几何级数上升,稍有一点火星,便会爆发冲突。

不出所料,一个姐姐在数前面还有几个病历本时,不小心把一大串病历本弄到地上,顺序全乱!只好重新排序。但好几个人都自己认为原来是在前面而不是后面,于是大吵起来,差点动手,几乎就要发生群体性事件了。

面对这样的情形,估计又会有人哀叹国人素质、政治体制什么的,于是扯成政治问题。

不管国人素质或政治体制怎么样,单就这个问题而言,其实是同样可以用技术手段解决的。就在同一家医院的另一个科室,实行的是电脑排队叫号:患者把病历本交到护士台,护士把名字输入电脑,显示在大屏幕上,每位患者对前面有几个人、总体进度如何,了然于胸,根本用不着紧张兮兮地“相互监督”,坐在椅子上静等叫号就行了,哪里会有那么不安和烦躁?

黄仁宇先生在批判中国传统政治时,痛诋其中一个根深蒂固的毛病,即道德理想主义。在这么一种思维方式驱动下,凡事都喜欢归结为道德人心,而不肯在组织技术上动脑子。结果,一些明明可以用技术手段解决的问题,活活被搞成政治问题。最终,大道理讲得天花乱坠,实际问题却没有解决几个。然而,这却成为某些人继续和进一步讲大道理的理由。如此生生不息,恶性循环,直到西方的坚船利炮打进来,大道理再也讲不下去。

明明是技术手段可以解决的问题,非要往政治上扯,结果搞得一地鸡毛。

文章原题为:冯仕政:有些政治问题可以用技术手段解决

关联阅读

为什么中国的医院总是人满为患?

癌症已成儿童主要杀手,为什么我们的研发投入却远远不足?

为什么说直播是心理上的逃生出口?

为什么人们爱玩网络游戏?

· 本文由南都观察(ID:nandugongyiguancha)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 转载需添加白名单,请文末留言公众号及ID,并文前标明作者及来源、ID


南  都  观  察

Narada Insights

观察 | 思索 | 行动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 投稿及合作请发至邮箱:guancha@nandu.org.cn 或后台留言联系编辑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