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田方萌:为什么中国富人移民后又回国?

田方萌:为什么中国富人移民后又回国?

近年来,有关中国“精英移民”的报道和评论不绝于耳。然而根据我的观察分析,大量报道不仅存在偏差,有关评论也高度政治化了。富人移民既不是舍弃祖国的逃离行动,也没有导致国家的重大损失,而是一种正常的投资和交易行为。

已经移民的富人比例并不高

2013年10月的一天,著名导演贾樟柯发了一条微博

昨天聚会才知道,在座的十几个朋友除我之外,都办了或正在办移民手续,这让我非常震撼。

如果说这只是贾导的个人印象,2011年招商银行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则肯定了他的观察:“近60%接受调研的千万富翁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考虑。”2014年,胡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更新了这一数字,称“已经移民,正申请移民,和正考虑移民”的富豪加起来占到受调查者的64%。

就我所见,相关报道引用最多的数据就是六成千万富豪“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考虑”。这似乎意味着大多数中国富人已经或即将离开中国。

问题在于,究竟多少人已经移民,又有多少人只是想想?

“新世界财富”是总部设在南非的一家咨询公司,每年根据世界各国的投资移民数量发布一份全球百万富翁的迁移报告。这里“百万富翁”是指主要住所之外净资产价值在一百万美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相当于中国的“千万富翁”概念。根据2015年的报告,约有九千名中国富人移居他国,仅排在法国的一万名之后,是印度四千人的两倍多。

中国富人移民的绝对规模虽然很大,相对比例却很小。据“新世界财富”统计,2015年中国共有65.4万名百万美元富豪,当年移民占全体富人的1.4%。另据泰康人寿和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5中国高净值人群医养白皮书》,截至2015年5月,中国大陆共有121万千万富翁,这样移民率就低至0.7%。

由于中国投资移民热潮从2008年开始兴起,最初几年的人数也就几千,因此可以大胆估算,已经移民的中国富人也就占富豪阶层的二三十分之一。这一比例仍然值得注意,但还不到“60%”的十分之一。由于中国千万富豪增长迅速——《医养白皮书》称2015年比上一年就多出11%——因此他们的移民率很可能还在降低。“新世界财富”的报告这样评价:“从印度和中国迁出移民潮不值得特别担心,因此这些国家新产生的富人远多于离开的富人。”

与此对照,2015年法国和西班牙的富人移民率都在2%左右,希腊则高达5%,俄国和巴西也由于国内问题不被看好。那么,为什么贾樟柯为身边的朋友都在移民而感到震撼?富人移民集中在某些阶层和群体内,特别是拥有话语权的圈子里。这些圈子里的人们因而时常会感到“怎么大家都移民了”,并将这种印象传播到全社会。舆论界流传着一个不实说法——“第三波移民潮以投资移民为主”。其实投资移民只是国人向外迁移的新潮流,在人数上从来没有构成过主流。以中国投资移民最多的美国为例,2014财年美国向中国人签发了九千多张投资移民签证,而当年移民美国的中国人高达7.6万人。在中国每年迁移到国外的几十万人口中,投资移民仅占很小的比例。

有读者可能会问,2015年移出中国的富人一共有九千人,为何美国一年就发八九千张EB-5(投资移民)签证给中国人,这还不算澳大利亚发的五千张商务创新和投资签证?这是因为投资移民还包括富人们的配偶和子女。假定一份投资平均带来两张绿卡,移往美国的中国富人每年约有四千人,去其他国家的还有五千人,连家属总共不到两万人。从1992年到2014年,美国一共批准了1.3万多份来自中国大陆的投资申请,我们可以推算,通过EB-5签证移民美国的中国人约在三万人左右。在香港和加拿大没有关闭投资移民通道之前,我估计各有上万中国富人移居两地。这些年已经移民的中国富人及其家属大概在六至八万人之间,应该属于较为合理的推测。

土豪渴求洋身份

已经移民的中国富人在富豪阶层和全体移民中只占较小比例,为什么投资移民引发了国内外媒体的众多关注?

首先,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葡萄牙等国的投资移民项目中,中国都是最大的来源国,有时占到所有配额的八九成。

其次,有移民意愿的中国富人数量远高于已经移民的人数,他们推动着这个话题的持续热度。

再次,富人移民属于中国精英移民的主要组成部分,同人才外流和裸官现象一道成为坊间议论的话题。

若想对这一现象进行准确评价,我们必须了解富人移民的根本动因。

正如“新世界财富”报告所示,富人移民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性的现象,很多国家都推出了“现金换国籍”、购买房地产和债券,或产业投资的签证项目。然而,投资移民的主要来源国一般遭遇了经济衰退或政局不稳,中国相对而言繁荣又稳定,这就显得有些奇怪。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去年曾根据五大迹象预言中国即将崩溃,其中第一条就是中国富豪“一脚已经站在国门外”,并将自己的孩子送去留学,一旦国内有事就会大规模出逃。可这一理论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每年仍有三四十万留学生回到祖国。如果预感中国即将崩溃,他们为何还会回来?我在相关访谈中发现,留学生回国主要为了谋求中国提供的发展机遇,这恰恰说明中国社会的稳定性和吸引力。

与崩溃论类似,国内有些评论家批评不良政策逼迫富人移民。在最近共识网的采访中,清华大学教授任剑涛称:“巨富的移民,则多半是因为最近几年的国进民退,尤其是国有企业改革遭遇困难,官方想引入民营企业的资本,但又没有一个恰当的方法,导致民营企业家群体忧心资产安全,结果巨富移民人数大增。”任剑涛的观察首先以偏盖全——中国的投资移民的确有相当比例的民营企业家,可还有很多高收入的国企和外企经理,以及律师、演员、建筑师和金融家等职业人士。

资产安全也不是中国富人移民的主要考虑因素。2015年,汇加顾问集团发布《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该报告称仅有6%的投资移民将“资产安全”列为移民原因,远低于“教育质量”、“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

图 | 2015《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 © visas & HUNRUN Report

以上三大因素也是中国媒体报道富人移民时最常提及的原因。富人也像普通人一样,最关心子女教育和身体健康。从各种国际比较指标来看,发达国家的教育和环境质量确实优于中国,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中国富人渴望移民——这本质上是一种趋利避害的投资和交易行为。为子女办理移民身份有利于他们申请发达国家名校,而且也只需要付出较低的学费,父母也可以借机享受国外的美好环境。然而,移民背后更深层次的社会心理因素仍然值得探究。就像富人们购买奢侈品,他们不仅看重其使用价值,也在乎那些商品所显露的社会地位。

在中国,富豪们也时常被讥为“土豪”,这正是他们急于摆脱的标签。他们不满于仅仅在物质上富足,而且希望在文化也高雅起来。想做到这一点,最快捷的方式莫过于追求“高端大气国际范儿”,在生活品质与西方同步,挤入全球精英阶层。正如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刘双所言:“对于土豪,还有什么比作为对立面的‘洋’更能摆脱‘土’的形象?”比起其他移民通道,投资移民恰恰是限制最少的一条终南捷径,“若想从此过,只交买路财”。

刘双最近在《中国季刊》发表的论文表明,中国富人移民实质上是一种阶层导向的消费行为,也是一种将经济资源转化为社会地位的重要途径。当亿万富豪已经移民,千万富豪们就得跟着这么做了,否则就会让圈子里的其他人比下去。换句话说,投资移民热潮并非由于发展受阻,正是发展本身导致的现象。

移民不移居,左右皆过虑

投资移民的中介业务在中国已经成为一项蓬勃发展的产业,据说有国内有数千家大大小小的中介公司,向一位移民客户收取的费用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截至2014年,美国的投资移民项目一共吸收了来自中国大陆的67亿美元直接投资,并创造了十万多个就业机会。然而,富人移民对中国最大的影响恐怕还不是经济意义上的,而是在政治领域。

在很多网民看来,富人移居属于“不爱国”,并将“仇富”的恨意集中在投资移民身上。在不少人的想象中,富人们或是做过亏心事,怕政府追究,卷走财富逃往国外;或是贪污腐败,先将家属送出国,自己身为裸官逐步转移资产。这两种情况不是没有,但不太可能成为主流。根据《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投资移民的资产主要来自投资回报(34%)、公司经营所得(32%)和工资奖金(23%),长辈赠与只占8%。此外,美国等主要目的国对申请者的资产来源都会严格审查。有位中介顾问告诉我,他所在公司的不少客户由于未能充分说明财产来源而遭到拒签。我们可以相信,大部分中国富人使用合法财产,通过合法渠道,获得了合法身份。况且,他们大多只拥有外国的永久居留权,并没有改变国籍,不应被加上“不爱国”的罪名。

图 | 投资移民的资产主要来源。数据来自2015《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专项调研的受访人平均年龄为40岁,其中年龄在31~45岁之间的人数最多,占比58%;46岁及以上的占比33%;30岁及以下的占比9%。资产方面,受访人平均拥有3千万资产,其中1~5千万区间内的人数最多,占比57%;5千万~1亿的占比7%;1亿以上的占比4%。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必像一些评论者那样,担心富人移民会给中国带来巨大经济损失。如任剑涛教授在采访中表示:“……产出财富的‘优质’居民大量遗失,而甚少财富贡献能力的‘劣质’居民愤愤指责生活质量下降。国家因之缺少必要的财税来源,陷入管理资源的窘迫短缺。”这位学者其实过虑了。如前所述,每年中国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富人移民,而富人们的数量却以一成的速度增长。中国经济增速的确在放缓,可很少有经济学家会将原因归结为投资移民。

更重要的理由在于,很多中国富人“移民不移居”,大部分时间还在国内经营业务,“留住企业家”的呼声就显得无的放矢。不少媒体报道都表明,大部分已办理移民的富人并不会真正移居国外,关键在于获得移民身份,便利子女就学和自己旅行。据《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富人海外投资占其总资产的平均比例为16%,仅有5%的受访者将一半以上的总资产投向海外。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富豪并不是真的要彻底告别中国,只是通过投资移民购买一个洋身份罢了。

由于中国企业家不了解国外市场,也存在语言和文化障碍,他们的事业发展还会限于国内,至少短期内不会离开中国。脱离了国内的人脉关系和社会规则,他们的经营才能在国外并不能充分发挥出来。刘双教授还委婉地指出,中国“体现男子气概”的商业文化,也是很多富人乐意呆在国内的重要原因之一。有些富人让家属或子女作为主申请人,以逃过目的国规定的居住时限。家属作为主申请人在国外坐“移民监”,也方便他们在国内享受自由生活。

在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持续的状况下,投资移民恐怕会存在一二十年。台湾和韩国的发展水平超出中国大陆一截,每年仍有几百人投资移民到美国。不过,这股移民潮很可能不会继续扩大了。由于投资移民项目在很多发达国家受到批评,目的国政府不断提高移民门槛或是拉小门缝,中国富人移民的数量或许已经达到了目的国愿意接受的上限——他们在美国也已开始排队等待进门。中国的富人移民属于发展中出现的现象,也将在发展中消退。我们淡定看待这一潮流便好,不必将它政治化,为或左或右的言论所歪曲。

关联阅读

任剑涛:中国怎样才能留住自己的精英居民?

李稻葵:中国需要警惕中产收入陷阱

· 本文由南都观察(ID:nandugongyiguancha)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  都  观  察

Narada Insights

观察 | 思索 | 行动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 投稿及合作请发至邮箱:guancha@nandu.org.cn 或微信后台留言联系编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