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7月25日 08:24

维舟:“坐月子”是一种文化禁忌

维舟:“坐月子”是一种文化禁忌

维舟,专栏作者,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悲剧了:不久前,山东淄博一名产妇在坐月子期间中暑身亡。检测发现,她送医时已出现热射病症状,心脏和肝脏都已不同程度受损,而这与她坐月子期间捂得太紧有关:在这样的高温天里,家里却不仅不开空调、电扇,还让她穿着长袖长裤、盖好被子静卧。

如果由此批评坐月子是陋习,那你会发现,仍有许多人认为“坐月子本身没有错,错的只是这家人的方法”、“我亲身的体会,坐月子有利于女性在生育后恢复亏损的气血元气,关键是合理地坐月子”……

类似的争论,几乎每次都会以相同的形式出现,因为“坐月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1日 21:36

李小云:“精准扶贫”的挑战在哪里?

李小云:“精准扶贫”的挑战在哪里?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小云助贫中心发起人,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参与扶贫实践二十多年,我慢慢发现,不同地区、民族的人对福利、幸福等概念的认知是不一样的。比如有的城里人会觉得偏远地区的房子都是用木头搭起来的,破破烂烂,没有窗户也没有区隔,看起来完全不能居住。但是当地人还是照旧过着自己的日子,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当“现代生活”和贫困地区相遇时,贫困地区的居民突然之间发现,他们的收入不能应付现代生活的支出。比如教育、医疗卫生的支出,会占不小的比例。有的地区还有酒文化、彩礼文化,看起来都是刚性支出,短时间内很难有什么变化。

我现在在云南边疆的河边村做扶贫,在那里又实践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1日 07:51

荀丽丽:如何保障扶贫效果的可持续性?

荀丽丽:如何保障扶贫效果的可持续性?

荀丽丽,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精准扶贫”概念在2013年提出后,乡村发展问题、贫困问题重新成为社会研究的热点,也有人提出新的问题——贫困是否终结?新贫困时代究竟是什么状态?

目前的精准扶贫既带来了成就感,也伴随着焦虑感。一方面,中国的减贫成果举世瞩目;另一方面,也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很多贫困村、贫困人口脱贫,是不是太快了,到2020年真的没有贫困了吗?

▌新时代下,贫困治理的基本问题是什么?

首先,贫困的长期存在有一定的客观基础。在家庭、社区、国家、全球的各个尺度上,不确定性和风险都是长期客观存在的,比如气候变化、自然灾害......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0日 12:38

李实:2020年之后,中国能否消除贫困?

李实:2020年之后,中国能否消除贫困?

李实,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减贫效果非常显著,但是贫困问题仍很严重。想预测三年后的贫困状态,首先要了解当下。

衡量贫困的标准有很多,一种是绝对贫困标准,根据收入、消费、基本生活状态等制定。此外还有相对贫困标准,即根据整体人群收入而确定,比如以平均收入的50%作为贫困线,一旦平均收入上升,贫困线也跟着上升。

绝对贫困标准在一段时期内是不变的,相对贫困标准则会不断变动。如果一个国家整体收入高,相对贫困线就高。

此外还有主观贫困线、客观贫困线的划分。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都属于客观贫困线,因为它不是贫困人口自己定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7日 14:21

“我也不喜欢理性的泼冷水的人”

前些天,看见一个文章,但是已经被删了好几次,里面说,“总有人说我,我做的一切也没有用,我自己当然也很清楚。但我说了,我做了,你没有,就把我们区别了开来。未必我比你高尚,未必你比我理智,哪种行为能让我们的国家我们我的社会变得更美好谁也说不清,但你与我,就在此时被区分开来。”

我很好奇,朋友圈是不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觉得转发和讨论一些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也是,区分开了之后,有什么意义呢?就只是主观上,情感上的区别吗?

L

2017/7/13

〔 回 信 〕

......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7日 14:00

在流水线上工作,我们如何保护自己

我来自农村,我的小学同学绝大部分都是初中还没上完就不上了,然后呢,可能是他表姐啊表哥啊或者同村的大人在哪个工厂工作呢,就去了。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挣的钱够花,年轻人花钱也狠,有不少都是因为一些事不想干了,回家却没路费,只能跟家里要。

这几年越来越挣不到钱了,但是他们始终前仆后继,迫于生活,迫于家庭,毕竟不管怎么说,进了工厂也算是有个稳定的工作了,在街坊邻居面前也算是不那么被瞧不起。

而对我而言,今年高中毕业,前几天还有富士康招聘电话打给我让我去。问她怎么得到我的联系方式的,回答说老师给的。我有不少同学都是毕业了,因为中介找老师,让老师介绍学生去进工厂(一个貌似奖励500元)......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4日 13:03

“到点了,该吃药了。”

虹姨是隔壁街的邻居,我出生的时候,父母要工作,奶奶年纪大了,照顾不过来,就请了虹姨来帮忙,每个月付给给她报酬。五年后妹妹也出生了。虹姨是看着我们两兄妹长大的。

妹妹还很小的时候,生病了,药很苦,紧紧闭住嘴巴不愿意吃,眼神祈求又可怜。虹姨就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一只手死死抱着妹妹,另一只手空出来,准备随时捏住她的鼻子。奶奶则把磨成粉的药放在一把勺子里,加上水,用手搅成糊。虹姨和奶奶的眼神关切又严厉。

被捏住鼻子的妹妹不得不张开嘴,奶奶把药凑到她的嘴边,勺子一斜,都灌进嘴里呛下去了。虹姨又把妹妹抱起来,立在她的腿上,拍拍背,喂几口温白水。

她们都很关心妹妹,可是妹妹很难受......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4日 12:51

资本“有毒”,注定套路?

资本“有毒”,注定套路?

聂可,南都观察特约作者

好话说的俗,“城里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商业社会把自己的心机藏在表象背后,用种种手段设下甜蜜的陷阱,让我们不知不觉地踩进去,并算计好了我们的人、钱、甚至感情的去向。

“王者荣耀”日均近1亿的收入,“中国有嘻哈”刚一推出就点击过亿,选秀节目好像民主的投票机制……消费者们“被套路”得没商量,让各位巨头赚了个盆满钵满。到底是消费者们“傻”,还是商业巨头们“精”?

▲ 爱奇艺的推出的Hip-hop文化推广节目《中国有嘻哈》,将本来处于“地下&rdquo......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2日 10:42

金锦萍:为什么“营利法人”与“非营利法人”的分类不是最优选择?

金锦萍:为什么“营利法人”与“非营利法人”的分类不是最优选择?

金锦萍,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大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南都观察特约顾问

3月,《民法总则》通过,将在10月1日正式施行,法人制度有了重大调整,“非营利法人”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同时,“捐助法人”等概念也被提出,涉及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宗教活动场所等。

从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社会团体法人到营利性法人、非营利性法人、特别法人,法人的类型如何划分?

非营利法人包括哪些?捐助法人的设置意味着什么?

《民法总则》现行分类对非营利组织、对公益行业发展有什么影响?

在南都观察和北大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主办的“解读《民法总则......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1日 11:05

王涌:解读《民法总则》中的“非营利法人”

王涌:解读《民法总则》中的“非营利法人”

王涌,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

3月,《民法总则》通过,将在10月1日正式施行,法人制度有了重大调整,“非营利法人”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同时,“捐助法人”等概念也被提出,涉及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宗教活动场所等。

从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社会团体法人到营利性法人、非营利性法人、特别法人,法人的类型如何划分?

非营利法人包括哪些?捐助法人的设置意味着什么?

《民法总则》现行分类对非营利组织、对公益行业发展有什么影响?

在南都观察和北大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主办的“解读《民法总则》中的‘非营利法人’”沙龙上,中......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0日 21:43

无障碍出行不是“不符实际”,而是理所应当

无障碍出行不是“不符实际”,而是理所应当

望星,残障人士,残障权利倡导者,长期关注残障平等权利领域

前段时间,被清华大学录取的残障考生在网上发文,请求学校提供一间“陋宿”,让自己和母亲居住,以顺利完成学业。清华大学很快致信该考生,并解决了他的问题。这一事件也再次引发公众对残障教育的热议。

残障教育的关键在于平等教育权的实现,平等教育权的关键在于无障碍支持。有人不解,“学校已经提供了一些支持,为什么还要吹毛求疵,一而再的提出‘不符实际’的要求呢?”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前方有沟壑的时候,人们会铺上木板架上桥,没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是当有人呼吁完善无障碍设施,保障残障......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9日 19:57

网游为何成了祸水?事情可能很复杂

网游为何成了祸水?事情可能很复杂

这几天,国民手游“王者荣耀”又陷入了口水风波。继年初那轮“扭曲历史”的指控后,最近的炮轰聚焦于“陷害人生”。

历史和人生都是大词。人民网的那篇名为《“王者荣耀”,是娱乐大众还是“陷害”人生》的文章,给这款游戏扣了顶大帽子,指责它不断释放负能量,扭曲价值观和历史,让孩子在过度沉溺中消耗精神和身体。紧接着人民网发表二评,呼吁“社交游戏”监管刻不容缓。

关于历史观问题,前一轮风波中讨论得很充分,大多数人认为游戏的归游戏,历史的归历史,甚至很多网络段子直言——不然的话让《封神榜》、《三国演义》和《戏说乾隆》等......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9日 19:44

都是游戏惹的祸,孩子父母没有错?

都是游戏惹的祸,孩子父母没有错?

对现象级游戏“王者荣耀”的声讨正在升温。近期一些媒体评论开始将矛头指向“游戏之毒”,认为它作为一款成功的游戏,在面向社会时“却不断在释放负能量”。至于负能量的具体表现,则举出几个悲剧作为论据——13岁学生因玩游戏被父亲教训后跳楼,11岁女孩为买装备盗刷10余万元,17岁少年狂打40小时后诱发脑梗险些丧命。在评论者看来,这就是“不设限并产生了极端后果”。

姑且假定这三个极端的个案在这款游戏8000万日活跃用户中具有代表性,在我看来,也很难由此推定这是游戏直接造成的后果,更不用说由此让企业承担无限责任了。

这三个未成年人的悲剧中,恐怕更应......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6日 14:38

李小云:贫困的元问题是什么?

李小云:贫困的元问题是什么?

贫困的问题很多,你们可以提一百个有关贫困的问题,但是贫困的元问题是什么?这个问题是我们研究贫困问题的理论核心,也涉及我们想办法缩小人与人差距的努力。我们做扶贫研究的人,常常会遇到很多困扰、挑战和困境。比如以凉山彝族为例,有一种说法是凉山的彝族非常落后,还有一种说法是凉山的彝族被扶贫惯坏了。有各种各样的话语(discourse)。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觉得我们的研究者和实践者往往失去了方向。

要回答什么是贫困的元问题,我们需要从这几个方面来思考。

从去政治化(depoliticize)的视角来看,人类社会有两个不同方向的力量在驱动我们每天的行为。一是基于生物学——生存性的个体利益最大化。人类从最原初......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5日 17:45

港漂、港人、新移民,夹缝中的异乡人

港漂、港人、新移民,夹缝中的异乡人

六月中旬,香港闷热潮湿。我一趟一趟地把行李从唐楼顶层搬到楼下,盘算着一趟车就把所有家当搬至新租的公寓。搬完家,办理好入职手续,真正意义上的“港漂”生活也就开始了。

一年前这个时候,我跟着Google地图,弯弯绕绕走过好多个坡道才找到预先在网上租好的唐楼单间。房间大概5平米,租金却要4000港币左右,但跟同学们租的房子比,我这还算是“捡到了宝”。

新租的公寓是在香港岛的电梯房,大小和原来差不多,房租却一下子跃到6000港币。

在香港生活,要面对的第一大挑战就是高房价,无论港漂还是香港本地人。美国顾问公司Demographia公布的《全球楼价负担能力调查》显示,香港连续7年蝉联全球最......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30日 19:25

网约车启示录:创新要靠政府高抬贵手?

网约车启示录:创新要靠政府高抬贵手?

6月2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分享经济”成了一个关键词。

在优化资源配置、推进创业创新、增加就业机会等方面,分享经济因其独特优势,得到官方的充分认可。但是,分享经济的各种业态在刚刚出现时,未必受到所有人的欢迎。典型的例子就是网约车,当它勃然兴起的时候,有人欣喜接受,有人却欲除之而后快。现在,似乎赞成共享单车的人比较多,没有当年网约车的争议大,但还是有反对之声。

▲ 3月1日,约三四千辆共享单车被扣押在上海市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停车场。 © Imagine China

近年来有许多创新,一些活了下来,一些自己死掉了,还有一些在监管法规的挤压下扭曲变形,前途不明。市场自然......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9日 15:51

陈涛:社工的基础是百姓自组织的民间社会 | 中国社工百年

陈涛:社工的基础是百姓自组织的民间社会 | 中国社工百年

“知不知”公益沙龙

“中国现代慈善简史” 第 2 讲

陈涛,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工作学院教授、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主任

全文4300余字,读完约需8分钟

裁撤中山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本科,无论怎么讲,我都觉得是可惜的。

我同意一些老师的分析看法,它是大学建设“双一流”运动驱动下的一个结果。在追求“双一流”的量化指标的过程中,社会工作专业有一些劣势,因为社会工作专业突出的是实践,老师会花比较多的时间在实践以及对学生的实践指导上,而在理论研究上的投入可能会相对少一些。

我认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8日 17:45

政府主导下,公益组织有什么用?

政府主导下,公益组织有什么用?

6月24日早上6时许,四川茂县叠溪镇突发山体高位垮塌。26日凌晨,茂县前方新闻应急中心公布了已知的共118名失联人员名单。此外,救援队成功救出3人,及时转移320人,搜出15具遇难遗体并妥善安置。

24日中午,南都公益基金会的微信公众号发布《茂县灾情,需大家理性、有序、有效参与》,文中提到,“结合历次救援的经验及泥石流救援的特性,不建议外省市的救援队或不拥有相关专业设备的爱心人士赶赴现场。建议大家等待就近的救援人员或政府评估灾情后,做好过渡安置或灾后重建准备。”

2015年,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的时候表达过相似的观点,“公益最大的作用在于提供创新方案,不是救......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8日 16:48

刘瑜:我理解的城市精神是自下而上的

刘瑜:我理解的城市精神是自下而上的

▌刘瑜:一个城市的精神,是不同人在不同社区,点滴汇聚而成

我所理解的城市精神是什么?

首先它是自下而上生发的东西,政府并不是它的作者。每一个街道,每一栋写字楼,每一个小区,它们才是这个城市精神的作者。比如在北京,可能马化腾是北京精神的作者,可能范雨素也是北京精神的作者。

与之相关,城市精神的作者分布在不同区域,它是多样、多元、碎片化的。不但巴黎和北京不一样,北京和上海也不一样,所谓的帝都魔都之争,每次北京雾霾比较重的时候,上海朋友会发来贺信。即便是在北京,五道口精神和CBD精神也非常不一样。我来自著名的宇宙中心五道口,每次到CBD来都觉得像进城,看到这边的风光我都特别自卑,因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3日 18:32

40年前,“那三届”高考生

40年前,“那三届”高考生

王辉耀:改革开放承上启下的一代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中国欧美同学会副会长

那三届可以称作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代人,他们的个人经历和智慧,传承历史记忆,承上启下。那三届奠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人才和社会解放、思想解放的基础。这是中国历史上独特的现象,值得我们研究和探讨。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高考恢复是改革开放的开始。现在改革开放怎么继续深入,我们的大学教育、高考制度、教育改革、人才培养,都是今天的课题。

▲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通过决议,恢复邓小平党政军领导职务。第三次复出的邓小平主动要求分管科技和教育工作。1977年8月4日早晨,邓小平......

阅读全文>>