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南都观察 > 牛仔裤都不让买了,做环保是不是太难了点

牛仔裤都不让买了,做环保是不是太难了点

牛仔裤表示,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一部几年前的纪录片,他与快时尚品牌一起被推上了环保的风口浪尖。

前段时间刷屏的“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把牛仔裤送上了环保对立面。牛仔裤从横行服装时尚界的霸王跌到了“穿上身就是罪恶”的地位。同时,关于“快时尚”品牌诸如H&M、ZARA等不环保的批评也铺天盖地而来。不过相信大家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今天来看看,这种局面有没有改善的可能?

 ➤ 华服背后确是严重的污染 

不仅是牛仔裤,整个服装纺织业都是资源消耗和排污大户,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仅次于石油业。纺织业废水排放占工业企业废水总排放量的21.5%。纺织废弃是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其危害比废水更难控制。

H&M等 “快时尚”品牌设计生产周期短,价格低廉,以便捷舒适的消费场景制造了更多消费,也制造了更多污染。高消费也带来高浪费,服装垃圾的数量每年都在急剧增长,形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不信你翻翻你家衣柜。

“快时尚“带领我们排队买买买 ©news.hoolo.tv

据统计,每年大约有15%的纺织物料在生产时被浪费,仅在欧洲与美国每年就浪费近10万吨。中国作为最大成衣及纺织品出口国,生产及出口全球大约40%的纺织品及30%的成衣。从这些数据来说,中国纺织物被浪费的数量同样很高。

一个正常美国人每年平均会扔掉大概37公斤的服饰。这意味着每年仅从美国,就产出超过1.1亿吨布类垃圾。大多数这类垃圾不会自然分解,它们至少会在垃圾掩埋堆,呆200年以上,同时散发有害物质到空气里。

既然纺织业污染这么大,要环保是不是得这样穿比较好?


 ©The Croods

北方人民表示不能答应。

环境保护是系统工程,与每个人的生活消费行为有关,也事关经济、政策、技术等,并没有一蹴而就的解决方案。在服装行业,部分生产和设计者也在尝试新理念和技术,让美衣少一点原罪。

 ➤ 让环境影响看得见 

2011年,一些服装和鞋类制造商、零售商、环保组织及学术机构成立了可持续服装联盟(sustainable apparel coalition,简称SAC),致力于设定共同目标,降低全球成衣制造和鞋品制造和销售对生态环境及社会产生的不良影响。联盟在全球拥有超过140个成员,如阿迪达斯、Gap、H&M、玛莎百货和沃尔玛等,它们生产并销售的服装超过全球总量的30%。

SAC有多项环保评定标准,其中可持续性测量工具“HiggIndex”影响力尤其大。这一标准主要考察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使用水量及对水质的影响、能源损耗及二氧化碳排放量、化学制剂的使用及是否产生有毒物质,用于衡量服装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是否符合“持久发展”原则。

可量化的生产过程环境影响是服装业自我改进的基础。耐克公司为此成立了专门的团队,为庞大的材料库中约7.5万种材料编制目录,并依照环境影响和长期可持续性给每一种材料打上分数。项目历时6年,诞生了“材料可持续性指数”,简称MSI。从中可以查到每种服装原材料的能源强度、温室气体浓度水和土地的利用密度、物质浪费等,不同指标下有材料排名。整体来看,绒毛、丝绸和棉的得分比较高,而氨纶这种弹性纤维得分最低,应该避免使用。

Making (app) ©Nike

耐克向SAC提交了MSI,以推动其在行业中的广泛使用。它可以让设计师了解不同材料对环境的影响。这一APP应用的原型是耐克和伦敦时装学院的学生联合开发的,他们希望为设计师注入可持续的理念,并提供有效的工具,而不仅仅将可持续看作流行和锦上添花。在委托独立委员会审核之后,SAC将MSI公开发布在网上,作为人人可用的工具。设计师可以选择环保材料,企业可以依据它来进行环境数据管理,消费者也可以看看购买什么衣料对环境的影响较小。

 ➤ 环境友好的棉花成本高昂 

服装始于面料,面料始于纺织,纺织始于纤维。棉纤维则始于棉花。为了满足服装业的快速生产需要,棉花种植使用大量化肥和农药,对土地和水造成污染,并影响棉农的健康。


新疆有机棉种植基地 ©emoi.cn

有机棉在种植中不使用化学制品,以有机肥和自然耕作管理为主,逐渐成为一种新的环保面料。有数据估计,有25个品牌商使用了全世界58%的有机棉纤维,并在全世界销售有机棉产品。使用量较多的品牌包括美国的耐克、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沃尔玛、德国的Otto等,近年来,GAP、Timberland、H&M等品牌也将增加有机棉制品列入计划。

全球有机棉产量情况(2000-2011) ©sci99.com

数据显示,2006-2010年5年间,全球有机棉产量逐年猛增,但此后却接连下降。而且,全球有机棉的产量还不到棉花总产量的1%。

在种植初期,有机棉需要投入的资金较多,在能生产获得认证的有机棉之前,农民会有3年收入下降的转换期,因此若非长远考虑和批发商长期的支持,一些农民会在早期就放弃种植。

有机棉生产周期长,这与快速消费的理念背道而驰,难以供应款式多样快速出新的服装业,影响竞争力。这又与我们热爱的快消模式相关了。

也许随着生态环保意识的提高,对有机棉的需求会增大。全球农业委员会预测,未来30年内,全球棉花产量的30%将由有机棉代替。

然而目前,由于种植成本高,有机棉服饰售价一般是普通服饰的2-3倍。有数据称,部分品牌使用有机棉的服饰比例在上升,但有机棉产品的销量却不见涨。你愿意为此买单吗?

 ➤ 无水印染技术 

每1千克纺织品染色通常需要用掉95-150千克的水。每年数百万件T恤,意味着数千万吨被污染的废水和数千万吨消耗掉的清水。这些废水大多数时候流入江河,成为重要的水污染源。这是服装相关产业最大的原罪。

不过现在也出现了CO2无水印染技术,染色完成后剩余燃料和CO2可以回收并循环使用,大大减少了对水的需求和污水排放,节省了能耗。各国都在研究这一技术的应用和推广。耐克和阿迪公司均与印染公司合作进行了尝试。耐克推出了两款polo衫,阿迪在2012年的夏天销售了首批5万件无水印染T恤。

据分析,这种技术目前的挑战在于颜色、花纹等实现效果,以及应用面料的广泛性上。如果这一技术得以推广和普及,也许是服装纺织业的一场革命。

再说到“罪恶”的牛仔裤,比之纪录片里的生产过程,现在牛仔裤的处理技术,更加科技和环保。在磨白和做旧上,西班牙Jeanologia公司开发了GFK纺织激光技术,取代了传统的石磨处理和添加化学药剂的牛仔服装漂白技术,新技术可以既节省成本,又减少大量用水以及化学品使用。而Inditex(ZARA),H&M,Gap,Levi’s,Tommy Hilfiger和Nike等品牌都是Jeanologia公司的客户。


©caras.cl

 ➤ 使用可回收的材料 

耐克在环保方面做了很多尝试。基于对产品环境影响的量化和改进,其推出大面积使用可回收再生材料的鞋、以回收塑料瓶的聚酯材料制成的运动衣等。Nike Hyper Elite系列的男子球衣由约96%来自回收塑料瓶的聚酯材料制成,短裤则由100%回收塑料瓶的聚酯材料制成,每套球衣平均使用22个回收塑料瓶。穿着该款球衣的国家篮球队包括美国、中国和巴西队。


用回收塑料瓶制作的运动衣 ©NIKE

阿迪达斯也曾推出以海洋垃圾为原材料制造的概念跑鞋。据说为了获取这些原材料,阿迪达斯与海洋保护者协会合作,在非洲西海岸一路追踪偷猎船,耗时110天,最终收缴了非法设置的渔网。阿迪达斯还宣布了Sport Infinity计划,期望未来三年,制造可循环的材料,结束每双运动鞋被扔进垃圾桶的命运,而是循环再生。这是欧盟委员会与各大企业和科研机构的合作项目之一。

以海洋垃圾为原材料制造的鞋底 ©adidas-group.com

不过改进十分艰难。阿迪渔网鞋并未量产,耐克的环保材料也主要用于高端产品线。据反映,耐克使用环保胶的鞋相对更容易开裂。

2013年,国际绿色和平组织也曾指责阿迪达斯、耐克及李宁等运动品牌并未按照承诺在生产过程中减少化学毒物的排放。环保技术是有成本的。多少人愿为此付更多钱?

户外品牌巴塔哥尼亚或可谓服装业坚定的环保践行者。针对户外服装常用的面料,巴塔哥尼亚进行了严格的环保规定。早在1996年,这家公司的棉花就全部来自不喷洒化学农药和杀虫剂的农场。如今,它的一款抓绒外衣主要原料是25个塑料水瓶。其采购的羊毛全部来自南美的指定牧场。为此,它付出更高的收购价格,销售更贵的产品。它还并不鼓励用户买买买。其门店提供旧衣终身保修服务,鼓励回收和重新利用,店内海报上写着“不要买这件衣服——除非必要”。

巴塔哥尼亚曾被质疑能否生存。然而它发展成为一线的户外用品公司,消费者为它的高品质服装花更多的钱,并彰显自己的环保理念。

 ➤ 高端时尚品牌在做什么? 

巴塔哥尼亚被称为户外品牌中的Gucci。Gucci在环保方面有何作为?其母公司开云(Kering)在去年发布了第一份《环境损益报告》,从126个国家的上千位供货商中收集了2013年的数据,涵盖从牲畜饲养到产品缝合之间的每一个步骤。报告发现,93%的的环境损害发生在供应链上游,超过半数发生在与原材料相关的生产环节,这是下游较难直接掌控的部分。

开云成立了15人的可持续发展部门,还制定了一些具体的指标,如不使用焚烧时会排放致癌气体二恶英的聚氯乙烯,原材料供应商应符合环保要求等。开云与英国纺织环保技术公司Worn Again以及消费品牌H&M合作,试图加强纺织品的回收利用。此外,它也与大学结盟,开发使用了新的染色技术,省水减排。这些行动使它当选为2015年道琼斯全球可持续发展指数(DJSI World)和欧洲可持续发展指数(DJSI Europe)的行业领袖。

但有件事令人匪夷所思。开云集团2011年设立了“可持续发展大奖”,每年在集团内部颁发。2015年有个获奖项目——葆蝶家的鳄鱼皮凉鞋,其原料来自玻利维亚的鳄鱼皮,原料的采集受到当地社区在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创办项目的技术支持,有助于保护该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以野生动物为原材料的产品,究竟是如何保护生物多样性,百思不得其解。

这些奢侈品牌的动向,也为一些社会组织提供了想象空间。联合国“道德时尚倡议”项目(Ethical Fashion Initiative,简称EFI)曾与设计师品牌Vivienne Westwood合作推出系列手袋,这些手袋由内罗毕的贫民窟居民及马赛社区妇女将回收的手工印染帆布、皮革边角料和废弃金属加工成装饰品,完成手袋制作。该组织已经与29个设计师品牌合作,将全球发展中国家,甚至边缘化国家的手艺人和时尚界顶尖人才联系起来,创作出以环保为标签的时尚产品。

但我们都知道,这些只是少数,且实际成效还有待观察。H&M络绎不绝的人群才是大多数。

“消费主义”关键词 ©今日头条

当我们以H&M、GAP、ZARA等品牌为靶子,批评快时尚的时候,是在批评服装业的环境污染,也是在批评这种“快”的商业模式。这不限于服装,众所周知,手机已经从五年不坏的诺基亚变成了两年一换的苹果、一年一换的小米。电视已经从10-20年服务两代人的耐用品变成5年一更新的智能显示终端。

这么一看,“环保”确实挺难的。就买衣服而言,尽量挑选环保面料,尽量避免冲动消费带来的资源浪费,是离环保更近一步。“个人力量很渺小,对改变大环境没有什么作用”这样的话,对,也不对。

我们就是大多数中的一员。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本文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以下二维码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